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华为离职江湖㉒丨工号63号的老华为人,当年怎么被任正非洗脑,如今怎么给90后鼓劲
分享至:
 (5)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谢飞君 2017-11-28 06:35
摘要:在华为干过的人,大多很难在社会上找到收入相近的工作,所以辞职后有个特点:“无工可打”,只有自己干。

华为工号63号,自己创业近20年,这是见孙进进前知道的两个标签。

 

然而,当初是什么原因让他产生了走下神坛的念头,从华为离职后的这20年他又是怎么度过的?初冬的下午,与孙总约在他位于光大会展中心的办公室见了面。

 

目前,孙进进的公司主要为写字楼内的入驻企业提供各种服务,具体包括但不限于订水、订办公用品、组织兴趣社团、私董会等。“我们的目标是,让写字楼里的白领们体验到‘办公无忧’的服务。”

 

孙进进

近两年,他又组建了一支由15位“90后”组成的软件定制化开发团队。“看到他们,我就像看到那个多年前在华为精神满满熬夜加班的自己。”一谈到这个年轻团队,孙进进的脸上神采奕奕。

 

很多人见过一次,任老板就能叫得出名字

 

1991年,孙进进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作为院校子弟,他本可以悠闲地留校工作,但他凭着一腔热血,只身一人南下求职。

 

忆起当初进入华为的情境,孙进进用了两个字来形容:“传奇”。他说,第一次听到“华为”的时候,其实对这个公司并不熟悉。他在电话亭通过114查号台,尝试着拨通了华为的联系电话,电话接通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那还要人不?”初生牛犊不怕虎。因为专业对口,他被华为直接录用。

 

孙进进最初的设想是先去华为了解一下,再作下一步的工作打算。当时任何人进华为有一个到基层锻炼的铁律,即无论是什么文凭入职,前两个月都要到工厂实习。在基层实习时,虽然他只是做一些维修电路板的工作,但在这段时间中,他发现华为是一个很有凝聚力的公司,每一个员工心里都憋着一股劲,齐心协力的工作氛围很快感染了年轻气盛的孙进进,他决定不走了。

 

两个月之后,孙进进进入了开发部。孙进进当时做软件,开发华为的交换机,经常是吃住睡都在办公室搞定。工作虽然辛苦,但是开发部每个人都能苦中作乐。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任正非。

 

时隔多年,孙进进还记得任老板为人随和,对开发部的员工尤为照顾。“任老板记性非常好,很多人见过一次,第二天马上能叫得出名字。”当时开发部晚上加班,任老板会亲自数人头,然后安排自己的司机去采购面包、牛奶和夜宵,每天发给加班的员工。“像脸书(facebook)等国外高科技公司推出那种为员工解决一切生活上的后顾之忧的做法,任老板很早就在践行。”在孙进进入职华为的前两年,办公室里就已经装有淋浴设施,工作的桌子底下有一个垫子,困了就睡,醒来继续工作。

 

 

除了照顾员工之外,任正非对公司里的大小事务都是亲力亲为,从不会摆老板的架子。孙进进回忆道:“当时的华为处于长征阶段,任何一个战役都不能打败,因为很多项目往往都是发入网证的最后一刻还在攻坚,这种‘末班车’,只要一次赶不上就没有以后的华为故事了。”正因如此,每次项目检测的时候,任正非和员工一样紧张。“他和我们一起等着,谁都不能说话,走路都踮起脚尖,生怕声音会影响到检测数据。”

 

上个月,孙进进到深圳出差,还特意去看了看深意压电那座写字楼。作为华为早期员工,他曾在这座楼度过了大学毕业后最初的8年。虽然这座楼如今已经卖掉了,但站在大楼前,他依旧能清晰地记得任正非和他们一起在办公室里“工作生活几乎不回家”的时光,也记得好多次吃饭的时候,任老板在饭堂宣布:“谁吃得多给谁涨工资”

 

当年为什么那么拼,孙进进觉得是一种“压力传递”,“从老板到与员工,都有一种意识,就是不拼命干,就会被取代。”

 

彼时,通讯行业都是国企,只有华为是私企,必须靠服务、品质取胜。当时的任正非经常和员工一起开会,分析各种形势,发现问题一起攻克。在任正非言传身教的影响下,这些年轻人骨子里的热血会被充分调动,孙进进至今回忆起来,依旧觉得任老板最爱举例的打仗、军人、执行力,这些让男生一听就干劲十足的词汇。

 

离开华为才意识到钱不好赚,华为的工资让人“无工可打”

 

任正非是一个非常愿意鼓励人的老板,见谁都是讲鼓劲的话:“好好干,未来很好。”

 

未来确实不错。孙进进开玩笑:“在不同场合见到不同时期的华友,不管别的方面如何,但都很有底气,为什么?因为有钱。”他清晰地记得1994年时,他的月收入已经超过1万元了。

 

孙进进主持楼宇内各家公司的总裁交流会。

 

但终究还是离开了,在最初的100多位员工中,有不少人做了这样的选择。“一方面搞技术是吃青春饭的,当时的我面临着去海外市场部的调动,但我觉得自己的兴趣点在技术。”很多人会觉得申请留下做技术就可以解决,但“听话”一直是华为员工一以贯之的习惯,“早期华为的企业文化类似于校园文化和部队文化的叠加,所以几乎是一个调令下来,说去哪就是去哪。”当时综合各方面考虑,孙进进决定尝试做点自己想做的事,便辞职赴上海创业。“在华为干过的人,大多很难在社会上找到收入相近的工作,所以辞职后都有一个特点:‘无工可打’,只有自己干。”

 

2001年,孙进进成立了一家弱电智能化的公司,从事住宅小区、商务楼宇的智能化总包工程。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他着手开发了“物业快车网”,为商业楼宇中入驻的企业提供一条龙的服务。详细听他讲述公司服务的范畴,会发现他其实很早就在做近几年风起云涌的创业孵化器做的工作,但作为这个领域最早的“吃螃蟹者”,孙进进并没有去结合政策申请相关的扶植补贴。他直言,自己不擅长做市场,在创业时不占优势。

 

他笑称, “在华为时,做人做事都比较单纯,公司看每个人的业绩说话,人都奔着业绩去,人情世故很少,与创业的环境差距比较大。”

 

离开华为之后,曾后悔过吗?孙进进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华为给孙进进搭建了一个象牙塔,从塔顶走出来之后,他才经历了更多的磨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一直在摸索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而这条路一走就是20年。

 

组建90后软件开发团队,还是要做自己擅长的事情

 

2015年年底,孙进进又组建了一支软件开发团队,团队里15位开发者是清一色的90后。提到这个团队,他的脸上有了很放松的笑容,“非常好的一群孩子,做事特别靠谱,他们加班的热情和我在华为时一模一样。”

 

说起组建这个团队的初衷,他很感慨:“一个人在不精通的事情上花费的成本最高,而对于擅长的事情就能做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拿我自己来说,我不精通做市场,但做软件是我熟悉的领域。所以我希望能充分发挥自己的价值,也希望可以给一些不擅长这一块业务的公司提供专业服务。”

 

90后愿意加班已经让人感到惊讶,尤其是这些90后“每天从上午9时干到晚上11时,经常连干7天”。“国庆节8天假期,我陪他们一起加班,也是干得热火朝天。”这么靠谱的90后怎么找到的?其实,孙进进不知不觉中用了任老板的那一套。他发现90后也很好管理,只要找到价值认同。“你一定要让他们看到未来的前景,告诉他们目标,让他们有参与感。”

 

在这个团队中,孙进进看到的是90后的干劲,而他自己所做的就是“翻译”作用,比如开发一个生产车间需要的刀具库管理系统,90后普遍没去过工厂,也不懂数控机床为何物,这个时候如果任由他们凭着一腔热情去做,会做错。孙进进会用他的经验做一些引导。但如果90后做错了,这个有经验的人轻易不会批评他们,就像当年的任老板一样以鼓励为主。

 

如今,这个团队用做“软件积木”的方式建了很多模块化的管理系统,当不同领域的企业提出自己的诉求时,只需要把这些模块组合起来就可以完成。所以孙进进构思的未来,是这个团队成为诸多不同领域的公司共享的IT部门,帮助不同的企业完成软件开发。

 

对于离开华为后20年的创业经历,孙进进并不多谈,从他的言语中感受到他对自己的企业规模并不满意,“中小企业多了去了,也并不值得骄傲。”

 

这年头,人们都习惯用融资、风投、上市来作为创业成功的标尺,如果没有成功融资,创业公司很容易“死”。从创业初始,孙进进的公司已走过20年,虽不显耀,却也一直“活”得挺好。华友说起他,也称是一个传奇,“老孙不容易,这么多年一直养着百多名员工,经营着自己的生意,探索着自己的道路。”

 

采访结束之后,孙进进带记者走出迷宫般的地下车库。告别之前,他留给记者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走了这么多年,终于把这里的路都走通了。”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