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财经 > 市场解码 > 文章详情
美国人为何对大闸蟹痛下杀手
分享至:
 (9)
 (7)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梦麒 2015-10-11 06:06
摘要:前几天深夜看到国内一则新闻,说大闸蟹在欧美泛滥成灾,甚至已经堵住了美国旧金山的水坝。虽然外面天色墨黑,我也差点当场跳起来,扛上帐篷,抄起捞网,带上蒸锅,率领全家,去给美国人民除害去。

如果你问身在异国的华人最思念祖国的什么,一百个人里有一百个会告诉你两个字“美食”。在每个睡不着的思乡的夜晚,我的眼前总会漂浮着一屉屉精致的小笼包,香脆的生煎,青瓷大碗里热气腾腾的牛肉面,乳白色的豆腐花……如果在秋天,9月末10月初,就会有一群披挂着赤红色战袍的“横行大将军”突出其他美食的重围,整夜整夜地扰动我的好梦。

 

我在美国呆了多久,我馋大闸蟹就有多久,每次看到微信朋友圈有人晒螃蟹,我就有种透过手机屏幕掐死那人的冲动。

 

前几天深夜看到国内一则新闻,说大闸蟹在欧美泛滥成灾,甚至已经堵住了美国旧金山的水坝。虽然外面天色墨黑,我也差点当场跳起来,扛上帐篷,抄起捞网,带上蒸锅,率领全家,去给美国人民除害去。

 

不过我转念一想,如果大闸蟹在美国真的那么猖獗,那我这几年肯定应该见过,不是在中国人超市,就该在中餐馆里,或是在海边渔船买海蟹的时候,或是在水库、河流边看别人垂钓的时候,都应该看见它们的蛛丝马迹。何至于这么多年,遍寻它们的芳踪不到,以至于相思成灾呢?

(网上热传的“大闸蟹‘入侵’英国地铁站”)

 

其实我刚乘飞机来美国的时候就曾经预计到会思念大闸蟹的。所以我在浦东国际机场托运了行李,过了安检,第一件事情就是到中国土特产商店去看看有没有大闸蟹可以买。结果真的有!精美的包装,包得严严实实的,只是价格稍微辣手了一点。店员很热情地问我打算飞去哪个国家,我回答美国。她的热情立刻降低了好几分:“美国人禁止大闸蟹入境的,买了也是白买。”

 

后来我在美国海关,果然没有看到过有任何乘客携带大闸蟹入境,除了大闸蟹,咸蛋黄也不让带。那次一个中国旅客带了月饼,美国海关关员很无情地把那些精美的点心一个一个切开,发现夹着蛋黄就扔到一边去。

 

不知不觉之间,我在美国的第一个秋天就来到了,我对大闸蟹的相思病也越来越重。后来病重到每个星期都要去不同的中餐馆,跑去后厨问他们的大厨或者老板“有没有大闸蟹可以吃”。老板一般直接回答没有的,后来混得熟了,其中一个老板告诉我有时候可能有,但一定要碰运气,而且必须是很熟的熟客才能偶尔吃到活蒸的,“因为卖大闸蟹不划算,被发现了会被罚得很惨。上个世纪中餐馆里还能经常吃到,现在基本都卖海蟹了”。

 

老板还告诉我,前些年加州活埋了100吨大闸蟹。听了这话,我恨不得坐上时光穿梭机,跑去活埋现场,刨几只出来解馋。话说加州政府也太不体恤民众的感情——为啥就不能召集全体华人,开个品蟹大会呢?

 

我的另一个专做海鲜生意的朋友告诉我说:卖一只大闸蟹,罚款500美金,坐三年牢。虽然我并没有查到有谁真的为此坐牢。

 

我住在美国加州的旧金山湾区,因为靠海,其实并不缺螃蟹吃。大到一个钳子有小孩手臂大小的帝王蟹,像人脸那么大的本地邓金斯蟹(也叫加州珍宝蟹)、红石头蟹,小到和梭子蟹差不多大的蓝蟹……但其实并没有一种螃蟹能像大闸蟹一样,随便清水蒸蒸,沾点姜醋便是人间美味。

 

大一些的海蟹肉虽鲜美,但是不够细腻,特别是缺少大闸蟹醇厚的黄或者膏,小蓝蟹就是梭子蟹的味道,并没有什么特别惊艳的地方。

 

美国人吃蟹的方法也就那么几种——要么扔盐水里煮煮,要么放海鲜汤里和蛤蜊虾肉一起乱炖,最精致的烧法是剥下肉做成“蟹肉蛋糕”。问题是我一直认为海蟹本身的“基础”远远比不上大闸蟹,简单粗暴的烧法愈发突出了它们粗糙的缺点。

 

看过大闸蟹泛滥的新闻,我在微信美国朋友圈兜了一圈,问大家有谁有兴趣和我一起去找找大闸蟹。结果好几个人鄙视地批评我“真是听风就是雨啊,大闸蟹差不多被美国人赶尽杀绝了!”

 

那么,美国人为啥要对人间美味大闸蟹深恶痛绝、痛下杀手呢?

 

我又跑去美国加州鱼类和野生动物部的网站兜了一圈。

 

根据该部门所说,大闸蟹第一次在加州被发现是在1992年的旧金山湾,1996年它们繁殖顺利,甚至迁移到了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到了1998年,加州很多河流里都发现了大闸蟹的踪迹。可是之后大概因为控制得当,大闸蟹数量骤减,现在在加州的河道里已经很难寻到大闸蟹的踪迹了。

 

除了加州,美国马里兰州的切萨皮克湾于2005年,德拉华湾(美国新泽西州和特拉华州之间的大西洋海湾)于2007年,同样发现过大闸蟹。2007年,纽约哈德逊河,以及内陆城市奥尔巴尼的河流中,也发现过大闸蟹的踪迹。

 

在美洲,大闸蟹在墨西哥湾、五大湖区、加拿大都被发现过,不过它们的种群数量得到了稳定的控制。

 

不过美国人表示,在欧洲的很多国家,大闸蟹确实发展得十分兴旺。

 

大闸蟹是如何进入欧洲和美国的?专家们相信它们是躲藏在船舶的压舱水里入境的,另外一些是人们故意放养用于食用,其他的入境途径包括水族馆展览以及活体海鲜贸易。

 

在除了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大闸蟹还曾经被作为动物饲料、鱼饵、农业肥料和化妆品成分进口。我私心想着,这难道不是暴殄天物吗?

美国人之所以不喜欢大闸蟹,是因为大闸蟹喜欢打洞的习性会破坏堤坝,对防洪和供水都产生了威胁。在加州,大闸蟹一度因为堵塞水闸而影响了政府的鱼类保护行动(加州鱼类保护部门会在水闸口设置捕鱼设施,把泄洪时通过水闸的鱼类收集起来,再运输到其他地点放生)。据说仅1998年一年,大约就有75万只大闸蟹在水闸口被捕获。

 

大闸蟹其他的罪状还包括偷吃渔夫钓鱼钩上的诱饵,破坏渔网,和本地经济鱼类和生物竞争(特别是小龙虾),捕食本地物种(包括鱼卵),打洞破坏水稻等作物的生长,携带和传播寄生虫等。美国人相信,在亚洲,大闸蟹是肺吸虫的宿主。

 

所以在美国,大闸蟹被列入“限制动物”的名单,禁止被进口、运输或者无照持有。政府部门还要求民众,一旦发现大闸蟹,必须向管理部门报告,而且禁止放生。

 

总之,大闸蟹在美国的辉煌时光早在上个世纪就已经结束了,我在美国好几年,唯一一次见过大闸蟹的真身,是在一家小小的华人超市里,二两都不到的“六月黄”,又瘦又瘪,小得可怜,蒸熟了冰冻着,标价一只39.99美金。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旁边的冷冻大鲍鱼,22美金一磅(一磅约等于0.9斤)。

 

大闸蟹,咱还是回国再约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

  相关文章
评论(7)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