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华为离职江湖⑲|这位前华为“蓝军”参谋长,曾力阻华为出售终端,后来成了车联网教父
分享至:
 (3)
 (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海燕 2017-10-30 07:22
摘要:7年前,这位前华为首席科学家跳进了汽车互联网行业,他说,“智能硬件创业不能学习互联网经验,我们这批人就是要做开荒的事。“

此前采访的华友大多在42岁上下,见到刘南杰,并没有太过意外,儒雅中几分豪气、沉稳中透着睿智。

 

可从他颇怀激情的叙述里听得出那种历经时间渗透的积累,应该是位华为资深老将。

 

“您今年几岁?””我六十了。”

 

“可您看上去顶多50出头。”

 

他哈哈大笑,继续兴奋地讲他在车联网领域的南征北战。

 

刘南杰在华为的工号14339,是华为公司的第一位空降兵,当年他辞去美国的工作,和小伙伴一起加盟华为。

 

坊间被称为“华为首席科学家”的有三位,郑宝用、李一男,以及刘南杰。

 

有着教授头衔的刘南杰,这十多年来在华为大展宏图,他曾担任过华为公司战略部部长,华为首席产品战略规划专家、亚太地区CTO,全球业务发展部部长,蓝军参谋长等职务,参与见证了华为历史上诸多精彩的战略发展大手笔。

 

7年前,这位前华为首席科学家跳进了汽车互联网行业,通过车载智能终端+移动互联网的软硬结合模式搭建了一个车联网平台。

 

车联网前两年大热,阿里、腾讯旗下均有企业逐鹿,滴滴也曾进入该领域厮杀。可热潮过去,死尸一片,而刘南杰的迪纳车联网依旧坚挺。刘南杰也被视为车联网教父式人物

 

刘南杰

“车联网的核心是高科技,不是有钱就能任性,必须经历’十月怀胎’的孕育。”他说这句话时,稍稍有些激动,这也许就是镌刻在他骨子里的华为基因——务实。

 

第一空降兵的履历很出彩

 

入职华为前,刘南杰的履历很出彩。

 

1977年恢复高考那年,他考进吉林大学,一路攻读,成为中国解放军第一个网络通信博士。

 

“当年我们是30比1的录取比例,我的导师致力于研究雷达与通信网,是电子学科的翘楚,当年我的7个师弟如今都已经是将军了。”

 

刘南杰自然也是术业有专攻,他是我国第一代数据网研发与规划骨干,作为学科带头人,他和他的团队曾创下多项第一,比如1985年全军第一代野战指挥自动化系统的实战使用;1986年中国第一代数据网网管与网控中心;1988年的中国第一代卫星网网控系统。

 

1992年,刘南杰从部队转业,成了中国第一位下海的博士,一度成为新闻热点。

 

后来刘南杰去了美国。几经沉浮,他还是决定回国发展,回到自己熟稔的通讯领域。当时,华为、中兴均在他的考虑范围内,因缘巧合,最后选择了华为。

 

“我是9月11日正式上岗的。”推了推眼镜,刘南杰仍清楚记得当初的场景。1998年9月8日,刘南杰到华为报到,成为华为公司第一个空降兵。“我还带了个兄弟盛辉一起来华为,他是338号,我是339号。”

 

作为从美国回来的高端人才,两人都是资深技术控,盛辉擅长“硬件”,刘南杰则善工“系统”。

 

这位技术狂人很快在华为显山露水,发挥了科学家的技术优势,1998年他参与研发了中国第一代NGN交换系统和标准。刘南杰不仅善于系统宏观思维,也是位实战型专家。他曾先后担任华为公司下一代战略产品预研、对外合作部、战略与Marketing、公司全球业务拓展部、战略规划部、商业模式研究部、标准部、运营商解决方案、亚太地区部CTO等管理职责。

 

2005年刘南杰被派驻海外。“我本来就是从海外回来,所以不想去海外,但你知道,海外经历是空白在华为是不行的。”

 

须知,华为的人事派遣由不得你讨价还价,哪怕是高管。一天,秘书跟他说,“明天你跟徐总出差哦。”这一路从孟加拉到新加坡,见客户时,徐直军直接向客户介绍,“这是我们的亚太地区CTO。”刘南杰这才意识到,自己已被“派遣”到了海外。不过,撸起袖子加油干,2年左右的海外就职中,他的团队在澳大利亚开拓出全球第一个商用UMTS-900M系统。

 

最让他最津津乐道的,是在悉尼策划举办的亚太CTO论坛。“40多个国家的通讯运营商云集,这在行业内几乎空前绝后。”

 

华为亚太CTO论坛

华为亚太CTO论坛

“有的是生意场的死对头,可这次都来了,为啥?他们的大客户我们都邀请到了,他们能不来吗?”对刘南杰一手举办的这次国际盛会,任正非亦给予很高的评价。

 

作为华为蓝军参谋长,力阻出售终端

 

刘南杰在华为有诸多角色,供职过很多部门,其中,最富神秘色彩的就是“蓝军”参谋长。

 

2007年底,在任正非的建议下,华为成立了一支特种部队,被称为“蓝军”。这是华为非常独特的一个部门,它与军事演习中的蓝军类似,主要是通过模拟和研究竞争对手,为任正非和华为EMT(执行管理团队)提供战略建议。

 

郑宝用当时是蓝军司令,后来徐直军作司令。刘南杰是参谋长,负责蓝军日常事宜。

 

蓝军是做什么的?任正非在会议上曾引用法国马其诺防线失守的典故来做比喻。“我们在华为内部要创造一种保护机制,一定要让‘蓝军’有地位。‘蓝军’可能胡说八道,有一些疯子,敢想敢说敢干,博弈之后要给他们一些宽容,你怎么知道他们不能走出一条路来呢?一定要以攻为主。攻就要重视“蓝军”的作用,想尽办法来否定“红军(代表正面部队)。”

 

蓝军最早成员与公司领导合影

 

在任正非看来,“你都不知道如何打败华为,说明你已到天花板了”。按照华为规定,要从“蓝军”的优秀干部中选拔“红军”司令。

 

“蓝军”当年典型的战例就是力阻出售终端。

 

2008年,华为跟贝恩等私募基金谈判,准备以80亿美金的价格卖掉终端业务。彼时,苹果已推出了划时代的产品iPhone,操作系统分为Android和塞班两大体系。虽然当年包括诺基亚在内的手机厂商都没有当回事,但是蓝军却敏锐地意识到形势正在发生变化,终端将会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当时,公司决策层是要出售终端部门的,任总说,让蓝军出个意见。为此,当年我们蓝军连夜写了一页报告,标题就是《放弃终端,就是放弃华为的未来》”,刘南杰说,蓝军当时做出判断,未来的信息消费行业将是“端”—“管”—“云”三位一体,终端决定需求,放弃终端就是放弃华为的未来。任老板最后同意了这个观点。蓝军还建议公司大力发展多业务和物联网终端,由此奠定了终端大发展的基调。

 

“就这样一个80亿美金的项目被蓝军否掉了,后来这1500人的终端公司发展成为今天的华为终端消费者事业群。” 由此奠定了今日华为手机的辉煌,形成苹果、华为、三星的三足鼎立的世界。

 

“蓝军”在华为留下很多经典。当时,刘南杰所在的战略规划部门就作出预测,诺基亚跟随塞班走下坡路,柯达转型不过要崩盘,WIFI无线将成为移动最后一百米,M2M将崛起车联网等。华为终端独立发展之后,在2008年初就加入安卓系统等。“这一切现在看来,都是极富前瞻性的洞察和远见。”

 

在他看来,华为手机目前的在市场中的“称霸”,与其雄厚的技术实力分不开,“华为手机的芯片是自己的,操作系统也是自己的,除了屏幕全达到了自主生产,即使是苹果也没做到这一点,在中国能不成为第一吗?”

 

看得出在刘南杰身上浸润着华为所崇尚的那种“敢为天下先”的豪气与霸气。

 

“当初在国内谈生意时,对方第一句话总是,这个技术国外有没有做,你们有没有竞争对手?这让我感到很生气,难道我们就不能开创全新的技术?我们做的事,如果国外都有的话,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他在纸上划出这样的大时段:2005年之前,华为是跟随者;2005年以后,华为开始10年的超越期,华为从跟随者变成了开荒者,开始进入无人区了,必定要争先。

 

 我们做的就是开荒的事

 

2010年,刘南杰离开华为。彼时,华为编辑部专门把他在华为的文章汇总成一本《纪念汇编》,收录了他在华为所发表的一些典型文章。“华为从不鼓励宣传个人,倡导默默无闻的螺丝钉文化,这是一个特案,让我很感动。”

 

离开华为,当时有好几所大学向刘南杰发出邀请,他选择了南京邮电大学,担任通信与信息工程学院常务副院长、物联网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这一年,刘南杰已经52岁,本就想在校园舒舒服服教书、做研究、带学生,不过,他一直还有一个梦想。

 

“我在华为有两件事没有做完,一个是车联网,一个是数字资产交易所(DAM,互联网数字资产交易平台)。” 2011年底,刘南杰又在华为《赢盈》杂志发表了《崛起的车联网》,这个概念在2009年底与邬贺铨院长再次重申了“车联网”概念。

 

这是他在华为时就一直想做的事。离职后,他干脆自己来做车联网。

 

公司名“迪纳科技”,@DiNA,据说这个公司名字就暗含了数字基因。“DiNA,这是信息物理空间唯一的标识,也是全球专利。车辆(硅生物)的物理特性是数字基因,必须拥有核心技术才能将这些数字基因获取并进行有效的利用。”

 

车联网是什么?刘南杰耐心地解释,汽车是最大移动终端,车里面有手机、视镜、中控、雷达传感器、电池管理、信息网关等等,这些东西都要连起来,做成汽车终端。这样任何一辆车的里程、轨迹、油耗、安全数据,都看的很清楚。

 

车联网分层解析

 

车联网的构成庞大且复杂,从二手车、汽后服、汽配、4S、租车、救援等传统领域到网站、电商、在线服务这些新服务触点,车联网创业,就涉及汽车、通信、互联网三个重量级产业,已经不可能是一个或几个企业就能构建完成的事情。

 

2010—2015年,正是车联网的风口期,迪纳最早举起车联网大旗,这股洪流中亦不乏大佬们的身影。

 

但飓风过后,残尸一片,车联网创业的死亡名单有300多个。

 

“车联网不是吹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刘南杰用了个比喻“10月怀胎”——与互联网的创业截然不同,硬件不可能快速迭代 、也不可能任意降低成本,它是有周期性和客观规律的,不能急功近利,快速迭代只能导致故障和需求错误疯狂增加。

 

刘南杰(左三)和他的同事。

 

死亡名单上的企业显然无视这个“规律”————汽车的所有衍生应用领域,都必须以实车作为基线,而不是智能手机所代表的车辆,滴滴融了很多钱,但没有钱去做基础性的研发(车联网控制平面和车管平面)。腾讯连超过200块的硬件都舍不得,阿里和百度(CarNet转到CarLife)更是从汽车机电核心层面逃跑到汽车终端应用层面,也不愿意深入下去和投资下去。

 

飓风也让刘南杰的迪纳凸显“优势”。这股浪潮中,迪纳车联网不仅存活了下来,2015年业绩增加了50%,平台上的车辆也达到了50万。

 

在此基础上,迪纳车联网自主研发出了多款应用领域不同的车机产品,研发出车行者、好享车和车掌柜三大主业务APP,由此衍生出近百款定制APP,并成为OBD终端产业联盟的“盟主”。

 

“竞争了半天,核心就是芯片。”刘南杰说,汽车产业的很多核心技术是外国人控制的,称之为“空芯化”现象,中国人掌握的没有多少。而IOV/IOT的跨界领域,需要更多勇气去创造和牺牲。“智能硬件创业不能学习互联网经验,我们这批人就是要做开荒的事。“

 

越是远大的梦想,越是要与时间竞赛。“创新创业,都是在‘尸体’上行走,是坚持到底者的游戏。”

 

这个创造了中国车联网历史上最长寿,“同族”最广泛的APP品牌,目前公司融资已经到B轮,明年会进入业务增长的关键期。

 

这几天,传出华为对“车联网”的兴趣,任正非在华为在公司相关会议指出,要向车联网进军。任老板已放出豪言,”无人驾驶我们不可能称霸世界,称霸世界一定要掌握数据,我们没有优势,我觉得聚焦在车联网上,可能还可以称霸。“

 

”任正非要做车联网了,会有压力吗?”

 

刘南杰倒是挺兴奋,“这是好事!”

 

他始终坚信:做有价值的事,等待时间回报。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评论(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