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风云 > 文章详情
上海区县性格大盘点
分享至:
 (19)
 (17)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上观小编 2015-10-04 06:00
摘要:持续半年的“区县旧照”系列终于完美收官啦!从优雅的徐汇,到时尚的静安,再到充满历史沧桑的嘉定、青浦,尽管有些区县已从现在的行政区划图上消失,但是这20篇文章,20个(曾经的)区县,20种不同的性格,也给我们创造了20次机会去了解生我们,养我们的这片土地。非常难得的是,每篇文章,都是由在这个区域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写作的,这也再次证明,我们的家乡,不管繁华还是宁静,都有着无穷多解读的可能性。这回,我们来做一次大盘点,二十区二十面,你最爱哪一面?(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南市:南市的地名与上海其他地方不一样,几乎很少用各省市地名,而是自有一套,大雅大俗。如昼锦路、紫华路、梦花街、咸瓜街、硝皮弄、火腿弄、王医马路等,除了有用“楼”“铺”“园”“阁”命名的地名外,连“门”也可以成为地名(如老西门、小东门等)……这些老城厢地标,几经浮沉、此消彼长,互相博弈、互相抵御,沉淀下来的,正是上海城市的根脉所在。

(南市老城墙)

 

黄浦:说起黄浦区,许多人对它的印象就限于昔日的十里洋场,或是今日的南京路。其实,在这些光鲜的标签背后,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同样有着温馨的平民生活记忆。如夜里爬在屋顶上乘凉,夜色中周围的几处地标性建筑的屋顶就矗立在似乎伸手可及的身边,中汇大厦(前身为杜月笙的中汇银行)的尖顶、自然博物馆(前身为华商纱布交易所)巴洛克式的人脸屋顶、海关大钟、圣若瑟天主教堂等建筑,在夜幕中会忽然让人感到时间的凝固,仿佛有咏唱弥撒和管风琴低吟的声音,如轻风佛来,抚慰着烦躁的心灵。头顶上繁星点点,浩瀚神秘,那些年的夏夜乘凉,真是美得难以忘怀。

(华商纱布交易所大厦,即后来的上海自然博物馆所在地)

 

卢湾:霞飞路的繁华,与白俄有很大关系。这些俄罗斯人都是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后来到上海的,他们中的有钱人大多定居在霞飞路一带,在这条法租界马路上建了老大昌、哈尔滨西点房,以及复兴、蓝村、宝大西餐社,让淮海路的洋味更浓了。三年困难时期,复兴、蓝村、宝大三家西餐社有“公司大餐”,相当于现在的工作套餐,每天很早门口就会排起长队。

(1936年霞飞路吕班路口,即今日淮海中路、重庆南路口)

 

徐汇:有时候不免胡想,2011年把宜家惹毛的中老年相亲者们,或许也就是当年生活在徐汇区的文青们,他们对高性价比和腔调的追求一以贯之。在觉得他们惨不忍睹的时候,不妨宽容一点地想,他们曾经经历的逼仄所养成的生活习惯,或许也有不得已的地方。徐汇有着自己的文化和情怀,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来说,热爱的原因永远不是抽象的,总是由那点点滴滴具体的美好汇聚而成。

(武康大楼旧照)

 

静安:同样地处上海最繁华的中心区域,卢湾更贵族气息一些(主要是指过了肇嘉浜路的北卢湾地块),静安则更白领气息(当然也是高级白领乃至金领为多),反映到当年的建筑,卢湾的豪宅别墅更多,而静安则多高级公寓。生活在这样的社区中,这里的子弟便理所当然、与生俱来地带着地域的气质。

(从静安高级公寓俯瞰常熟路华山路口)

 

闸北:时髦这件事,闸北也是不遑多让的。天潼路上有一家理发店,叫“白玫瑰”;天潼路福建路口,有一家出名的书场,名叫玉茗楼,坚持了很多年;还有那条如今家喻户晓的七浦路,当年总被嫌弃做工太糙,如今全上海都受用着它的高性价比和时尚度,却很少有人知道七浦路的由来。据说,上海最早的火车站就设在河南北路七浦路口,那是英国怡和洋行擅自修建的吴淞铁路站址,七浦路便是由车站南面的小河填筑而来。

(位于闸北的徐园,曾是上海最早放映电影的地方)

 

长宁:至上世纪80年代初,长宁天山路仍是一条城乡“分界线”,从古北路以西,路南是上海县,路北是长宁区。一路之隔,泾渭分明,路南的居民戏称:“阿拉住在乡下头。”曹家渡、华山路、淮海路、愚园路的长宁,对于“乡下人”来说,更是地道的“城里厢”。事实上,解放后长宁乃至上海市区的向西拓展,正是从这条天山路开始的。

(旧时天山路)

 

普陀: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普陀区的层次感可能是上海所有区里最丰富的。而繁华的武宁新村,又处于各种层次区域的交汇点上。沿武宁往西南,便是上海最重要的工人新村曹杨新村;而沿东星路前行,到了苏州河岸边,铺展开来的则是像两湾一弄这样的棚户区;再沿中山北路铺展开来,一头的华师大新村里有充满书卷气的老教授,另一头的宜川甘泉,民风则剽悍得像一个传说。

(武宁路天桥)

 

虹口:说起历史,“江湾”这个名字的历史或许要比虹口更悠久。“虹口”这个地名大约出现在上海开埠前,因虹口港(昔称沙洪,其与黄浦江交汇处称洪口,又名“虹口”)而得名。江湾的得名则早在唐朝开元之初,太湖东池入海的吴淞江由西向东,曲曲弯弯从江湾入海。“虬江十八弯,弯弯到江湾”,“江湾”也由此得名。直到上海开埠后,虹口地区居住了不少日本人,带来了当时先进的金融业、商业、和工业技术,加上虹口港本身就在黄浦江边,交通便利,“虹口”的名字渐渐响亮起来。

(江湾公园里的“江湾源”)

 

杨浦:1952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决定在全市范围内建造两万户工人住宅,以沪东、沪西两个工业区为重点,俗称“二万户”。杨浦区的“二万户”工人新村,分布在控江路以北,军工路至大连路之间。解放前住在草棚棚、滚地龙、鸽子窠的产业工人,终于住进了楼房,被称作“上海工人的大喜事”。当时有资格入住的都是沪东各厂的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等。当年政府在规划中还细心周到地为这些工人新村建立了配套设施。长白地区几乎每个新村都有小学中学,还有一所长白医院。被称作长白商店的那个口字型的建筑里,应有尽有,如同今天的shopping mall。

(当年的工人新村幼儿园)

 

宝山:宝钢之于宝山,正如大庆之于黑龙江,鄂尔多斯之于内蒙古,东三省之于中国。过去的二十年,城镇化步伐日益加快,那些以高能耗制造业铸就的辉煌转眼变成了历史的包袱。宝钢的企业发展史正是整个国家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它的成长轨迹是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必然结果。

(七十年代末的宝钢招待所)

 

闵行:“大虹桥”板块,如今不仅是上海经济新的增长点,更是地产开发商眼中炙手可热的地块。可是,对于许多老闵行人来说,“大虹桥”的地图中,已经看不到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诸翟”了。根据现行的闵行行政区划,诸翟、华漕与纪王三个镇已合并成立新华漕镇,但在老闵行心目中,诸翟才是真正的故乡。

(正在劳作中的诸翟乡民)

 

松江:现在大家都知道,松江乐都路是松江南部老城中的一条东西向的交通要道,道路宽畅,人行道上还有盲道,两边高楼林立,机关、公司众多。可上了点年纪的人完全不是这个印象。以前的乐都路两边都有农田,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专为西部横潦泾一带的多个军工企业建的两条马路之一。路不宽,仅供车辆勉强交会,石屑路面,汽车经过,尘土飞扬。四五十辆上下班大客车依次开过,就如同沙尘暴了,弄得路两边的庄稼如玉米叶、茄子叶上都蒙着灰尘。

(松江的老街道)

 

浦东:那种不安于现状、勇于去尝试去改变的心态,或许是浦东人骨子里的基因,它与今日陆家嘴的天际线、洋山港的起重机吊臂、又或是世纪大道灯火阑珊处背后所隐藏的东西一脉相承。从这个角度而言,浦东的精神,或许又是人人口口相传的“海派精神”中被经常忽略,却又最具血性的一支。

(浦东开发以前的杨高公路)

 

南汇:在那个各种节庆活动还没有现在这般兴盛的年代,桃花节之于南汇,就如同观灯必往豫园、登高必去东方明珠般深入人心。以花为节、以果闻名,时至今日,外区人提及南汇,脱口而出的还是水蜜桃、8424西瓜。

(南汇桃花节)

 

嘉定:在古老的吴淞江上,有一座从芦苇滩上崛起的集镇——黄渡(今嘉定境内)。由于地理位置优越,多少年来成了商贾云集的贸易之地。2009年,经市政府批准,嘉定撤销安亭镇、黄渡镇建制,设立新的安亭镇,一个专为汽车城零配件兴建运输码头的计划已在酝酿之中。可以想见,昔日以舟楫航行的古航道,一度被以汽车为代表的现代交通工具“压过风头”,今后势必将重现熙熙攘攘的景象。

(1924年的黄渡车站)

 

奉贤:二千多年前的先秦时期,被后世尊为圣贤的孔子办学兴儒,其72弟子之一的言偃学成后,辞官归学,在公元前444年来到东海之滨开设学馆,不但教授弟子学文习字,更以儒学的礼仪教人育德。在言偃的倡导下,海隅处处可闻礼乐之声,言偃也被海隅百姓尊为“贤人”。为纪念这位毕生致力于传学兴礼的贤人,以言偃为楷模,后人将县名取为“奉贤”。如今“敬贤、学贤、齐贤”已然成为奉贤人民的行为准则,宝贵的精神财富孕育了一方和美之地。

(奉贤曾经的地标金叶大厦)

 

金山:“要致富,先修路”。金山的第一次飞跃,应该就是从上世纪七十年代金山石化总厂开工开始的,尤其是金山铁路的开通和黄浦江大桥(现名松浦大桥)的落成,大大缩短了金山和市区的距离。很多人不知道,在中国工业史上占据一席之地的金山石化,几乎完全是建造在围海造田的土地上的。

(连接金山与市区的松浦大桥)

 

青浦:不知不觉,才十几、二十年的功夫,青浦朱家角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镇变成现在举世皆知的江南古镇。十几年前,当地人住在临河的家中,端着一杯茶水,无所事事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船只。十几年后,同样的地方变成了星巴克。年轻人喝着咖啡,看着一样的江水中一艘艘驶过载满游客的小船。同一个地点,不同的思绪却有着同样的情怀。

(1985年的朱家角)

 

崇明:如果说,上世纪80、90年代的这段历史证明了崇明不适合走从工业化到城镇化的发展之路,那么现在,崇明正在证明从生态发展走向现代化这条道路是否可行,目前来看,这条道路也并不算好走。对于崇明本地人来说,他们不希望看到的是,未来离开崇明仍然只能是他们这些崇明人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

(崇明城桥镇鸟瞰)

 

(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本文编辑:章迪思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评论(17)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