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上海温度·美丽心灵④| 这位70后前老板为何说:做公益不能只凭热情与催泪故事
分享至:
 (2)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 洪俊杰 2017-10-05 08:32
摘要:从事公益事业前,汤彬创办过一家旅游公司,有着不错的经济收入。

70后的汤彬接手机时常用免提,即便被别人听见也不太在意。他说,耳朵直接对着听筒会损伤听力,进而减少对外界信息的接收和处理能力,“研究表明,听力受损的人年老后患失智症的几率是正常人的5倍。”

 

失智症,还有个更无奈的名字——痴呆症,最常见的一种类型是阿尔茨海默病,患病的老人不仅自己痛苦,也给家人带来无尽压力。

 

2013年,汤彬和几个朋友注册成立了专门致力于失智症预防与失智症家庭支持的公益组织——上海剪爱公益发展中心。几年下来也小有成就,今年中心项目被评为上海十佳公益项目,“我们坚信老人就算得了失智症,也能更好地生活。”

 

外婆的故事

 

在从事公益事业前,汤彬创办过一家旅游公司,有着不错的经济收入。

 

转折点是2012年底的某一天,他走进上海市中心一家养老院,发现失智老人并没有得到专业的护理,这让他想起了患重度失智症的外婆,“她99年去世。十几年过去了,护理水平还是没有提高。”

 

剪爱团队在做公益活动。

 

长期以来,社会上对失智症存在不少误解。比如,年纪大了,有点糊涂是正常的;老了什么都不知道了,治不治都一样,不要花冤枉钱。不仅老人有这种想法,连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子女也都这么认为。

 

汤彬对此有着切身体会,“外婆得病后,最明显症状是变得恐惧和不停地想做事,家里人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汤彬才知道,外婆这些反应与早年的经历相关。抗战时期,几个抗日战士躲在她家,被敌人发现后当场处死,血淋淋的场景一直留在老人记忆中。至于不停地干活,则是因为早年抢收农作物所留下的创伤。

 

汤彬感到难过,如果当时家人能对失智症懂得更多一些,就不会阻止外婆找事做,这或许能让她更平和更舒服一些,“现在说这些都晚了。”

 

亲人的经历让他明白,照顾失智老人是件专业性很强事情,不仅需要一份爱心,更需要专业社工与医护资源。一番考虑之后。2013年4月,汤彬在普陀区注册了上海剪爱公益发展中心,主要致力于失智症的预防与照护支持。不过,当时他还给自己留了退路,第一,打算只做3年,第二,从兼职干起。

 

早发现与早干预

 

采访过程中,剪爱团队反复向记者普及一个概念:并非所有的失智症都不可逆,通过多因素生活方式的专业干预,轻度失智症及轻度认知障碍是有可以缓解,甚至能逆转。这就使剪爱团队关注两件事情:第一,如何早发现,第二,如何及早开展有效干预。

 

过去,往往是家里人看到老人实在不对劲了,才会送去医院检查,那时往往已是中度甚至重度失智症,失去最佳干预时机。剪爱团队培训热心公益人士开展脑健康科普,主动为社区老人开展失智症初级检查,对于存在风险的老人,鼓励并协助他们去医院确诊。

 

剪爱团队在做公益宣传。

 

汤彬承认,一般志愿者没有受过专业医学训练,可能存在一些误判。因此,他们联合华山医院以及上海大学技术团队,打造一款社区版失智症智能筛查app,通过标准化操作减少筛查难度与成本,“app最快年底就能上线,子女们可以在手机端和pad端下载使用,真正实现早发现。”

 

如今去医院更多是药物治疗,而剪爱团队则希望采用非药物干预。走进他们在凯旋北路的“记忆小屋”,那里是三室两厅结构。据剪爱团队总干事苹果介绍,“记忆小屋”就和我们平时熟悉的家一样,有客厅,有休息室,通过各种疗法激活老人本身的潜能,从而延缓甚至改变疾病的进程。

 

她指着一件挂着“体脑训练营”牌子的房间,“我们会在这里安排体脑训练,比如最简单的手指操,可以活动老人的神经末梢”,她告诉记者,老人还会玩诸如跳格子之类的认知游戏,“1+1等于几,老人跳到2,既锻炼了大脑,也活动了身体。”旁边一间则是物理治疗室,可以让老人做些被动性的理疗。

 

汤彬说,一位患有轻度认知障碍的老人一般经过6个月到一年的干预激活服务,可以有效延缓病情的发展。当然,中心会适当收取一些费用。

 

“老人会不会觉得你们做社区筛查就是为了拉他们过来治疗?”“这需要前期在社区做更多更细致的工作”,汤彬说,他们会借社区中心场地为老人开展失智预防主题的健康课程,“我们称为记忆学堂,目前在上海累计开课的有200多个”,通过健康科普让老人不再对此讳疾忌医,“通过前期服务,老人会认可我们的公益服务,对团队也会更信任。”

 

一旦摊子铺开了,汤彬就发现忙不过来,索性开始全职投入其中,这么一来也就过了原先“只干3年”的约定。

 

做公益不谈钱不现实

 

交谈中,汤彬并不掩饰剪爱团队发展中遇到的一些瓶颈,比如专业性人才缺乏。国外介护体系分得很细,光理疗师就有物理、音乐、作业等子专业,但这里还没有完善的人才输送机制,“我们的理疗师多是从运动康复专业转过来的,我们正在和台湾地区团队合作,培养相关人才。”

 

还有一点,就是老人从筛查导入到干预疗程的“转化率”不太高,目前只有15%左右,这样的话,健康干预产业就没法做大做强,也不利于剪爱的可持续发展。

 

剪爱团队合影

 

显然,做公益不谈钱是不现实的。2014年成立剪爱团队,既有发起人的情怀,也是看到这一领域未来巨大的需求。在汤彬看来,最理想的模式是采取社会企业化运作,既不像纯粹市场化企业一样只追求利润最大化,也不用像政府那样起到“兜底”功能,联合政府、社会、资本力量实现平衡,团队自身、服务对象都能因此得益。

 

苹果则告诉记者,目前剪爱团队共有全职员工9人,剪爱理事会已经制定了未来四年的的战略规划,同时具体到每年都会有一个小目标,大家努力去推动、去实践。今年的目标是在长寿路街道推进建立“认知症友好社区”,逐步在社区形成从预防、治疗到照护的全病程管理模式,当然这离不开社会各界的参与和支持。

 

“感性的故事之前都讲过很多遍了”,汤彬现在更愿意讲布局、讲目标、讲发展。或许,让公益事业能够健康、可持续发展,本来就不能只凭一腔热情与催泪故事。

(文内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