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二次元新人类② |辞去上市公司董秘,准90后上海女生办起Cos社团,成员禁谈恋爱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曹飞 2017-10-01 07:31
摘要:去年,她正式辞去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董秘一职,全身心投入TPO Cosplay社团的排练。

周日的上海,天气一下子凉爽了起来。小寒出门前,特意在背包中加了一件外套。因为要排练到夜里,怕冷的她提前做好准备。

 

从她家到目的地华东师大,辗转1小时才能到达。但这条路,小寒已经走了整整5年。

 

过去这5年,几乎每个周日她都泡在华东师大的田家炳楼。去年,她正式辞去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董秘一职,全身心投入TPO Cosplay社团的排练。

 

Cosplay的中文翻译是“角色扮演”,狭义来说就是人们利用道具、服装、饰品来模仿虚拟世界中的角色。究其源头,有两种说法,一说是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的日本,另一说则是起源于同时代的美国迪士尼。然而不论采信哪一种说法,对于中国人来说,Cosplay仍然算是一种新鲜事物。一直到1998年,国内开办了漫展,才有些零星自发的个人Cosplay秀。

 

过了将近20年之后,这个新兴事物逐渐走入了人们的视野,可是公众认可度呢?培养新一代Coser(角色扮演者)的土壤呢?这些都是Coser自行在摸索。

 

准90后上海女生小寒是TPO Cosplay社团的团长。别的都不用说,光活动场地这一项,就让她头疼不已。即使每周末聚集在华东师大田家炳楼的Coser众多,到了晚上排练场还没有灯光设备;为了给小伙伴们抢占一个“有利地形”,有时甚至还要早早出门来占座……但这里已经是他们的最佳选择了,“说到底,能对非华东师大学生开放,而且场地不用钱,我们已经很满足了。”小寒说道。

 

小寒(左)与团员在Chinajoy上合影

 

纯凭爱好聚一起,找个靠谱的 Cosplay社团不容易

 

小楠是TPO Cosplay社团的社员。她的Cosplay历史,可以追溯到自己的学生时代。

 

作为一个从小在电视上看《灌篮高手》、《美少女战士》的80后动漫迷,小楠觉得自己对Cosplay简直是“一见倾心”。

 

“能和喜欢的动漫角色穿一样的服装,摆一样的造型,你不觉得和这个角色更贴近了么?不觉得酷么?”

 

是的,小楠最初爱上Cosplay的原因就是这样简单。但和歌词里唱的一样,“相爱容易,相处难。”这条Cosplay之路,对她来说却一点也不简单。

 

兜兜转转,直到5年前小楠加入了上海TPO Cosplay社团,对她来说,这才算找到了“组织”。

 

TPO Cosplay社团成员

Cosplay社团的成员都是因为同样的爱好而走到了一起,可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大到一出舞台剧,谁唱主角、谁演配角;小到幕后道具谁来保管、配乐和配音谁来费心制作……外有整个社会的舆论环境、来自父母亲朋的质疑,同好者们的内部也不见得齐心协力,导致不欢而散的社团比比皆是。

 

团长小寒,和小楠的遭遇十分类似,“我刚入Cosplay圈子的时候,加过不少社团。在其他团里,我经常挑不到自己喜欢的角色,而且团长也有很多不靠谱的,说放鸽子,就放鸽子了。”

 

最后,小寒在一群Coser的“怂恿”之下,逐渐萌生出组建团队的想法,“大家觉得我组织能力不错,愿意相信我,就跟我一起做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团队。”

 

TPO社团并不是小寒建立的第一个社团,前前后后她曾组建起来的几支团队,都因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解散了,“我自己犯过不少错误,你知道Coser都是纯凭爱好团聚在一起的,要是没有活动特别容易散。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团队很快就分崩离析了。”

 

为了把TPO社团经营下去,小寒自己辞掉了工作,“现在我已经把自己的主要精力都花在了社团上。吸取了前几次的经验,我相信TPO肯定会一直持续下去。”

 

招人条件很严格,成员之间禁止谈恋爱

 

“靠谱”是小寒给自己定下的最根本要求。要做到“靠谱”,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就是维持社团人数的基本稳定。

 

目前,TPO每年的主要项目是,设定一个年度主题,排一场大型舞台剧。空余时间,再根据小主题排练小型节目。前者是为了参加比赛,后者则主要是为了兴趣、爱好,同时兼顾商演。

 

要完成一场大型舞台剧的演出,至少需要五六十个人。由于大部分团队成员都是因为爱好而聚在一起,不可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在Cosplay上。团队的身份也各有不同,其中既有学生,又有白领,更多的还是未婚青年。有的要结婚生子,有的要出国深造……成员每年的流动性都很大。

 

如何保证团队成员总数的基本稳定,是TPO面临的最大难题。及时汲取新鲜血液就变得异常重要。目前,TPO招募新成员的途径,除了其他团的人慕名而来,主要还是通过在Cosplay贴吧上发布招募贴。

TPO在表演舞台剧 

 

小寒说,TOP招募新成员的条件相当“严格”。首先,要求有时间参加周末的固定排练。临近比赛日,还需要抽时间加排;其次,服装和道具需要按照要求自己准备。可以自己做,也可以找社团推荐道具师和裁缝定制;第三,每年交500元团费。团费主要用于参加比赛时的住宿费等开销,以及舞台大道具和黑子门板等费用;最后,最好掌握多种技能,如绘画、设计、做道具、裁缝、化妆、跳舞、盘古装头、音乐视频编辑等。

 

创团伊始,小寒就给社团定下一个群规:团员之间禁止谈恋爱。之所以这样规定,是为了避免一些不怀好心的男同胞以“把妹”的名义加入这个女孩子居多的社团。

 

可以说,要想成为TPO的成员,不仅需要投入精力,还要投入金钱。但是,随着喜欢Cosplay的人越来越多,TOP不断有新成员加入,基本维持了团队人数的稳定性。

 

也有实在缺人手的时候。这时,一些因结婚生子而离团的前成员会主动过来帮忙,以缓解燃眉之急。

 

Cosplay 舞台剧是东三省的“天下”

 

对于TPO等Cosplay社团来说,辛辛苦苦排练,更多的还是为了每年的重头戏——参加大型比赛。其中,每年都在上海举办的ChinaJoy(CJ)Cosplay嘉年华更是重中之重。

 

TPO的logo

参加比赛并不完全是为了奖金。小寒介绍,奖金金额并不算多,平均到每个成员身上更是可以忽略不计。“在每一个Coser心中,在类似于CJ Cosplay嘉年华的赛事上获奖很重要,和自己梦想有关”。

 

到目前为止,TOP参加比赛的成绩还算不错。作为上海赛区的代表,TPO曾经连续两年打进CJ决赛,还获得过一次团队最佳银奖。“取得这样的成绩,很不容易”,小楠说,“要知道,在中国,Cosplay舞台剧是东三省的‘天下’”。

 

每次比赛,东北赛区参赛团体的数量都是上海等其他赛区的几倍以上。他们的舞美特效不仅特别,还很有创新意识。“要想赢得一场比赛,不仅需要创意和创新,还要考虑到舞美效果和整齐度。”在创意方面,东三省的社团无人能及,多次参加比赛的小寒如此总结。最重要的一点,他们能“打”,会“翻跟斗”。仅仅这一点,其他赛区的社团就无法做到。

 

让小寒和小楠“震惊”的是,今年,东北赛区一个传回参赛社团推出的《花木兰》节目已经做到了不需要配音,直接现场收音。要知道,在会展中心这样一种喧闹的,需要“叫麦”才能听到自己及团友声音的场合下,很难做到现场收音。更让她们感觉到意外的是,在演出结尾,这个社团还独创性地来了一段《花木兰》的京剧选段。

 

有个身穿盔甲的女孩子演出刚结束就被送去急救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一部动漫舞台剧,从确定主题,撰写剧本,到分配角色、准备服装道具,再到制作视频、排练和演出,快则几个月,慢则需要小半年时间。

 

美妆师在为小寒化唇妆。

 

演出一部舞台剧,除了舞台上的演员以外,还包括场务、搭拆舞台、推拉展板、推门板、灯光、候补等。在类似于CJ Cosplay嘉年华这样的大型比赛活动。从前一支完赛队伍拆舞台到后一支准备参赛的队伍搭舞台,一般只给十分钟时间。这对于团队成员之间的配合和默契度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当然,也需要团队有足够的人来负责这些事宜。

 

喜欢Cosplay的人都很“敬业”,也非常有团队合作精神。“为了这个爱好,Coser都很‘拼’,即使最终不能得奖”,小寒介绍。每年的CJ Cosplay嘉年华举办的时间都是在七八月份,正值高温时节。不少Coser的服装透气性都不太好,还有一些盔甲类的服装,不仅重,而且还密不透风。

 

但是,一旦站上舞台,很多人就以Coser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以不能影响团队的效果为己任。在CJ舞台,每一场舞台剧的演出时间为30分钟。有些Coser的角色设定是一动不动的“人肉背景板”,曾经就出现过一些Coser演出一结束因为中暑而倒下。甚至,还曾有一个身穿盔甲类服装的女孩子,演出刚结束就被送去了急救。因为盔甲太重,她背部的一根肋骨发生了骨折。

 

这些人中,很多都是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孩子。“这应该算得上是Coser精神了吧”,讲到这里时,小寒明显有些激动。

 

有的Coser开始卖螃蟹发展“第二产业”

 

在真正运营起了这个由几十个人组成的社团之后,小寒才真正理解了当家方知柴米贵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相比于道具、舞台、舞美、路费、住宿费以及其他方面的开销,比赛的奖金和参加商演的酬劳只能算是杯水车薪。虽然社团要求成员每年都缴纳500元团费,但是,这并不是一个硬性规定。

 

“毕竟,有些成员还是没有收入的学生”,从学生时代过来的小寒,对学生走上Cosplay这条路的艰难很有体会。“道具、服装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对于还是学生的成员,小寒会适当降低团费的标准。有时社团入不敷出时,小寒个人还需要贴补。

 

资金困难几乎是所有Cosplay社团都面临的一道难题。由于社会对Cosplay群体的不了解所带来的“误解”,出了Cosplay圈子,再有名气的Coser也只是“路人”一个。所以,大多数Coser还是以爱好为主,不会把这个当成一份真正的职业。

 

TPO在表演舞台剧 

 

不过,小寒介绍,也有一些颇有名气的Coser,在坚守爱好的同时,以自己的粉丝群体为目标,发展“第二产业”。比如,做微商或者开淘宝店,售卖具有本地特色的农产品。小寒就有一个生活在浙江舟山的Coser朋友,在螃蟹收获季节售卖螃蟹等海产品。作为支持,小寒还买了好几箱。

 

但是,对于从小就生活在上海市区的小寒和小楠来说,像朋友们一样卖农产品根本就不可能。她们只能寻找另外一条路。

 

二次元是一片“蓝海”,很多父母转变观念支持孩子

 

无论是小寒,还是小楠,都对二次元的未来充满信心。曾经在一家大型上市公司担任过董秘的小寒直言,二次元算是一片“蓝海”,很多资本方都愿意投钱。

 

在她们看来,喜欢看“圣斗士”“机器猫”“樱桃小丸子”等动画片的70后、80后甚至90后,现在都已经步入职场,拥有了自己的收入。这些人都将是二次元领域最主要的消费群体。

 

TPO获得团队银奖

另外,还有一些有了孩子的年轻家长,当初被自己的父母所压制的兴趣和爱好,终究会有爆发的时候。如果自己的孩子有类似的兴趣爱好,他们肯定会给予最大的支持。

 

近些年,在参加CJ活动时,小寒也看到,现在的家长对二次元的看法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展会现场,小寒经常看到不少子女走在前,手提大包小包的父母走在后,子女喜欢什么,父母就给买什么。还有一些三口之家,妈妈和女儿一起Cosplay,爸爸则在旁边用相机拍照。

 

小寒在CJ现场还碰到过一对来自福建福州的母女。和她们聊天时,妈妈就说,“既然女儿喜欢Cosplay,那就应该带她来参加最好的漫展”。

 

现在,小寒和小楠都已经辞去了朝九晚五的工作,成为了时间可以自己掌控的自由职业者。她们把社团当成了一次“创业”,并把目标转向了直播。目前,正在和一家直播公司洽谈Cosplay主播的合作事宜。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邵竞 设计 图片编辑:邵竞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