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观察家丨右翼小党成德国大选最大赢家,改变德国传统政治格局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毛小红 2017-09-25 12:33
摘要:德国选择党成为本次德国大选最大的赢家,以12.6%的投票支持率成为德国议会第三大党及东德第二大党,这一结果也改变了德国传统政治格局,必将影响德国今后的内政外交政策走向。

德国当地时间9月24日晚公布的第19届联邦议会大选初步结果显示,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获33.0%选票,虽稳坐第一大党位置,但比上届选举减少8.5%的选票,为默克尔执政以来的最差成绩;社民党获得20.5%的支持率,减少5.2%,颓势不可逆转,百年大党的地位岌岌可危。右翼的德国选择党成为当晚最大的赢家,以12.6%的投票支持率成为德国议会第三大党及东德第二大党。初步统计结果一出,选择党候选人高兰等人就登上庆功现场的舞台,扬言“我们要赶走默克尔”,“我们要改变这个国家”,“我们将夺回我们的国家和人民”。

 

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激怒了德国底层百姓,“小人物”投靠选择党。大选期间,默克尔在东德的几场竞选活动现场反对者的抗议声和谩骂声不绝于耳。东德百姓对默克尔深恶痛绝,对她个人的仇恨几乎达到极限,这是以往三届联邦议会选举竞选活动上从未有过的现象。究其原因,很显然,对政治没什么影响力、社会地位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社会底层百姓——“小人物”,本来就对未来感到不安,难民的到来加剧了这种不安全感,因为他们的生存空间受到外来人口的挤压和威胁。

 

除难民问题之外,选择党也受益于德国社会贫富差距加大的不争事实。德国联邦统计局2016年数据显示,2013年德国富人财产占总财产的52%,穷人财产仅占全国总财产的1%。虽然德国经济状况良好,但贫困率依然居高不下。20%的德国居民生活贫困,贫困人口高达约1600万,其中儿童和老年人贫困问题严重。

 

选择党还受益于政府仓促、强制立法作用力所形成的反作用力。联盟党和社民党主导的联邦议会在今年夏季休会前不顾争议,仓促通过两部加强互联网和通信服务管控的法律,即《优化社交媒体领域的执法法案》和《监控法》,赋予监管和侦查部门更大的权力,对新媒体时代的社交网络平台、通信应用程序及电信信息服务实施全面监控,推特、脸书、YOUTUBE、WHATSAPP等均是重点监管对象。目的在于限制选择党通过社交媒体进行政治动员。相较于传统媒体,社交媒体恰恰是选择党优先选择的舆论阵地。殊不知,作用力越大,反作用力也必然越大。

 

不仅在社交媒体的竞选战场,德国政府给选择党套上了“紧箍咒”,传统主流媒体也在临近大选时“集中围攻”选择党,而选择党将自身成功塑造成“主流媒体的牺牲品和打压对象”,反而博得了一些选民的同情和支持。


    
实际上,今年德国议会选举结果的种子早在2013年的议会大选中就已种下。2013年的德国议会大选中,偏右的党派,即联盟党、自民党和选择党三党得到的票数总和比偏左的社民党、绿党和左翼党三党得票总和要多得多(高出8.3个百分点)。但由于自民党(4.8%)和选择党(4.7%)因没有超过5%的门槛线最终未能进入议会。联盟党和社民党组建大联盟,导致两个主流大党的政策越来越向中间靠拢,使得左右两端的实力日渐壮大,尤其是2013年选举之后被压制的右翼势力。

 

这颗种子在随后的14场州议会选举中生根发芽。2003年2月新成立的选择党在2013年9月之后的14场州议会选举中表现突出,几乎场场获得超过5%的投票率,获得13个联邦州的州议会席位。在东德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和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选择党几乎和基民盟平起平坐,或紧随其后,支持率高达20%以上,超过左翼和社民党,成为这两个联邦州的第二大党。选择党不仅在东德疯狂“吸粉”,在西德的巴登-符腾堡州和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州议会选举中也获得超过两位数的支持率。这14场州议会选举中,选择党的平均得票率达到11.05%,排名稳居第三。

 

如今“选择党成议会第三大党”这一结果改变了德国传统政治格局,必将影响德国今后的内政外交政策走向。可以确定的是,未来德国政坛将迎来诸多不稳定、甚至混乱局面。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德人文交流中心特约评论员。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题图说明:当地时间2017年9月24日,德国柏林,德国选择党主要候选人爱丽丝·魏德尔(右)和亚历山大·高兰出席竞选之夜集会,庆祝选举结果。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