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国际 > 大局观 > 文章详情
大局观 | 美国距离违约已不足10天,债务上限谈判仍困难重重
分享至:
 (14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解放视觉 2023-05-23 19:50
摘要:提升债务上限与否,毋庸置疑早已成为两党政治博弈的秀场

虽然距离政府发生债务违约的最后期限已不足10天,但美国总统拜登与众议长麦卡锡就提高债务上限议题的最近一次会面仍无果而终,两党未能达成协议。从双方透露的声音看,避免违约的谈判目标似乎已设定,但谈判进程依然困难重重。谈判为何如此艰难?会不会因此而错过时机?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柯静表示,谈判本身即意味着“妥协”,早已成为两党政治博弈的秀场,来争取本党利益的最大化。双方当前的僵持不下,固然是为了争取更好的谈判结果,同时也是一种政治姿态。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双方都会对外声称自己才是胜利的那一方。

胶着的进程

从一开始,麦卡锡就坚决拒绝将预算和债务上限的谈判分开,抵制单独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协议。尽管白宫对此强烈抨击,但当拜登开始同意与麦卡锡展开谈判,就已经向麦卡锡设定的捆绑谈判条件作出了妥协。

柯静说,从这一点也可以窥见,将债务上限作为谈判杠杆,真可谓是百试不爽。虽然白宫继续将此形容为“关于预算的谈判,与债务上限无关”,也不过是自找台阶的文字游戏。无论如何,谈判的结果都不可能是拜登政府所期望的“干净的、不附加任何条件”的提高债务上限协议,而是在双方就预算问题达成协议的基础上,寻求解决债务上限问题的方案。白宫不得不在如何削减预算、削减多少以及共和党人提出的其他条件框架内进行谈判,开启谈判本身就带有了“妥协”的意味。提升债务上限与否,毋庸置疑早已成为两党政治博弈的秀场,将美国经济和全球金融市场悬于利剑之上,来争取本党利益的最大化。

分歧的焦点

当前谈判分歧的焦点在哪里?在柯静看来,主要存在两方面:第一,如何削减预算?第二,是否对福利项目受益者施加工作要求?具体而言,白宫希望将支出稳定在今年的水平,而根据共和党人上周末的提案,则是以2022财年的支出水平,设定未来六年的预算上限。在具体的削减方式上,共和党人希望削减非国防可自由支配的部分,收回国会疫情期间批准但尚未支出的600亿美元的疫情救助金,并对一些福利项目的受益者提出新的工作要求。对此,白宫的回应是“相信选民将惩罚那些试图削减受欢迎的项目并以债务违约前景作威胁的共和党人”,拜登称之为共和党人的“极端立场”。白宫不愿意轻易就范,共和党人自然也不会放弃债务上限这样好用的杠杆。而在争执的背后,一边是拜登和民主党人力图捍卫的“政治遗产”,是拜登对其选民的重要承诺,另一边则也关乎共和党人有关开支的一贯逻辑,尤其是在当前的通胀时代。

柯静说,在共和党人看来,其一,疫情期间支出激增使通胀率达至40年来的最高水平,大幅削减了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疫情最初影响之后,国会依然未能控制支出,美联储将被迫采取更高的利率来遏制通胀,其代价是压缩私人支出和消费需求,牺牲民众就业,带来更高的经济衰退风险;其二,在2020年和2022年之间的5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拨款中,目前约有3620亿美元尚未支出。众议院今年4月通过的麦卡锡提出的债务上限法案,提议收回300亿美元,约占未动用余额的8%。这一提议相当温和,绝非白宫和民主党人所声称的极端立场。其三,对福利项目的受益人施加一定的工作要求十分合理。在1996年克林顿政府时期,就曾签署《个人责任和工作机会和解法案》,通过贫困家庭临时援助(TANF)强化受益者的工作要求,迫使他们参加工作,自食其力摆脱对福利的依赖。但其大部分效力被奥巴马政府和疫情期间授予的工作要求豁免所抵消。众议院所提出的提案,只不过是希望恢复克林顿时代对贫困家庭临时援助的工作要求,并将其应用于联邦食品券和医疗补助计划。

而在拜登政府和民主党人看来,将福利支付与工作挂钩,并对预算年度增幅设限并不合理。拜登政府仍然希望通过增税来增加联邦收入,以此支付争议中的非国防开支,但增税显然是共和党人坚决抵制的,在当前债务上限危机临近之际,并没有多大的谈判空间。

柯静特别提到,麦卡锡关于未来6年支出限制的提议应理解为指导方针,而非强制规定。因为本届美国国会并不能约束未来国会对可支配支出的行动,此后的支出应该由下届国会和选举后的总统来决定。

对拜登的不利

当前的谈判僵局之于美国两党,对谁更不利?柯静认为,相对而言,处于漩涡当中的拜登政府和民主党人承受压力更大。从当前的民意来看,虽然民主党人攻击共和党人不顾后果,以债务上限作为杠杆,威胁美国经济,似乎并无多大效果。在5月17-18日进行的哈佛/哈里斯民调显示,57%的选民认为民主党应该让步以防止违约。华盛顿邮报-美国广播公司新闻5月初民调结果显示,拜登支持率已降至36%,较2月时下降6个百分点,也是其职业生涯的最低点。民调的下降与3月以来美国经济的系列动荡事件密切相关,而无论是地区性银行业危机、美国信贷紧缩现象还是当前仍然过高的通胀和目前僵持不下的债务上限危机,都无疑会加重拜登政府及民主党人应对经济不力的看法。与此同时,《经济学人》和YouGov的民调则显示,自当选众议员议长以来麦卡锡的净支持率大幅上升。从这些民调结果来看,到目前为止,麦卡锡和共和党人似乎是更大赢家。

虽然将僵局归咎于拜登政府可能并不公平,但有一点拜登很难为自己开脱。在其执政之初,他曾在多个场合表示,会致力于让美国人民更加团结。而两年多后的今天,无论是美国人民还是美国政治显然没有更加团结的迹象,党争和极化反而愈演愈烈,曾经夸下的海口无法兑现。若僵局持续,给美国经济带来更大后果,这笔账无论怎么“甩锅”,拜登政府恐怕都很难逃指摘。

可能的前景

根据美国财长耶伦最新表态,美国面临债务违约的最早日期仍可能是6月1日。但鉴于6月的第2周将会有州税收收入流入,这意味着若能熬过6月最初几天,或许就可以再维系一段时期。

柯静认为,从目前双方的分歧来看,只要不涉及拜登和民主党人坚决捍卫的政治遗产,白宫大概率会妥协。所谓“坚决捍卫的政治遗产”,也即抵制共和党人削减医疗补助和社会保障支出,保护《通胀削减法案》的主要内容不受影响。这个法案中包含大量清洁能源领域的产业政策,事关拜登政府和民主党人应对气候变化的核心承诺。目前来看,麦卡锡的提议似乎也并没有强求改变这些内容。600亿美元尚未使用的疫情救助金和使石油和天然气项目以及绿色能源项目得以迅速进行的许可改革,这些问题似乎并不太难解决。而至于福利项目的工作要求,白宫和共和党人仍会利用最后的时间,力争更有利的谈判结果。

双方当前的僵持不下,固然是为了争取更好的谈判结果,同时也是一种政治姿态,以显示出对本党主张和选民利益的坚持。而当僵局持续到一定时刻,为避免美国经济产生严重后果而做出的妥协,也会有更高的被谅解的可能性。无论最后协议的条件如何,双方都会对外声称自己才是胜利的那一方,既捍卫了诺言,也保护了美国人民的利益。

栏目主编:章迪思 文字编辑:吴宏浩
制片:邵辉 
策划:吴宏浩  
剪辑:黄晓洲
文稿整理:闻梓溪(实习)
片头设计:黄海昕 张龑飞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