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大咖谈 | 王少普:不调整国策,安倍重组内阁也无法摆脱困境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少普 2017-08-02 11:34
摘要:安倍改组之招,可能收一时之效,但难保长期稳定。因安倍内阁的问题出在稻田朋美等阁僚,根子却在安倍。目前还没有迹象显示安倍会根本上修正其逆世界大势而行的国策。这种情况下,很难想象安倍内阁的困境会因调换几个阁僚而解脱。

东京都议会选举后,安倍的支持率进一步下跌。据《每日新闻》的民意调查,已跌落至26%。
  
处此风雨飘摇之中,安倍不得不再行内阁改组,以求摆脱困境。其改组之招,大致有三:其一,去负。即要求声名狼藉者辞职,首当其冲的便是爱将稻田朋美。其二,稳内。即稳定党内各派系,防止有人趁机出头,扩势争权。其三,引新。即在改组内阁中引进具有影响力的新成员。
  
以上改组之招,可能收一时之效,但难保长期稳定。因安倍内阁的问题出在稻田朋美等阁僚,根子却在安倍。
  
稻田朋美是个右翼政客,曾作为律师替在南京制造竞杀百人惨案的两个凶手辩护。2005年,又在自民党总部以“南京大屠杀‘百人斩’纯属虚构”为题作演讲,时任自民党代理干事长的安倍大为赏识,收罗于麾下,精心培植,直至吸收入阁,担任防相,甚至准备培育为首相。稻田因此视安倍为恩人,称“没有安倍首相就没有今日从政的自己”,心中有安倍之喜恶,而无对法规之敬畏。日本《公职选举法》明文禁止公务员利用自身地位参与选举活动。东京都议会选举之际,稻田为表忠心,却公然在自民党候选人声援集会上号召:“作为防卫省自卫队、防卫大臣、自民党也拜托大家(投票给自民党候选人)”,理所当然地受到在野党追究。
  
稻田瞒报军情,安倍更有难以推脱的责任。去年10月,日本防卫省以相关材料已销毁为由,拒绝公开陆上自卫队记录驻南苏丹维和部队每日活动的日报,但日本媒体今年3月揭露,自卫队内部实际上保存有此日报,稻田知道此事,却在防卫省2月15日举行的内部会议上同意维持“已经销毁”的说法。直到7月25日,稻田在接受国会质询时,依然否认收到过自卫队仍存有日报的报告,否认自己同意不公开这些文件。
  
稻田为何咬紧牙关,拒绝公布事实呢?据日美等媒体透露,那些被隐瞒的维和日报中的一份日报显示,去年7月,南苏丹首都发生激烈战斗,日本“自卫队在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时面临危险”。防卫省掩盖这一事实,是为了避免造成不利的舆论环境,妨碍安倍政府继续让自卫队走出国门,影响新安保法案的推行。
  
显然,安倍内阁丑闻迭出,支持率大跌,与安倍自身有着密切关系。而其根源在于安倍坚持的是逆世界大势而行的国策方针。
  
以上世纪最后10年为开端,世界大势接连发生重要变化,两极对立格局解体,经济全球化、世界多极化强劲发展;中国、俄罗斯等大国先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原来被分割为美日欧、苏联东欧、中国等几大块的世界市场,结合为统一的世界市场;中国GDP总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俄罗斯走上了复兴之路;一部分发展中国家,相继成为进步显著的新兴国家;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组织等以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为主的组织相继问世;G7之外,成立了包括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的G20,而且后者的影响远大于前者。在此基础上,要求地区秩序、世界秩序向着更加合理方向调整的呼声更为强烈。
  
面对这样的世界大势,出现了两种倾向,其一,顺应在经济全球化、世界多极化强劲发展条件下,各国以及人类共同利益扩大的趋势,坚持合作共赢,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其二,力图保持乃至扩大冷战时期形成的军事同盟关系,拉帮结派,逆潮流而行,以维持甚至扩大原有的霸权地位和利益。
  
安倍选择的是第二种。其再次出任首相伊始,便抛出了题为“安全钻石构想”的论文,主张“连结澳大利亚、印度、日本、美国的环带,形成一个钻石,保卫印度洋到西太平洋海洋权益”。
  
其后,策划制订《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提出所谓“积极的和平主义”概念,要求从整体上强化日本防卫能力;深化日美同盟,发展同东盟、澳大利亚及韩国的战略合作关系;并要求“每个国民都应把安保问题作为个人的责任来对待”。紧接着,宣布修改宪法解释,正式解禁集体自卫权。
  
在经济合作上,日本因国内存在不愿对外放开农产品市场等强烈要求,对加入TPP长时间犹豫不决,因美国推动,终于决心加入。舆论普遍认为,日本加入TPP的政治考虑大于经济算计。亚洲开发银行研究院经济学家邢予青表示,“日本加入TPP的主要战略意图是加强和美国的联盟关系。” 马来西亚前总理政治秘书胡逸山认为,日本希望借TPP在大型区域经济整合中分一杯羹,和中国分庭抗礼。
  
但因逆世界大势而动,安倍的“安全钻石构想”、借TPP施压中国等策,接二连三受挫。
  
被日本视为“安全钻石构想”核心的美国,与中国有重要矛盾,但共同利益也在迅速发展,据统计,改革开放以来,中美贸易额从1979年的25亿美元增长到2016年的5196亿美元,38年间增长了211倍;中美双向投资已累计超过1700亿美元。2015年美中双边贸易和双向投资为美国创造了约260万个就业岗位,为美经济增长贡献了216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内生产总值1.2%。随着中国民众购买力提升,预计到2026年,美对华货物和服务出口将增至3690亿美元,到2050年将增至5200亿美元。
  
而被日本视为“安全钻石构想”重要环节的澳大利亚,2015年6月17日,与中国正式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中澳自贸协定在内容上涵盖货物、服务、投资等十几个领域,是中国与其他国家迄今已商签的贸易投资自由化整体水准最高的自贸协定之一。
  
在上述背景下,美日同盟、日澳关系是否会沿着安倍所期望的方向发展,大可存疑。
  
更令安倍措手不及的是,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上台不久,便宣布美国退出当年曾极力主张的TPP。有评论认为,这是特朗普与前任总统奥巴马对着干的表现,实际上这是美国金融资本以及大企业海外投资过度发展,造成国内制造业空洞化而导致美国社会分裂加剧的结果。特朗普是由此分裂中受损一方推拥上台的,当然不会允许其支持者利益进一步受损,退出TPP对特朗普而言,便成为题中应有之义。这对参加多边经济合作,却不以扩大合作为主要目标,而心存叵测的安倍是一个不小的教训。
  
目前还没有迹象显示安倍会根本上修正其逆世界大势而行的国策。这种情况下,很难想象安倍内阁的困境会因调换几个阁僚而解脱。但现在无论日本自民党内,还是在野党中,尚未出现明于世界大势又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政治力量。因此,在可预见的时间内,日本会在支持率低落的政府领导之下运转,内斗亦将因此而频繁。


  


(作者为上海交大日本研究中心主任、上海社科院国家高端智库资深专家组成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文字编辑:杨立群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