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华为离职江湖⑦丨他在北京7年融聚了2000名华为离职员工,他说他能再坚持20年
分享至:
 (3)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海燕 2017-07-24 07:45
摘要:这个名义上并不“值钱”的会长身份,是他这几年花心思最多的一个。

陈国龙来上海出差,行程排得满满当当。除了业务,重头戏就是与上海华友见面。聊天时,每隔几分钟就见他刷一次手机,这挺不像处女座的风格。

 

他给我看他的朋友圈,随手一刷,满屏的华友——前华为人。“500人一群,我这有100多个华友群呢,当然我最关心的是咱们的北京华友会。”

 

1980年生的陈国龙曾在华为工作3年,与其他人离职后选择创业不同,陈国龙选择了相对安稳的职场,目前他在一家虚拟运营商负责国际业务。

 

2011年陈国龙从张利华手里接棒,担任北京华友会会长。这个名义上并不“值钱”的会长身份,是他这几年花心思最多的一个。

 

“我这个人,可能不是那种在饭局上能口若悬河逗得全场哈哈大笑的人,但我是那种能耐心的听完你所有故事,掏心掏肺跟你一块商量,帮你解决问题的人。

 

2008年陈国龙在哥本哈根。

 

让他有点自豪的是,北京华友会发展到现在,已有较大的规模和影响力。

 

华友会究竟能给前华为人带来什么?陈国龙微微一笑,“我说不出有多少人借助北京华友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有不少人换了工作,不少人创业找到合作伙伴,不少人找到上下游的合作,不少人得到知识和行业经验的帮助。而我自己两年多,就从一个小兵上升到事业部总经理的职位。你说,这值不值?”

 

“如果可以,我也发出呼吁,第一,众人拾柴火焰高,希望有更多人同我一起,为华友们贡献一份自己的价值的同时,获得人家的帮助,第二,还有很多华友散落在全球各地,欢迎归队。”

 

华为仅仅工作3年,为何能当会长?

 

陈国龙本科就读于中南大学的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我们那一届是第一年设立这个专业,师资力量还较为匮乏。对我这样立誓要进通信电子行业的学生而言,考研是条最佳道路。而北京邮电大学则是这个领域的黄埔军校。”

 

那年,陈国龙毅然决然放弃了本校的保送指标,并如愿以偿考上了北邮。他的英语很好,入学第二个学期就选中去摩托罗拉做实习生。

 

从北邮毕业后,陈国龙进了华为的北研所。“我第一次坐飞机时就是拜华为所赐。”一年后,他从研发转岗到销售,成为欧洲片区第二个手机的专项产品经理。

 

2007年陈国龙在欧洲最西端罗卡角,大陆止于此, 大海始于此

 

巴黎圣母院前法国终端团队合影 

 

“我曾是第一代华为手机的‘炮灰’。”他并不避讳自己这一段历史。2008年,经济危机横扫欧美,当时华为手机还处于投入期,工作举步维艰。“当时我并不看好华为手机,觉得挺土的,没预见到它后来的火爆。”在欧洲坚持了两年多,陈国龙攒到了北京买个小房子的首付。

 

彼时,中国电信向他抛了橄榄枝,瞅着铁饭碗的机会,他毫不犹豫辞职。“现在回想,如果再去非洲和中东这样的艰苦地区坚持久一些,可能会多赚些钱。但始终回避不了的问题是,我到了40岁怎么办?”

 

别看这段工作时间不长,却在陈国龙身上打下深厚的华为烙印。“在我眼里,任正非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啊。华为一个芯片可以投10年,即使10年全亏损,他依然敢坚持,别人敢这么做吗?不敢。他在华为的股份那么少,别人敢这么做吗?不敢。全世界都不敢这么做啊,但任正非可以做到。”陈国龙坦言,“至今为止,产品经理的框架,华为的客户服务意识和销售技巧,站在全球的视野高度看问题,都是从华为获得的。”

 

2008年北京华友会创立,这是资深前华为人《华为研发》的作者张利华发起的前华为人聚会,后来纳入到由原华为680号员工俞渭华成立的华友会。

 

2017年物联网主题聚会。

 

2011年,陈国龙参加了一次华友会活动,当时在中国电信工作的他跟张利华说,“我有时间,来试一下吧。”第二次活动由陈国龙主持,他定的聚会主题是创业、职业、家业,效果很不错,并开始正式接棒北京华友会。

 

要知北京华友会里95%以上都是5年-20年工作经验的华友。若排资论辈,陈国龙在华为时间不长,资历不深,级别也不高。为何他就能做北京华友会的会长?

 

2015年,素有天使投资领域黄埔军校之称的天使成长营院长徐勇,面试陈国龙为三期学员时,也曾问过他同样的问题。

 

陈国龙这么回答他,“这2000来人,是我过去7年通过每个月一次的聚会,逐步积累起来的,我能叫出他们60-70%的名字,说得出他原华为部门和现在干什么,对每一个华友提出的需求和咨询,只要我知道的我没有不回复的,所以,我的声誉可能还不错。

 

“国龙做的确实很不错,是我们的榜样。”在杭州采访浙江华友会会长金颖时,提起这位北京华友会会长,赞不绝口。

 

“这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吧。”陈国龙说,他出生在湘南丘陵地带的一个小镇,父母是农民,“我继承了很多湖南人的特性,比如实干,对人实在,不太能阿谀奉承,当然有时比较固执。”“大家把我当哥们我就特高兴。今天就有个兄弟给跟我说,他见外人都要琢磨一下该说什么话,但和我们就不用,因为都是自己人。”

 

若非华为人,即使身价过亿,也不让进

 

每个月,陈国龙都会组织线下聚会,主题不一。今年3月,他搞了一个关于“声音”的聚会,现场大咖云集,有东方酷音创始人、有前华为顶尖声学专家,有做视频服务器的创业者,还有古琴创业者。

 

“我们都是AA制,比如每人出100元,如有剩余,就捐给前华为人慈善基金。”陈国龙告诉记者,华友会是一个公益的非盈利组织,可能有点行业协会的味道,毕竟华为离职员工大部分还是在大的IT行业里从业,“更像是校友会,华为毕业的‘校友会’。”

 

为了让活动更有吸引力,陈国龙还拉来两位联合发起人。一位是胡劲松,现任锤子手机的人力副总,原华为终端研发的人力负责人,由他来对还在职场的华友提供更好的职业发展服务;另外一位联合发起人是吴征宇,是原华为企业网同事,他到目前已经有三次较为成功的互联网创业,由他来对已经创业的华友提供创业服务。“这两部分,也都是非盈利的公益组织,可以对外开放,不收任何费用,但只接受邀请制。”‘

 

目前,北京华友会的规模约为2000人。“不管能否帮上忙,华友找到我,我没有不回复的,通过不断的积累,目前才达到现在的规模。”

 

对北京华友会,陈国龙定的规矩是,只接受华为人,若不是华为人,即使身价过亿,也不让你进。“此外,你要实名,不要骂人,不要谈政治。如果做广告也要有规矩,最多一周一次。”

 

华为员工都有工号,工号可以看出每个人的资历,但陈国龙最强调的是“平等”:在微信群里的交流,无论什么资历和地位,都平等对待,在每月的聚会中,只对贡献价值的主题分享嘉宾以及年长者特别尊重,其他皆一视同仁。

 

2016年4月APP测试主题聚会

 

他曾分享过自己的一段经历: 有个很多年没联系的同学,已经在知名IT外企干到中国区总裁级别了,一不小心就联系上了,他们热情地在微信上相互打了个招呼,并立刻电话沟通。“当跟对方介绍完,我是刚加盟了一个小创业公司后,对方随即说,我在机场马上要登机了,看能否后续再联系。原因我猜到了,主要是我公司地位跟他不匹配,他不愿意浪费时间多谈了,也能理解。”

 

 

“类似的情况,估计所有人都碰到过,芸芸大众,往往都是普通人,也会像变脸人一样,根据不同的情形,切换不同的脸面,有的人,对客户一张脸,对供应商另外一张脸;有的人,对有钱有身份的人一张脸,对身份不那么光鲜的“白丁”另外一张脸;绝大部分的人,对喜欢的人一张脸,对憎恶的人另外一张脸,我总感觉,换脸换得越少的人,越正直,更可信赖!“

 

 

这个小案例颇能反映陈国龙的价值观,也是他所倡导的北京华友会的核心价值观——华友,离开了华为以后,工号、职级都成了过往,我们提倡建立一个真心、平等、交心的圈子。

 

 

姑娘特地从天津赶来参加华友会活动

 

陈国龙还开设了“北京华友会”的公众号,有精彩的聚会记录,也有华友的职场感悟,有时他也会以“罗马城”的笔名灌灌“鸡汤”。

 

前段时间,有关华为裁员的传闻甚嚣尘上,有匿名者在华为内部论坛发帖说,听见主管表示“华为中国区开始集中清理34岁以上的交付工程维护人员,研发部门开始集中清退40岁以上的老员工”。

 

陈国龙有点坐不住了,以“罗马城”笔名发文一篇,“人生在世,总要有些情怀。我很想通过这篇文章告诉那些34+岁可能被华为清理的老员工,还有我这一号屌丝在义务地服务你们,别担心,天地宽广!希望有更多人发现华友会的价值,来跟我一起组织好北京华友会,抱团取暖,助人助己。”

 

华友会的能量有多大?“不吹牛的说,在信息通信行业,没有华为人搞不定的事啊。”陈国龙对此信心满满,目前,华友会的会员几乎遍布全生态,全产业链,全职能,”从我过往的经历看来,无论我想了解市场或业务,技术或者产品,法律甚至财务或投融资,我都能找到最专业的人对我倾囊相授。”

 

 

2016年6月新三板投资主题聚会

 

华友们不仅彼此分享创业、就业资源,也在一起发展兴趣爱好。有一次,有位姑娘特地从天津赶到北京来参加活动,“原来她是想认识优秀的华为小伙,是冲着相亲来的。”陈国龙说,这也启发他开始做华友会的衍生活动组,由北京华友会发起,目前已建立羽毛球俱乐部、移动互联网俱乐部、终端俱乐部、德州扑克俱乐部、物联网小组、长走俱乐部等。

 

在中国电信呆了4年的陈国龙后来呆不住了,“因为在华为历练过,觉得太闲。” 2014年他就职鹏博士集团,派他独力一个人去韩国,将韩国国内第一个由中国国内公司设立的虚拟运营商从零开始,租办公室,拟定第一个外籍员工的劳动合同,直到半年内业务上线,也就一直他一个人在韩国,外带一个韩国刚毕业的中国留学生当翻译。

 

2015年,他就任海航通信国际事业部总经理,再次从零开始创设业务,和搭建团队,主管过公司最早期设立的四个业态的两个,在北京和深圳组建两个公司内公认最专业的团队。

 

即使工作再忙,陈国龙依然把时间和精力分给了北京华友会,他也常常自责,没太多时间陪他媳妇和儿子。“但我的收获也很大,收获了大家的信任,也得到很多人的帮助。”

 

最近,陈国龙更忙了,“原来北京华友会有个兼职秘书,能多少帮帮我,现在跟着华友王宁去搞古琴创业了,什么事都得自己来。”他两手一摊,有些无奈的样子,不过声音里依然透着欢喜,“看见兄弟姐妹们都有自己的事业可以闯,我最高兴。”

 


转载请注明来源“上观新闻”,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栏目主编:王海燕,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文字编辑:王海燕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