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互动 > 民情12345 > 文章详情
【追踪】教练卷款跑路屡见不鲜,谁来为驾校松散的“承包挂靠”模式加把锁?
分享至:
 (3)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家琳 2017-06-08 17:10
摘要:教练私收学员学费后“失踪”的根源何在?为何屡禁不绝?在行业专家黄先生看来,这和当下驾校“承包、挂靠”运营模式脱不了干系。

近日,解放日报和上观新闻相继刊登了《几十名学员找不到“顾教练”!网络报名学车“陷阱”多》的记者调查,披露了有关驾校教练将学员学车费用席卷一空后“失踪”,涉嫌诈骗行径后,本市交通等职能部门随即介入调查。

 


“顾教练”携款失联至今,部分受害学员已做安排

 

经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调查核实,“顾教练”携款逃逸,至今失联,警方现已立案。目前受害学员有11名,部分已被安排到有关驾校继续受训学车。市运管处要求有关驾校积极配合司法部门开展案情调查、处置。

 

据了解,“顾教练”原系宏大驾校承包经营的教练员,两年前被驾校解除了用工合同。顾某随后又前往恒通驾校进行承包经营,去年12月又被恒通驾校解除了用工合同。

 

所有受害学员都是顾某通过“五花八门”的“官网”招生而来,随后被其转给各驾校的其他承包教练员处开班。培训费用经双方约定,由顾某按学时,分批支付给各承包教练员。

 

市运管处表示,涉及该事件的凌峰、恒通、逸风等驾校应当承担和履行社会责任。受害学员中,凡在驾校开过班的,应按照当时的驾校承包人与顾某的约定,继续安排培训学车。

 

而对于顾某与驾校承包人并无约定的受害学员,由于既无驾校学车合同,又无正规发票,市运管处认为其应等待警方调查处置,通过司法途径维护自身权益。

 

市运管处表示,对顾某携款逃逸事件的调查处置现还在进行之中,其个人信用评价将被降级,所涉驾校已被记入年度培训机构质量信誉考核。有关部门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充分保护学员权益。

 


教练员私收培训费后卷款“失踪”已屡次“上演”

 

市交通委曾发布实施《上海市交通运输驾驶员信用评价实施细则》,将规范收费作为对教练员诚信考核的重要指标,明确规定“对连续三年考核不合格的教练员将依法撤销从业资格”。此外还要求驾校必须严格管理,严格执行《培训合同》,不允许一张外流。可近年来,教练员私收培训费卷款“失踪”事件依然屡有发生。仅媒体不完全的公开报道就有:

 

2014年3月,申通驾校“范教练”私收140多名学员60余万元学费后长时间不安排培训,还涉嫌私刻企业公章,后因涉嫌诈骗被批捕。

 

2015年3月,宝山区检察院受理了2起以招收机动车培训学员为名的诈骗案,受害学员超过10人,被骗钱款达10余万元。

 

2016年7月,银都驾校“王教练”席卷私收的数十名学员20多万元学车款后“人间蒸发”,后被刑事拘留。

 

至于有关方面对学员们的后续处置也如出一辙:凡到驾校报名,与驾校签订培训合同且有发票的学员,安排在驾校继续受训,否则只能建议报警,走司法途径追讨损失。

 


教练私收学费后“玩失踪”,为何总是频频得手?

 

教练私收学员学费后“失踪”的根源何在?为何屡禁不绝?在行业专家黄先生看来,这和当下驾校“承包、挂靠”运营模式脱不了干系。来自市运管处的统计,截至今年5月31日,全市共有各类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机构201家,其中具有普通机动车驾驶员培训业务且经营的有192家。行业内经许可配发道路运输证的教练车保有量18979辆,教练员26399人。这些教练员主要有三种:驾校自聘的教练员;承包驾校教练车的教练员;挂靠驾校的合作经营者。

 

黄先生告诉记者,由于驾校的开办、经营对资金、办公、训练场地等要求高。而对普通中小企业、教练员,其车辆也无法上教练车牌。因此,除了第三种“纯粹”挂靠外,第二类“承包”也可算作一种变相挂靠。即先由驾校买好车辆、上好教练车牌照、投保车险等后,再“转包”给个体教练。或者驾校取得教练车上牌指标后,让“承包”教练员到指定售车点自购车辆,再以驾校教练车名义上牌。据黄先生讲,目前后两类教练员占全市教练员的比例至少达七成以上。

 

对驾校而言,上述教练员实质是自主招生、自负盈亏的个体户,驾校只要将教练拉来的学员组织开班就行了。一方面,驾校投入不多,就能借助名下众多的“个体户”扩张经营;另一方面,驾校不仅可以收取“个体户”们承包、挂靠费,开班管理费等,还能降低自身营销、管理成本,可谓一举数得。

 

而对“承包、挂靠”者而言,既可自任教练,也可聘请他人担任教练,除向驾校缴纳一定的挂靠费、管理费外,其余皆可自由随意掌控。

 

“承包、挂靠”者为自身利益最大化,会“千方百计”招徕学员:如有的教练私刻驾校印章招收学员;有的以低于驾校门市价为亮点、有的在网上低价批发、团购。还有的干脆做起了“中介调度”,将低价所招学员再层层转包给其他教练。导致学员不仅后续费用陡增,而且出现以“张三驾校”报名学车,考试却成了“李四驾校”学员的怪事,学员事先根本不知被“卖了猪仔”。

 

有的学员从报名、考试到拿证的整个过程,都被教练一手“包办”,教练一旦发生经济问题,极易私吞学费,卷款失联。而对驾校来说,一般并不会承认那些没有去驾校报名并签订正规合同的学员,导致学员损失难以弥补。

 

业内人士分析,上述“承包、挂靠”模式实质是驾校在贩卖自身资源获利,因此其对“承包、挂靠”者的管理十分脆弱,驾校和挂靠教练之间的关系非常松散;加上不少教练员,一人“承包、挂靠”多家驾校、多辆教练车,每天练车的场地也不固定,驾校很难掌握人、车的具体去向,对其基本上处于失控失管状态。

 

此外,本市所有驾校自今年元旦起,全面施行计时培训管理模式。按规定,驾校应提供计时收费、先学后付的服务措施,这意味着,学员至少不必承担学费会遭遇类似“预付卡费”被一次性打水漂的困窘。可现实并不容乐 
观…… 这些挂靠的教练,在一些网站揽客时,对这种新模式避而不谈,或干脆假称没有。

 


“顾教练”引发的行业震荡能否成为最后一次?

 

市运管处表示,针对“顾教练”卷款失联事件,管理部门将采取以下措施:

 

一是扩大宣传渠道,将会同驾培行业协会在新版培训合同上,印制行业协会网站和微信公众号的二维码,以进一步提高行业信息透明公开程度,确保广大学员知晓行业学车信息、正确选择驾校;二是协调市交通委执法总队加强检查打击力度。对于严重违规的驾校,考虑采取暂停学时审核和开班,及时通报全行业,并向全社会发布学驾警示。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2年,当时的市交港局曾公开表明要减少私人承包教练车比例。2014年7月,市交通管理部门也曾公开表示,对被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的教练员,驾培机构应及时到市城市交通考试中心办理停教手续。凡未办理停教手续且培训机构无法出具与教练员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证明的,发生教练员私下收费等问题,培训机构仍将承担相应的管理责任。希望交通行政管理部门当时承诺的这一措施加快实施的力度,对被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的教练员形成约束。

 

此外,在目前情况下,可否采取让“承包、挂靠”者在驾校之外的第三方存放保证金方式,杜绝其“跑路”行为?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