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观察家丨马克龙入主爱丽舍宫,对德国和欧盟意味着什么?
分享至:
 (9)
 (1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马绎 2017-05-10 14:34
摘要:马克龙此番打赢了一场反民粹主义保卫战,给法国、给欧盟各国赢得了5年的缓冲时间。但如果在今后的5年内,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国家不能够大刀阔斧地改革、重振停滞的经济、弥合撕裂的社会,那么或许谁也无法阻挡极右翼走向权利中心的脚步,欧盟会进一步分崩离析,“欧洲之父”、法国人让·莫内的政治理想会渐成为泡影。

法国大选的靴子落了地,欧盟各国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德国也不例外。当地时间5月7日晚,在法国大选结果公布不到5分钟后,默克尔的发言人塞伯特即通过推特祝贺马克龙当选:“衷心祝愿。您的胜利是一个强大而团结的欧洲的胜利+德法友谊的胜利。”默克尔亲信、总理府大臣阿特迈尔更是在推特上用法语兴奋地写道:“法兰西万岁!欧洲万岁!”

 

在德国媒体中,法国大选这一话题始终热度不减,从4月下旬第一轮投票至今,几乎是天天进新闻、数度上头条,5月7日大选当日更是抢了德国国内大事——石荷州州议会选举的风头,这也切实说明了德国人对西邻法国命运的关切。

 

那么,德国人对这位法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有着怎样的期待?他的当选对德国和欧盟有哪些方面的影响?

 

遏制民粹主义的政治示范

 

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显示着西方政治在民粹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而在欧洲大陆,马克龙的胜选,是继三月的荷兰大选中主张退欧、禁穆的荷兰极右翼政党遭到压制后,主流政治势力扼制民粹主义的又一次胜利,也为欧洲各国作出了政治示范。

 

话虽如此,但无论是荷兰还是法国,极右翼政党只是没有获得最高票而已,它们的势力增长不容小觑:荷兰的威尔德斯拿到了议会第二多数的席位,而勒庞则赢得了35%的投票人的支持。德国国内的右翼民粹党势力没有荷、法猖獗,但2015年来,德国选择党(AfD)借着难民问题的“东风”大捞政治资本,民调竟一度高达15%,近期虽已回落至9%左右,但也足够其进入联邦议会了。如何在大选中遏制国内的极右翼政党势力,德国主流政治家中还无人能拿出行之有效的方法。对此,《焦点》周刊认为,马克龙的大选历程给德国主流政党两点启示:自主确定选民更为关心的竞选议题,不在极右翼擅长的难民、穆斯林等问题上与其纠缠不休;全力支持欧盟,因为支持欧盟和全球化的选民才是主流。

 

应该说,马克龙的成功代表了在撕裂的欧洲、在民粹抬头的西方,精英争取民意的新路径,为以德国为首的欧盟各国作出了政治示范。

 

期待经济上更强大的合作伙伴

 

法国自金融危机后失业率一直居高不下,总体失业率一直停留在10%,25岁以下年轻人的失业率甚至高达25%。与德国相比更是不容乐观:2005年时法国的经济表现与德国不相上下,而现在仅能达到德国水准的88%,经济增长率只有德国的一半。

 

新总统马克龙曾在2014年至2016年间担任过奥朗德政府的经济部长,这位曾经的投资银行家在短短的两年的任期中展现了非凡的处理经济议题的能力和魄力,因此,人们对他挽救积弊丛生、增长乏力的法国经济颇有期待。

 

尽管马克龙在竞选中曾批评德国对法贸易出超、欧盟贸易不平衡,但他并没有完全将法国糟糕的经济状况归罪于德国的经济强势,而是坚持寻找法国自身的弱点,并相应地提出改革劳动力市场、为企业减负、紧缩国家机构等竞选纲领,有德媒将其比作法国版的《2010议程》(注:德国施罗德政府2003年推行的一揽子改革计划,使德国经济重新焕发活力)。

 

德国经济界在这位思路清晰、作风务实的新总统身上寄托了很大的改革希望,希望马克龙带领下的法国能在经济方面向德国靠拢。德国工业贸易协会主席施魏策尔认为:“如果法国改革的血栓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能够溶解,那它会是欧洲经济发展的利好信号。一个竞争力强且稳定的法国是我们在国际上追求开放的重要伙伴。”

 

不过,政治成熟的德国人亦敏锐地意识到,在民粹主义较为猖獗的法国,改革之路或许不会太顺畅。上至德国外长,下到中小企业主均在采访中指出:勒庞虽败,但35%的选票体现了她身后仍有数百万的支持者,若是法国改革、尤其是经济改革无法取得成功的话,下一任总统恐怕会是勒庞。

 

巩固欧盟的德法轴心

 

德法两国是一衣带水的近邻,国力相当,历史上常常为争夺领土、资源兵戎相见,二战后,两国为和平发展握手言和,并共同缔造了欧盟,成为盟友和合作伙伴,化世仇为世交。曾几何时,德国、法国、英国并称欧盟三驾马车,现如今,英国退欧已是板上钉钉,能否坚守德法轴心被视为欧盟能否走下去的关键。若是叫嚣着退出欧盟、关闭边境的勒庞当选,带领法国脱离欧盟,三驾马车便只剩德国,必然独木难支。默克尔和其竞争对手舒尔茨都是欧盟坚定的支持者,无论今年9月谁入主总理府,亲欧派马克龙都是德国最理想的合作盟友。马克龙在其竞选纲领中主张法国应留在欧元区,在国防、移民、货币等领域与欧洲各国紧密合作,他的成功当选,符合德国和欧盟的切身利益。目前,英国脱欧谈判正在进行中,法国的留欧使欧盟重新挺直了腰杆,手中多了谈判筹码,欧盟的态度可能会趋于强硬,双方不欢而散的可能性陡增。

 

就德法双边关系而言,马克龙的当选使德国得以校正奥朗德时代相对冷淡的德法关系。默克尔曾于今年3月在柏林亲切会见了马克龙,并公开对其表示支持,而马克龙也被视为是默克尔的支持者。马克龙此番胜选,意味着德法轴心得到了巩固,两者能够更好地规划欧盟接下来几年的道路,并在加强欧盟安保建设、联手对抗俄罗斯、打击恐怖主义等方面携手合作。

 

德国迫切地希望法国早日走出经济危机和认同危机,有评论称,“惟其如此,我们德国人才能找回那位强盛且有自我意识的伙伴,没有了法国,欧盟无法存续,也无法在正确的轨道上继续发展。” 德国深深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若是法国经济持续低迷,就会引发一系列的社会政治问题,对欧洲其他国家造成威胁,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其富饶而稳定的近邻德国。对此,德国外长加布里埃尔在接受采访时慷慨地表示,德国应在战略上、经济上帮助法国改革,即使现在需要我们掏钱也是值得的,因为这是对子孙后代有益的事情。

 

当然,在一片欢腾背后,德国国内也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据德国《明镜在线》报道,部分联盟党和自民党政治家跳出来质疑马克龙的经济改革计划会导致法国举债过多,也有消息称,默克尔本人并不十分赞成马克龙提出的欧盟改革计划,其联盟党党友、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也表示不希望法国在欧盟改革方面搞太大的动作,尤其是在9月份德国大选之前。


马克龙此番打赢了一场反民粹主义保卫战,给法国、给欧盟各国赢得了5年的缓冲时间。但如果在今后的5年内,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国家不能够大刀阔斧地改革、重振停滞的经济、弥合撕裂的社会,那么或许谁也无法阻挡极右翼走向权利中心的脚步,欧盟会进一步分崩离析,“欧洲之父”、法国人让·莫内的政治理想会渐成为泡影。正如马克龙在胜选演讲中所说:“欧洲和世界的目光正落在我们的身上,人们期待我们能够代表启蒙的精神,为了一个更加人文、更加安全、更加生态且增长更快的世界(而努力)……我们的任务是巨大的。”幸好,法国身边还有一个强盛的德国,与之肩并肩完成这个“巨大的”任务,共同捍卫似乎已渐行渐远的欧洲共同价值观。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评论(1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