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首届中国—非洲之角和平会议召开!为地区国家提供谈判解决分歧新平台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安峥 2022-06-21 21:58
摘要:会议由中方发起倡议、非洲国家主导,表明中国为完善非洲安全治理贡献新的智慧和正能量。

6月20日至21日,首届中国—非洲之角和平会议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开幕。这是对王毅外长1月访非时所提“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的落实步骤之一,也是中国非洲之角事务特使薛冰2月获任后的首场公开多边活动。

本次会议由中方提出倡议,得到地区国家支持,旨在促进地区的和平、发展和治理。分析人士认为,会议召开为地区国家提供谈判解决分歧的新平台,表明中国为完善非洲安全治理贡献新的智慧和正能量。

急人所急

非洲在中国外交版图中一直居于重要地位,也是1991年以来中国外长每年首访地。中国与非洲国家间各层级磋商机制完备,包括中非合作论坛峰会、部长级会议等。不过,中国与非洲之角国家开会尚属首次。

如何理解本次会议的背景?

字面上,本次会议源自王毅外长今年1月访问非洲时提出的“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当时,中方建议地区国家召开非洲之角和平会议,形成政治共识,协调共同行动。

放宽视线,综合舆论观点,会议背景可概括为重要性、急迫性和紧密性三方面。

重要性,体现在非洲之角战略位置独特,发展潜力巨大。

作为东非一个半岛,非洲之角广义上包括索马里、吉布提、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苏丹、肯尼亚、南苏丹和乌干达的部分或全部地区,人口约3亿。它是全球战略要地之一,连接两洋(大西洋、印度洋)、两海(红海、地中海)、三洲(亚洲、非洲和欧洲)。它与阿拉伯半岛共同扼守的曼德海峡,为世界上最重要能源通道与贸易航线之一。

急迫性,体现在这一地区热点问题升温,安全局势吃紧。

该地区国家间边界、部族、宗教等矛盾依然复杂。受疫情肆虐、军事冲突、外部干扰、极端天气等因素影响,过去两年里,热点问题激化升温,暴力冲突时有发生。2020年11月以来,埃塞俄比亚政府军与“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发生武装冲突,造成大量平民伤亡;2021年10月,苏丹发生军事政变,至今仍陷混乱。此外,埃塞俄比亚因修建大坝与下游国家矛盾重重。地区和平发展面临严峻挑战。

紧密性,体现在中国与地区国家关系友好、合作密切,中非从来都是命运共同体,中国真诚关心当地国家的发展。

历史上,中国与该地区国家友谊源远流长。早在明代,郑和的船队就曾经到达过索马里、肯尼亚等国。近年来,该地区各国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积极参与“一带一路”项目建设,各领域交往不断深化。中国基于安全是实现稳定发展的保障的认识,希望为地区和平发展作出努力,各国也期待中国能为当地和平发展发挥更大作用。

在此背景下,王毅在1月提出“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聚焦和平、发展和治理三条主线,提出一系列建议。其中,加强域内对话、召开非洲之角和平会议就是围绕和平的主要建议。上述构想一经提出,便得到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吉布提等地区国家积极响应,认为此举符合地区各国紧迫需求,对缓和地区局势具有重要意义。今年2月,中方任命非洲之角事务特使薛冰,为推进上述构想提供必要支持。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贺文萍指出,本次会议恰逢其时,来之不易,启动速度之快超出人们预期,标志着中方在推进“非洲之角和平安全构想”方面取得进展。

一来,非洲之角矛盾错综复杂,苏丹、埃塞俄比亚等国局势不稳,并外溢到其他国家。如今能将各国聚在一起,共同寻求最大公约数,实属不易。二来,会议举行距王毅提出设想间隔不到半年,说明中国特使在此期间做了大量工作,造访肯尼亚、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南苏丹、吉布提和索马里等国。无论成果如何,开会本身就是对“非洲之角和平安全构想”的推动和落实。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西亚非洲研究中心地区合作室主任祝鸣认为,可以从整个非洲面临最大的威胁和挑战方面来观察本次会议。非盟此前提出“非洲大陆远离冲突”倡议,按照其设想,前几年就应该完成。但事实上,旧的内战没有停息,新的冲突又在爆发。非盟的冲突解决倡议几乎宣告破产。在此背景下,作为非洲的老朋友和好朋友,中方急非洲之所急,提出和平倡议,以及分步走的计划。先是外交部设立非洲之角特使,在当地国家间展开斡旋,征求各方意见,争取各方支持。然后再在地区“稳定之锚”埃塞俄比亚召开和平会议。这充分体现了中国对非洲外交的平等相待、以诚相待、解决他们的实际关切。

集思广益

随着20日会议正式开幕,外界关心,各方谈些什么,将取得怎样的进展?

“埃塞俄比亚很荣幸主办我们的战略伙伴中国提出的首次非洲之角会议。”埃塞俄比亚总理安全顾问雷德旺·侯赛因在会上表示,本次会议由非洲之角国家主导和推动,由中国发挥支持作用。“我们准备并承诺为解决地区危机发挥我们的作用。”

按照其说法,本地区国家最关心和平、安全和发展,希望推进经济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和一体化目标。这就需要强有力、富有弹性的机制和治理。为此,他建议规划一份路线图,为该地区提供定期接触机制,并制定一份促进民间交往战略。

中国特使薛冰也在会上阐述中方观点,埃塞俄比亚通讯社捕捉到一些讲话重点,都强调非洲国家的自主性。比如,薛冰说,本次会议旨在支持地区国家摆脱外部干扰,应对安全、发展、治理三重挑战。历史教训在于,非洲之角不应成为大国博弈之角,应该由地区人民掌握国家命运。又如,薛冰指出,中方愿根据地区国家意愿,提供多方面调解努力,包括支持地区平息战火、支持地区国家加快区域一体化进程等。

分析人士指出,本次会议形式较为新颖,话题广泛。它由中方发起倡议、非洲国家主导,出发点就是为各国搭建对话协商、妥善处理地区纠纷的平台。各方在会上有很多内容要谈,涉及现存问题,也包括合作前景。中国有很多对象可谈,地区国家基本都是中国的亲密伙伴,合作机制较为成熟。目前,中企承建的蒙内铁路和亚吉铁路正助力非洲之角经济发展,“一带一路”倡议正在红海沿岸和东非沿岸加速落地,“两轴+两岸”框架有利于加速构建地区产业带经济带,创造更多就业和增长,提高地区国家自主发展能力。

“当然,解决冲突不可能立竿见影,与会各方仍处于磨合期,本次会议最重要的意义是以谈为主,集思广益,寻求各方都能接受的最大公约数。”祝鸣指出,在此基础上,中方将根据各方意愿,投入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

一以贯之

随着会议顺利举行,一些西方媒体反向造势,担心“中国正在控制该地区”“偏离不干涉内政原则”“与其他大国竞争”等。

“杂音和唱衰都不难理解。”贺文萍说,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早已任命自己的非洲之角特使,如今眼看中国在几个月内启动会议,自然心里发酸。对此,中方要保持平和。一方面,地区问题错综复杂,不可能通过一次会议一蹴而就。另一方面,中方也对域外各方劝谈促和的努力持开放态度。

为什么中国可以后来居上,更受非洲各国欢迎?一些西方人士也在思考。

美国《外交官》杂志刊文称,相较西方,中国对非合作有几方面优势。一是中国在非洲没有历史污点。二是中国本着团结、妥协的态度,避免说教或贬低;而西方总是抱着家长式、偏执的外交框架,想用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改造当地。三是中国愿意倾听对方诉求,关注和响应当地政府的优先事项——经济、金融和商业。中国的出现为非洲国家创造了表达对世界秩序长期不满的空间。

贺文萍认为,上述优势是中国一以贯之的对非合作特点,比如坚持不干涉内政原则,不强加意识形态压力;秉持公正态度,照顾各方关切;强调综合安全观,注重发展是解决问题的总钥匙等。这些年来,中国一直在参与对非安全合作,比如2007年任命非洲事务特使刘贵今帮助解决苏丹达尔富尔冲突、2015年首次向联合国维和行动派遣步兵营分队抵达南苏丹、支持建立非洲待命部队和非洲危机即时反应能力。在此基础上,本次会议的召开说明中方在以更积极、建设性姿态参与非洲和平安全建设方面迈出新步伐。

“非洲安全治理需要一个过程,需要以非洲国家为主导。”祝鸣说,从中方提出“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到任命特使,再到本次会议,都是中国在完善非洲安全治理体系方面不断贡献自己的智慧和正能量。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图虫 图片编辑:曹立媛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