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舆情 > 文章详情
不是领导人,这些人也长眠八宝山革命公墓
分享至:
 (5)
 (1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政知圈 2017-04-03 17:10
摘要:清明节,八宝山的祭扫人群总是新闻。

根据北京市民政局的消息,过去一周,全市共接待扫墓市民近240万人,其中八宝山地区接待祭扫市民22.8万人。预计这3天,八宝山地区将迎来大规模扫墓人群。

 

我们就借着清明节聊聊八宝山公墓的一些故事。这里要说的不是八宝山人民公墓,而是八宝山革命公墓,对一个时政公号来说,谈论革命公墓显然更合适。毕竟,进入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是高层领导人生最后一项政治荣誉。

 

葬于公墓

 

八宝山革命公墓是我国声名最著、规格建制最高的园林式公墓,众所周知,其主要用于安葬我国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民主党派领导人、爱国民主人士、著名科学家、文学家、高级工程技术人员、国际友人、革命烈士和县团级以上领导干部等。

 

1950年,任弼时因病逝世,下葬在八宝山东部坡顶——任弼时墓也被称为八宝山革命第一墓。该墓占地300平方米,记者现场走访过,感觉颇像小广场,清明时节来访,墓地处鲜花较多,因为会有很多团体来这里举行爱国主题的教育活动。

任弼时墓

 

之后,开国副主席之一的张澜逝世,葬在任弼时墓的西侧。1955年纪念瞿秋白烈士牺牲20周年时,又把秋白遗骨从福建长汀迁葬墓东侧,这就形成了第一墓区。接着,又扩展了第二墓区,第三墓区。

 

从任弼时墓往南走,也就是顺着坡往下走,一条路将第一墓区分为东、西两区,东区多为党和国家领导人,西区多为民主人士。第一墓区安葬的有李先念、陈云、李富春、彭真、姚依林、耿飚等,也有元帅罗荣桓、聂荣臻,大将黄克诚、徐海东,上将萧华、杨得志、宋任穷、李克农等。他们有20世纪50年代初逝世的,也有改革开放之后逝世的。

 

十大元帅中,朱德和陈毅的骨灰安放在骨灰堂中。

 

前述这些领导的墓地,造型、格局也各不相同,但面积大致相当,普遍比较朴素、庄重,比如李先念、彭真、姚依林都是在墓地里种着树,陈云墓则有一尊其半身雕塑。

 

公墓门槛

 

记者找到八宝山革命公墓的有关规定,最早是县团级以上的领导干部逝世后可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安葬。

 

1951年,北京市民政局制定了《革命公墓安葬暂行规则》,根据逝者在党和政府中担任的职务高低,参加革命的时间长短、贡献大小,在墓穴的规格、安葬的地点上做了不同的安排。

 

比如《革命公墓安葬暂行规则》第三条规定:墓穴用地,根据干部级别,划分为三级区,安葬者须按照各区各级顺序及面积大小使用,不得挑选和扩大。

 

第一区,安葬县级以上干部及革命军人团级以上干部。墓穴地长12尺,宽6尺或长12尺,宽12尺;

第二区,安葬省级以上干部及革命军人军级以上干部。墓穴地长18尺,宽18尺或长24尺,宽24尺;

第三区,安葬对革命有特殊功绩的,其墓穴地的大小另行规定。

 

随着时间推移,1992年4月,经中组部批准,上八宝山的干部级别从县团级提升为地方厅局级和部队师级。近年来,八宝山扩建可以容纳更多骨灰的骨灰墙,不过仍然有准入门槛。

 

一个对当代政治稍微有点了解的人,走在八宝山革命公墓里,可能随时蹦出“他怎么不在这里”的疑问,事实上确实有很多按照级别可以安葬在这里的领导干部,最后并没有安葬于此。

 

比如,任弼时是“五大书记”中唯一安葬于八宝山的。1945年6月19日召开的中共七届一中全会上选出的5位中央书记处书记,任弼时之外,朱德骨灰存于八宝山公墓骨灰堂,周恩来和刘少奇都选择了逝世后骨灰撒海,毛主席,则众所周知。

 

夫妻合葬

 

记者还要说一个现象,夫妻合葬。去过八宝山革命公墓的人,很容易注意到,逝世的国家领导人中,有些是夫妻合葬于革命公墓。

 

比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长万里。2016 年12月1日上午,万里与夫人边涛合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此时距离万里逝世已有一年多,2015年7月15日,万里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99岁。

万里夫妇合葬墓

 

2003年10月19日上午9点55分,边涛在家里病情突发逝世,时年87岁的万里难抑悲情,趴在老伴的遗体上放声恸哭:“你走了,我怎么办呀?”闻讯赶到的李瑞环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泪流不止。12年之后,夫妻合葬。

 

就二老合葬,万里的儿子万伯翱在接受采访时说,父亲的骨灰此前停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堂第一室,母亲边涛的骨灰一直由妹妹保管。万老移灵的申请在2016年得到了批复,家人特意选在12月1日这天为二老合葬。

不只万里,罗荣桓、任弼时、聂荣臻、李富春、薄一波等都是夫妻合葬。

十大元帅中,罗荣桓第一个逝世。1963年12月,他的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堂中一室。时隔40年,2003年,罗荣桓夫人林月琴逝世,罗家后人将骨灰合葬在第一墓区,并立了一块雕有两人半身塑像的大石碑。

不过,有据可查的是,由于骨灰堂按照级别排位,一些领导人夫妇因为级别不同,不能合葬,比如陈毅和他的夫人张茜。

 

获准迁出

 

有人想进八宝山革命公墓,也有进了想迁出的。

 

《南方周末》曾于2011年粗略估算,已去世的历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解放军重要将帅中,没有进入八宝山革命公墓,或陆续从八宝山迁出的,至少近半数。

 

当年,有一些逝世领导人回到故乡。2011年3月16日,逝世50周年之后,陈赓大将夫妇的骨灰被家属从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迁出,回到故里湖南湘乡市;同年11月,于2008年逝世的华国锋,其骨灰在安放八宝山三年后,按照他的遗愿回到故乡山西省交城县安放。

山西交城的华国锋墓

 

再往前,2009年,贺龙骨灰迁回家乡湖南张家界;1999年底,彭德怀骨灰悄然回到故乡湖南湘潭。如果再往前追溯,许多“文革”之后才逝世的领导人,都选择了直接回乡安葬。

 

2002年去世的习仲勋,回到了他的出生地陕西省富平县;1998年去世的杨尚昆,葬在其出生地重庆市潼南县;1990年,徐向前逝世,遵照他的遗嘱,骨灰撒在他战斗过的太原、太谷、祁县、临汾、长治、涉县、武乡、左权县等地;1986年,刘伯承逝世。按照他的遗嘱,骨灰撒向太行山、淮海大地、南京、重庆等地。同年叶剑英逝世,骨灰安葬在广州红花岗烈士陵园。

 

还有另一些被迁出八宝山的,则是剥夺政治待遇。

 

当然,补充一句,这里不是想来就来,自然也不可能想走就走,这些变动,进进出出,都需要经过中央批准。

 

非领导者

 

八宝山革命公墓,除了任弼时、朱德、薄一波等大名鼎鼎的革命前辈和国家领导人,还有一些人的墓地,安安静静地伫立着,并不被太多人注意到。

 

从第一墓区顺着坡往下走,直到八宝山革命公墓的南大门,是第二、三墓区。这两个墓区的白色花岗岩墓排列得比较整齐,墓主大都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去世的人物,有烈士,有民主人士,有外国友人,也有普通人。老舍以及陈佩斯的父亲陈强也安葬在革命公墓,他的墓碑上干脆用了一副看起来不算庄重的漫画头像。

陈强墓

 八宝山革命公墓在靠近南大门的方位,有三座高大的纪念碑,都是为了纪念20世纪50年代中国代表团出访时的飞机遇难者。在八宝山革命公墓里,还长眠着一些外国友人,比如史沫特莱、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等。

 

顺着任弼时墓往上走,在一片不算太高的墓碑中,细心的人们可以找到邵云环、朱颖、许杏虎的墓,这三位是在1999年北约轰炸我驻南联盟大使馆事件中牺牲的烈士,他们也静静地安葬在这片革命公墓中。

 

(本文摘自“政知圈”微信公众号。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苏唯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评论(1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