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上海屋檐下 > 文章详情
老小区接连出“阳”,居委干部发出求助微信,这些“没想到”的人站了出来
分享至:
 (14)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舒抒 2022-05-11 18:43
摘要:“疫情结束后,小区的邻里关系一定会上一个新台阶,因为大家都是一起战斗过的人。”

记者第一次见到裔斐是今年2月,她担任党总支书记的长宁区虹桥街道虹桥居民区,一批新加装的电梯在今年春节后陆续签约、开工和竣工。

没想到,半个多月后,上海出现了新一轮疫情。4月,浦西封控后,小区里的加装电梯工程暂时停止。居委会的工作重点从颇具技术含量的加梯,转移到了考验脑力、体力和耐力的疫情防控。为此,虹桥居民区在4月中旬成立了两支临时党支部,社区在职党员牵头,发扬先锋模范精神,走在每一次核酸检测、楼道消杀、物资运送的最前线。

再次听到裔斐的声音已经是5月上旬。记者印象中说话干练的她,在谈到居民区封控以来遇到的困难、危险和感动时,一度哽咽停顿。但她说,自己和居委会其他伙伴都是幸运的,因为社区中有一批充满干劲的志愿者、在职党员和下沉干部,与他们一同撑起了这40多个平凡而又难忘的日与夜。

在职党员成为小区“智囊”

任务一来冲在最前线

虹桥居民区是上海市中心典型的老式居民区,2个自然小区共有3500名常住居民,其中虹桥小区有1200多户,邮航小区有居民600余户。两个小区都是售后公房,加起来有90个楼栋。街道的社区文化中心以及一家菜场、若干小商户也在居民区中。

封控之初,居民区的管理基本如常。但到了4月10日左右,裔斐和同事们发现,面对长期作战,社区现有的防疫工作方法必须改变,比如组织核酸的人力分配、小区团购的管理等,否则居委干部和志愿者很快就会吃不消。

郑婷和虹桥小区临时党支部党员在核酸检测点服务

“居委会一共7个人,面对居民提出的问题,我们的确不是每一个都有时间找出最佳的解决办法。”裔斐坦言,由于老公房小区的楼间距并不大,且门牌号分布也不全有规律可循,最初的几次核酸检测,居委会尝试让居民到了时间自己下楼,但始终有人反映楼栋周围和采样区域人员聚集比较明显。

负责维持核酸采样秩序的志愿者中,已经有一批在社区“双报到”的在职党员。在两次大筛完成后,裔斐注意到这些青年党员思维敏捷、做事有条不紊,因此开始向他们征集意见。“在职党员都做了志愿者,清楚地知道问题所在,也愿意提供建议,改善核酸检测的组织流程。”

很快,4月中旬的一次核酸检测,两个老小区都根据居民楼的地理位置进行了分区管理,设计居民出门采样的路线图,并排定了每栋楼的叫号顺序。小区内的人员动线形成了一个相互不交叉的小循环,尽可能避免了不同楼的人员交叉。

也正是在此期间,两支临时党支部在居民区党总支的指导下成立。来自东方网政务中心的郑婷担任虹桥小区临时党支部书记,在国盛集团科教投资有限公司任职的许庭韵担任邮航小区的临时党支部书记。  

邮航小区临时党支部书记许庭韵

“一方面,当时在社区报到的在职党员已经分布在了核酸检测、大门值班、快递消杀、物资发放、团购管理等防疫工作的各个环节。”裔斐说。“另一方面,居民区党总支也为两个临时党支部提出了要求,党员要起到先锋模范作用……但其实不用我们多说,这些年轻人都很积极主动。”

而今,以虹桥小区为例,每次核酸检测,60多个居民楼组中除“阳性楼”外,其余楼栋均能在2小时内完成。社区党员还自发商议出了最“顺手”的志愿者分布模式,比如在2排居民楼之间设一个志愿者岗位负责引导,每个片区配置一名“小喇叭”志愿者负责叫号,其余志愿者在自己包干的楼栋微信群里提醒大家准备下楼。

“志愿者的配合效率高,居民的排队时间大幅缩短,居委干部也有更多精力处理居民的其他诉求。”

年轻人主动出击

老党员放心“退休”

但裔斐和同事们也经历过一段非常艰难的时刻——由于收治点和隔离点的转运力量存在一定缺口,小区一度面临阳性接连出现、密接人员却无法及时转运的情况。“随之而来的就是小区的消杀跟不上,不断有新的封控楼出现,有的志愿者也被封控在了家中。”

万般无奈下,裔斐在临时党支部微信群里发出一条求助信息:需要更多志愿者站出来,协助消杀。

而即便做好严格的防护,消杀工作仍具有危险性,社区里上了年纪的老党员、楼组长并不适合参与。让居委干部们感动的是,这一次,依旧无须多言,很快就有数位在职党员报名参与消杀,还提出可以分小组承包楼栋,避免交叉串楼增加感染风险。

在职党员王悠然在楼道内消杀

来自上海市孙中山宋庆龄文物管理委员会的王悠然以及在黄浦区早教指导中心任职的奚尤旎,是消杀小组中两名非常积极的在职党员。“小区里的消杀用品来不及补给,王悠然就向单位申请了防疫物资,为社区补充了40多瓶消毒液用于楼道消杀,真的非常及时,又来之不易。”裔斐告诉记者。

邮航小区临时党支部书记许庭韵一度因楼内出现阳性病例而封控在家中,无法直接参与小区现场的管理。当时正值社区团购开展火热之时,不少“私团”和“野团”的出现极有可能提升防疫风险。虹桥居民区通过“四位一体”商议后,紧急出台管理办法,在社区招募了6名“公共团长”负责小区所有团购的组织与管理。正在居家隔离的许庭韵自告奋勇担纲后台“客服”,承担了团购的预告、推广、订单统计、数据汇总和售后管理等工作。

志愿者为居民团购进行消杀和配送

“在职党员们还自行排班在小区门口值班,协助保安对进出物资进行消杀,劝阻憋不住在小区遛弯的居民尽快回家,还要负责自己楼栋和周边楼栋的消杀……这些工作,很多时候都是党员们自觉开展的,他们知道我们很难。”说到这里,裔斐的声音有些哽咽。

而今,两支临时党支部已经集结了社区在职党员30余人,加上90名楼组长,还有虹桥街道下沉干部和居民志愿者,虹桥居民区的志愿者队伍已经超过200人。

一位社区老党员这样感叹:“现在,我们可以放心地退居二线了,因为年轻人都上来了。”裔斐告诉记者,以前大家或多或少觉得,年轻人不关心社区,对社区事务稍显冷漠,但这次疫情,是一批又一批年轻人主动站出来,帮助社区渡过难关,并且还照顾老党员,把有风险的任务都扛在自己肩上。

“我相信,疫情结束后,小区的邻里关系一定会上一个新台阶,居民更有凝聚力,因为大家都是一起战斗过的人。”

栏目主编:周楠 题图来源:受访者供图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