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伴公汀 > 文章详情
自述:曾参与武汉保卫战的我,这次又冲上了大上海保卫战前线
分享至:
 (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周程祎 2022-05-09 16:17
摘要:久违的田园牧歌式的邻里情谊就这样回来了。

讲述人:汤庆伟,上海市药事所副所长

“汤医生”上岗记

4月3日,我到社区报到,开始参与维持核酸采样秩序、分发抗原检测试剂、发放物资等志愿服务工作。这其中,我投入最多的是为居民解决“配药难”问题。

我们小区规模不大,有将近400户居民。不过老年人比例高,所以有很大的配药需求。小区从三月中旬进入封控管理,到四月头上在群里询问“什么地方能买到药”的人就逐渐多了起来。

我的工作本来就是跟药物打交道,这种时候自然义不容辞,主动承担起了代配药的任务。通过几天的排摸和实践,我总结出了一套社区配药的方法,那就是建立“居民内部调剂/网上药店自购/医院网上配药/线下跑腿代配”多渠道的配药机制,将自己的主要精力集中在解决难买难配的药物上面。

哪些属于难买的药物呢?一种是精神类药物,需要拿着病历本到精神卫生中心去开,另一种是本来就紧缺的药。疫情防控最吃劲的那阵子,很多医院都没有开,我只能先找一些商业公司了解情况,去少数仍然营业的药店购买。后来,开放的医院多了,我又通过我们药事所的官网“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查找附近可能有存量的医疗机构,科学精准定位,减少到处找药的工作量,同时也降低了在外逗留的感染风险。这样一天下来,我们可以买到二三十种药,尽可能把大家急需的药配齐。

有一次邻居问:“能不能帮忙买下甲巯咪唑?我已经一个多月配不到了”。我一听就觉得很棘手。这本来就是一种治疗甲状腺疾病的紧缺药。这次还遇到疫情,企业供应就更困难了。思索再三,我就想到是不是大型三甲医院会有存货。结果发现瑞金医院还真有,这才总算买到了药。

查询药物价格和采购的医疗机构的信息是“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的一项公众服务,由于网站吞吐量有限,承受不了太多访问,我们最近也在和市大数据中心合作,这样以后市民就可以在随申办上查询了。

考虑到老人们一般心比较细,担心也多。有时候没问好换牌子或者用不用医保,就可能会引起误会。所以我每次都会仔细询问,并且发挥专业优势,问清剂型和厂牌,尽量给他们降低不必要的费用。最后很多居民渐渐和我们建立了信任,不少人管我叫“汤医生”。我给他们送药,他们就把水果甚至自家做的点心送给我。久违的田园牧歌式的邻里情谊就这样回来了。

“出气筒”又何妨

4月18日,我又接到组织通知,前往金杨新村街道协助阳性人员转运工作。每天的转运从中午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我一般会利用上午这段时间给居民代配药,中午再去街道那边帮忙。

金杨新村街道总人口约25万人,有100多个小区,老年人口占比高,疫情防控工作任务艰巨。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在现场核对人员信息、维持秩序、确保转运工作衔接顺畅。有时候要忙到半夜12点多。街道的战友们还有工作到早上6点多的,有时还要冒着大雨去沟通协调,任务艰巨。

在这个过程中,安抚好阳性感染者的情绪尤为重要。个别人还会有情绪,不愿配合。考虑到他们忍着身体的不适、对不确定性的恐惧,穿着防护服、拎着大包小包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肯定会觉得憋屈。这时就需要倾听他们的声音,当好“出气筒”。慢慢地了解他们的担忧,比如担心方舱住宿条件等等,然后尽可能打消他们的顾虑,让他们逐步平复心情,配合好转运工作。

其实,大部分市民都是非常宽容、善良的。有一次,一名老人走在队伍后面,看到我过来有点不好意思,解释说自己腿脚不便,希望志愿者不要催。我赶紧跟她说“慢慢来,我们不会催您”,然后帮助她走进中转站。临进门,她不住地道谢。那一刻,以及很多这样的时刻,都让我更有动力做好志愿服务工作。

到了5月1号,之前设置的两个中转站逐步撤掉了。现在都是小批量的转运,直接把人从小区运到方舱医院。所以我们的工作量也轻了许多。

2020年以来,我参与了武汉保卫战和之后一些地区的疫情防控工作。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一定能够打赢这场大上海保卫战!

栏目主编:张骏
图片来源:采访对象提供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