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海上医聊 > 文章详情
是谁“偷走”了你的睡眠?
分享至:
 (1)
 (1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许莺 王力 2017-03-21 11:30
摘要:2017年3月21日是第十七个“世界睡眠日”。有些人每天早晨都梦想“再睡一小时”;有些人,每天夜间都奢望“别再清醒”。

今天是第十七个“世界睡眠日”。昨夜,你睡得好吗?

 

充足的睡眠、均衡的饮食和适当的运动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三项健康标准。但睡眠障碍已成为威胁世界各国公众健康的一个突出问题。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27%的人存在睡眠问题,即每4人中至少有1人。我国的调查显示,中国有50.3%的人是睡眠“困难户”。

 

好眠的人梦想“再睡一小时”;而失眠的人奢望“别再清醒”。

 

好眠的人都有相似的幸福;失眠的人,却各有各的痛苦。

 

► 失去了妻子,也失去了好眠

 

一年前,老徐的妻子因为癌症离世,60多岁的老徐悲痛万分。

 

老徐妻子离世之前的半年,基本就在医院治疗。那段时间,为了让老伴吃得好一些,老徐天天4点半起床熬粥、煮汤。6点半,医院送餐的阿姨刚推着早餐车进病房,他已经将热乎乎的白粥送到了妻子的床边。

 

妻子走后,老徐一个人独居,孩子们住在城市的另一端,每周末才来老徐家里聚聚。不用再往医院跑了,可是4点半起床的习惯却怎么也改不了。

 

4点半起床能干什么呢?煮粥,寂寞的热气在炉灶上升腾,老徐看得出了神。这个点,也没啥电视可看。老徐随便扒了几口煮好的粥,出门早锻炼。

 

女儿早就跟老徐说过,天冷,别太早出门,对心血管不好。可早早醒了,能做什么呢?

 

在家对面的学校操场早锻炼走了数圈,天也亮了。老徐去菜场买菜。一个人,其实也没啥可买的。一捆菜,一条鱼,能吃一两天。

 

下午,老徐总习惯打个瞌睡。不长,也就半个小时。不睡,能做什么呢?

 

每天晚上,老徐一个人五点半就吃完了晚饭,收拾干净坐在电视机前,盯着电视屏幕傻傻发呆。碰到好看的节目就多看两眼,没兴趣就闭目养神。

 

8点多,老徐坐不住了,躺在床上刷刷微信,年纪大了,看一会儿手机就觉得眼睛酸软无力,不知不觉闭上了眼……

 

12点多,老徐咳嗽地厉害,他猛地醒来,自己还斜靠在床上,毛衣也没脱,床头的灯开着。可老徐却丝毫没有睡意了。

 

拿出手机,胡乱地再看两眼,还是没有睡意。只有半夜1点多,不睡,能做什么呢?

 

躺在床上发发呆,闭上眼,再睁开,再闭上眼……就这样熬到3点多,老徐干脆坐起来。双手枕着头,脑中思绪万千,想到自己之前睡觉打鼾厉害,妻子嫌吵,总用力推他,却怎么也推不醒。回神看看空空的房间,老徐的脑子又一片空白。

 

4点半了,老徐又该起床……

 

朋友劝老徐试试安眠药,“没用!”老徐心里清楚地很,试过,那药,最多让自己多睡个把小时。女儿劝老徐,晚上晚些睡,熬到十一、二点,可能会多睡一会儿。

 

可老徐说,年纪大了,熬不住,再说,一个人,能做什么呢?

 

► 金融女白领的焦虑

 

露露在外资银行工作,20多岁时,她是个沾枕头就睡的人,别人都在谈论睡眠问题,她却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睡不着、睡不好。

 

刚工作时,朝九晚七晚八晚九……的工作节奏,让露露每天都睡不醒。每周,她都盼着周六、周日,因为只有这两天,才能睡个彻底,睡到自然醒。

 

露露的闺蜜们都知道,双休日如果上午有聚会,就不用叫她了,因为中午12点前,她还在梦里。

 

就是这样一个酷爱睡觉的人,终于在35岁时,尝到了失眠的滋味。

 

那段时间,由于工作出色,露露受老板信任,被提升了职级。于是加班成了家常便饭,有时午饭都没时间吃。妈妈心疼露露,每天做好便当给她带去公司。可每天都是忙到接近饿的极限时,露露才想起来扒几口午饭。有时候和客户打电话,或接待客户,忙起来2—3个小时停不下来,别说喝口水,就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这样的工作状态持续了快1个月,有一天,露露突然觉得腰痛,上厕所,竟然发现小便有些发红。

 

露露很害怕,下了班,立刻直奔医院挂急诊,医生检查说露露得了尿路感染。喝水少、上厕所少、疲劳等多方面原因造成了她抵抗力下降,引起了细菌感染。

 

那段时间,工作繁忙、身体欠佳,简直就像恶性循环。有一天晚上,露露躺下后,毫无睡意,脑子异常清醒,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股脑儿完全不听使唤地全挤入脑中。露露烦躁地在床上翻过来翻过去,一会儿趴下捂着耳朵,一会儿爬起来看手机,怎么都睡不着。大约到了凌晨她才迷糊了一会儿。

 

第二天到单位,露露精神萎靡。本以为这天累了,晚上肯定能好好睡一觉。哪知道晚上又开始入睡困难……

 

一个多月下来,露露脸色灰暗下来,白天哈气连连,精神难以集中,靠喝咖啡支撑,晚上却清醒异常,久久不能入睡,即使睡了也不踏实,半夜醒来后,便再也无法入睡。

 

家人都十分担心露露的身体,让露露赶紧去看医生。露露去上海市同济医院挂了心身科的专家。医生和蔼细心,听完讲述后耐心分析了露露的情况。原来露露属于轻度焦虑,医生为她开了辅助睡眠的药物。

 

偶尔因为工作忙,没办法去看专家门诊。医生就让露露描述一下自己近阶段的睡眠和情绪状况,用手机录下,让妈妈转交给医生,医生再用手机录下有针对性的建议,让妈妈带回去给露露听。医生还建议露露去远足,让自己彻底放松,行程安排得紧凑些,让自己累一些,这样可能会改善睡眠。

 

小长假来临,妈妈陪露露一起去爬泰山,到了目的地后突然发现忘了带安眠药,露露害怕已经产生药物依赖又会失眠。没想到,一天下来,爬山的大运动量让很少运动的她累得气喘吁吁。下山后,倒在宾馆床上立刻睡着了。爬山之后,露露的睡眠逐渐恢复正常,她这才明白,有些所谓的药物依赖其实是心理上的。

 

► 那张令她“发抖”的床

 

小陈从事出版行业,二十多岁的她生活一直比较规律。都说病来如山倒,没想到,失眠也如排山倒海,彻底搅乱了她的生活。

 

之前,小陈单位体检,查出了自己心脏有点问题。想到自己的父母身体也不好,小陈害怕有一天自己突然倒下了,没人照顾二老,内心的焦虑开始堆积。

 

有一天晚上,小陈觉得有点心慌,一开始没当回事,可时间越晚,却越是清醒不适。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整晚都没有睡着。

 

那天起之后的三天,小陈都基本没有睡着过。

 

失眠来得如此之快,在接下来的半年里,小陈忍受着严重失眠的折磨。晚上睡不着,白天也没睡意,心跳很快、浑身不舒服、饭也吃不下。原本1米7、身材丰满的她体重一下子降到了90斤以下。

 

失眠让小陈焦躁,没法正常工作,没法正常社交。她请了长病假在家,家人和朋友只能轮流陪她。

 

在朋友面前,小陈总是念念叨叨,“天要暗了,我又要开始心慌了”;“我不能进卧室,看到床我会发抖”……经常说着说着就泪如雨下。

 

小陈渴望摆脱这种痛苦,她服用安眠药,可每次睡个半小时、一小时就醒了。她去看医生,医生让她把安眠药剂量加倍,她也只是勉强多睡了会,但又很快醒来。醒来后,药效还没过,连走路也跌跌撞撞,精神状态越发不好。

 

失眠让小陈处于崩溃的边缘,她拼命尝试朋友推荐的各种助眠的办法:牛奶、全麦面包、小米粥、中药……小陈还去看了心理医生,尝试音乐疗法等,但睡眠情况还是没有太大改观。

 

小陈的父母焦急万分,情急之下突然想到也许换个全新的环境会有帮助。于是他们全家坐上游轮,花20多天时间,游历各国。

 

令人惊奇的是,一上游轮,小陈觉得自己好像与世隔绝了,那晃来晃去的船竟然让心情放松了下来。她在游轮上一连睡了两天两夜,醒来之后,觉得精神大好。

 

旅游结束后,小陈基本能比较正常地入眠了,生活也慢慢恢复了规律。后来小陈回想,或许自己当时是怕极了家里的那张“床”,每到天黑,那“床”就像妖魔一般让她害怕就寝,是旅行让她离开了这个环境,让她彻底放松,缓和了过来。

 

“一个人失眠,全世界失眠,无辜的街灯,守候明天……”那首《全世界失眠》的歌曾触动了许多人。小陈知道,在这个城市中,还有千千万万的人正历经失眠的“劫”,而自己能走出来,是幸运的。

 

(本文编辑:许莺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

评论(1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