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学习 > 文章详情
胡键:古往今来,全球化其实一直在震荡中前行
分享至:
 (5)
 (1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胡键 2017-03-02 06:06
摘要:全球化一直是一个过程,一直存在正反两种力量的博弈,只不过若隐若现,有时甚至被我们忽视

当今的全球化或许是肇始于20世纪80年代,全球化本来是一种客观趋势,但这种客观趋势由于受到资本和技术的主导而打上了人类主观的烙印。因此,这种全球化从一开好就受到不少人的反对,尤其是在发达国家内部,一些人感到全球化进程是资本全球性掠夺而造成全球性的两极分化的过程。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化与反全球化两个进程就同时存在,也同时在塑造国际秩序。但是,反全球化的力量缺乏有力的工具和可依赖的工具而显得式微。然而,当下的情形,逆全球化的力量似乎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草根、中产者变为资本本身了。一个重要的表现是,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的逆全球化政策,代表了西方主流社会的逆全球化倾向。

 

从广义来说,全球化是指地球上处于不同地区各民族之间人们相互交往的客观现象。早期的广义上的全球化进程中,最初表现是非常微弱的。这主要是受到技术落后的制约。但是,这个进程始终是存在的,即便是微弱的、渐进的进程,也在相当大程度上促进了人类社会的融合与发展。它首先表现为一种不自觉的交往,即各种文明在人类活动的推动之下开展了非常有益的交往和交流。因此,尽管四大文明古国相互之间被高山、河流所阻隔,但从各种考古资料来看,交往、融合在不自觉的状态之下发生。例如,汉代派张骞出使西域,使汉朝与西域各族的交往日益频繁。在古印度与古代中国两个文明之间的交往更是为世界所熟知。著名翻译家鸠摩罗斯就把大量的佛教典籍翻译成西域各族文字和汉文,成为古印度文明与中华文明交往和融合的重要证据。从这些可以看出,古代的全球化是以人有限交往而推动的文化现象。

 

早期广义的全球化还表现为宗教的对外扩张现象。宗教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在早期的全球化进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十字军东征虽然是为了抢占圣城,但也促使基督教迅速走向更远的地方。伊斯兰教也是一样,诞生后就不断向其他地区拓展。从这个角度来看,全球化本身包含着同质化的内容,尽管全球化也是多元化的过程。

 

如果说1500年前的世界,全球化的进程是在战争、宗教、文化以及简单商品经济推动下,非自觉行进着,那么1500年后,全球化之路是怎样开启的呢?有学者经过梳理,认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1492年是近代全球化的开始,到1992年正好是500年,在这500年中,人类的交往程度大大增加,其中依旧充满了战争、掠夺、冲突、殖民,但仍然改变不了联合的趋势。而1992年全球化开启了新的500年进程,这个新的进程的重要标志是市场体制在全球范围内取得绝对优势。

 

可以说,早期的全球化进程充满了战争、掠夺、冲突、殖民的内容。欧洲早期的航海家们在探险之中意外地为后来的资本开辟了通往“新大陆”的新航路。随后,欧洲因历经大约四个世纪的文艺复兴运动促进了欧洲科学技术的发展,从而爆发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为资本的迅速增值提供了全新的手段。在这种情形下,资本借助于技术通过新航路而走向了世界,从而不仅开拓了世界市场,也结束了民族地方史而开辟了世界史。在这些过程中,早期的全球化的内涵不是消退了,而是得到了进一步增强,包括宗教文化也在资本的巨大推动力之下而迅速向世界各地发展蔓延。加之资本的本性是唯利是图,资本在对外扩张市场的同时也以战争、殖民的方式疯狂地掠夺东方落后民族。所以,正如马克思恩格斯所说,资本把一切落后的民族都卷入到文明之中并摧毁落后民族的文化和社会经济。

 

当今的全球化,一方面从资本的角度来看,资本的规模、流动的速度、流动的方向,以及对社会产生的影响等等,都远远超出历史上任何时代。从技术发展来看,信息技术日新月异,尤其是建立在互联网与云平台之上的大数据技术,根本上改变了全球化的内涵和性质,由原来不自觉的客观趋势变成了资本和技术强力主导下的主观化了的客观进程。

 

另一方面,当下的全球化进程是在国际规则引导下的进程,并不再是一种资本无序竞争的进程。二战之后确立的雅尔塔体系则是西方主要大国主导下的国际体系,在苏美争霸之下,国际规则被恶意操控,国家的强力仍然是最为关键的霸权工具。苏联解体后,两极格局走向了多极格局,但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也明显处于颓势,美国的权势霸权也不得不转向了制度霸权,即依赖于国际制度来实现其霸权目标。

 

今天全球化震荡的首要原因是美国国内战略与政策的调整。美国是政党轮替制度,不同的政党其治国方略不同。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政党经过几度轮替,从老布什到克林顿,然后又回到共和党小布什手中,小布什之后,奥巴马代表民主党重新上台执政,8年之后,共和党卷土重来,特朗普上台。几次政党轮替,基本上延续了民主党、共和党各自的历史传统。民主党一直被视为是美国的自由主义政党,而共和党则被视为美国的保守主义政党。因此,民主党倡导民主,共和党则主张孤立主义。从这一意义上说,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并没有违背共和党的历史传统。

 

大多数观察家说特朗普由于没有从政经验而具有不确定性的风险,但从大传统来看,特朗普又是确定的。在几次政党轮替之中,美国两党主要是改变了一下前任的不同政策和策略,但在推行美国的霸权方面并没有多大改变。换言之,美国主导全球化进程的战略调整,最直接的原因在于美国国内的政党轮替。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特朗普在对外经济上的暂时收缩并不意味着美国整体对外行为的收缩。相反,特朗普“一心一意搞内部建设”,实质上并非仅仅是经济建设。特朗普在强调经济复兴的同时更强调增强美国的军事力量,包括加强自己的战略力量。无论是干预主义还是孤立主义,本质上都是为美国霸权服务的。

 

中国的崛起速度之快也客观上促进了国际权力的转移。我们也要注意到,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反全球化力量主要是欧美国家的中产社会成员。此外一些发展中国家受自身利益局限,也对全球化出现排斥现象。

 

全球化震荡是否意味着美国秩序的终结?美国迄今为止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国力的衰落根本上改变了美国在世界上的主导地位。所不同的是,美国国际主导权的表现形式发生了变化,主导世界的手段也发生了变化。然而,全球化震荡不会意味着美国秩序的终结,而是意味着美国的战略性调整,而这种调整会使美国的主导权进一步得到强化。约瑟夫·奈就断言:没有任何国家包括中国能够取代美国的霸主地位。

 

中国有能力主导全球化进程吗?有不少人认为,特朗普的逆全球化政策取向为中国主导全球化进程提供了机遇,同时也意味着中国的战略机遇期将进一步延续。作为一个大国,中国不仅要善于从别国的失误中抓住机会,而且还要用能力自己创造机会来制造战略机遇期。如果中国没有能力为自己的发展创造战略机遇,那么中国又如何有能力来主导全球化进程呢?因此,中国要主导全球化进程不能仅仅依赖经济实力,甚至仅仅是依赖经济规模来支撑自己的国家实力。显然,中国还要进一步提升国际规则的塑造能力、国际议程的设置能力、国际贸易体系的构塑能力、国际价值的供给能力、国际道义的维护能力,以及国际事务的话语能力等。


作者为上海社科院研究员

主编:王多

图片编辑:曹立媛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评论(1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