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微观上海 > 文章详情
建筑之乡阵痛:与楼市波动同喜悲
分享至:
 (7)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金何 2015-04-04 06:11
摘要:我的老乡找不到活干,只是楼市调控大背景下建筑市场不景气的一个缩影。建筑市场红利不再,处于行业末端的建筑工人的红利,也或将不复存在。

 

晚上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妈妈告诉我,二哥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建筑工地,正在家里熬煎。

 

我问村里其他的人找到工地了吗?妈妈告诉我,往年一般还没有过完正月十五,大伙儿就都先后出发了,今年已经到了农历的二月份,大部分人都还待在家里没事干。末了老妈说了句:都在家里愁着呢,要是没活干了,可咋整?

 

我的家乡河南林州,红旗渠的故乡,这是一个被家乡人称为人很老实,只会外出做工干苦力活的地方。这里被称为“建筑之乡”,每年外出的民工在20万人左右。

 

林州的务工人员一向是以山西为重心,但是今年,那些中小包工头们已经很难在离家近的山西找到项目了。不得已,有些包工头远赴东北,甚至南下云南,但即便如此,仍有将近50%左右的农民工待在家里无所事事。

 

我的老乡找不到活干,只是楼市调控大背景下建筑市场不景气的一个缩影。建筑市场红利不再,处于行业末端的建筑工人的红利,也或将不复存在。

 

楼市调整期的尴尬

 

我的那些正在发愁的老乡们,或许并不知道、也不愿意看到这样一个现实——

 

全国商品住宅待售面积自2010年起迅速攀升,尤其在二三线城市存量增长明显,住房供应过剩的城市也不是没有,房地产供求格局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于是,那些曾经的戏谑之言再次响起:房产商们会不会因此要去跳楼了?房产商跳不跳楼没有人知道,但处于这个行业末端的群体——外出务工人员,肯定会受到影响。

 

首先,这个行业的高薪资可能将不复存在。2005年左右,一个技术娴熟的大工的日薪最多80-100元,小工的日薪是30-50元;而前几年大工日薪最高曾达到500元,小工的日薪达到80-120元。

 

曾有人调侃白领没有农民工挣得多,这多少有点道理。前几年,随着房地产市场的狂飙,建筑工人的收入也水涨船高,我家乡很多务工人员不仅买了车,还在城里买了房。同时,建筑类的技校也越来越吃香,很多学生初中念完直接上建筑技校,也想像他们的父辈一样,学会了技术,不用干最苦的活儿,又能拿到高薪资。

 

支撑建筑行业薪资一路高涨的,正是节节攀升的房价。当高房价在很多地方成为众矢之的时,在我的家乡,包工头们谈论最多的还是他们拉了多少资金,找到了多少好项目;务工人员则都指望着这些包工头再把他们带出去,好挣更多的钱。

 

他们只知道去城里盖楼,却没想过将来可能有那么一天,建筑市场也一样会不景气。当这一天到来时,他们是只能待在家里熬煎。

 

其次,在市场饱和的情况下,消化存量房产需要时间,太依赖这个行业的人——比如说那些技工,可能真的会面临失业的风险。反倒是那些没有任何技术的务工人员,回旋的余地可能还大一些。

 

建筑工转型可行吗?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农民工没活干的时候可以回家种地,毕竟种地才是他们的主业,打工只是副业;他们外出的动力是挣钱,因此打工干什么样的工作都行,只要有钱可挣。

 

持这两种想法的人完全不了解情况,我的家乡是典型的人多地少,人均耕地不到一亩,如果农民工全在家种地,那差不多等于闲散无业,更不必说有多少收入。

 

其次,说农民工什么活都能做也是大错特错。在林州,外出打工搞建筑已经不仅仅是单纯挣钱,人们把学会技工,最终奋斗到包工头当成是理想,建筑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它已经成了一种职业渗入到人们的血液里。让他们转行,他们乐意吗?

 

我二哥依靠水暖工技术和勤劳,已经在镇里买了房子。这样鲜活的例子,可以说很多很多。他们在这一行里做了十年甚至二十年,他们早已是这个行业的一分子,割不下也扯不断。

 

我不知道这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悲哀,高兴的是这个行业让很多农民工依靠自己的辛勤劳动获得了财富,收获了技能,有了成就感。而忧伤的是,受楼市震荡波及,来自农村的建筑工人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李宝花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实名贾永剑,专栏写作者,不知名自由撰稿人。写专栏为生计,写小说为发泄,有《惹火的文字》成集。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