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读书 > 文章详情
【读书】要是方孟敖真的爱上了我呢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和平 2015-03-27 11:43
摘要:“一个新中国就要到来!我们不能等着她的到来,也不只是迎接她的到来!新中国的到来,是需要许许多多的人做出无私的贡献和牺牲的。当她的步伐降临的时候,里面就应该有我,还有你!”梁经纶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眼中同时闪着光亮。

 

方邸洋楼二楼行长办公室。

 

“国产、党产、私产,从来就没有分清楚过,从来也分不清楚。”徐铁英望着方步亭,然后望向崔中石,“上面都知道,中央银行的账不好管。北平这边太难为方行长了。”

 

方步亭这时肯定不会接言。

 

崔中石也不接言,只望着徐铁英。

 

徐铁英有些不高兴了,拿起茶壶只给自己的杯子里续了水,却又不喝,转头望向窗外:“这个地方好,什么花,这么香?”

 

崔中石望向了方步亭。

 

方步亭也望着崔中石。

 

徐铁英的脸还是对着窗外,不再说话。

 

方步亭必须问话了:“中石,你在南京答应过徐局长什么事,当着我说出来。北平分行说过的话要算数。”

 

“是。”崔中石也必须说实话了。

 

但这个实话实在难说。崔中石在南京答应将原来归侯俊堂空军们所有的20%股份给徐铁英。原本准备到了北平见机行事,万没想到徐铁英如此迫不及待,自己一下火车就被他的人看住了。现在竟不顾一切,亲自登门,要当着方步亭敲定这20%股份的转让。心里十分憎恶,也十分为难。答了这声“是”又沉默在那里。

 

徐铁英竟然还不回头,兀自观赏着窗外的夜景。窗外有什么夜景好观?

 

“徐局长。”崔中石不得已叫了他。

 

“嗯?”徐铁英假装被崔中石唤醒的模样,慢慢把头转了过来。

 

崔中石:“北平分行的很多事,我们行长都是交给我在管。有些事我必须请示行长,有些事我必须瞒着行长。不知道我这样说,徐局长体谅不体谅?”

 

“你们银行办事还有这个规矩?”徐铁英假装诧异,“有些事下级还必须瞒着上级?这我倒要请教。”

 

这就不只是逼着崔中石摊牌了,而且是逼着方步亭表态了。

 

“请教不敢当。”崔中石突然显出了精明强干的一面,“比方说国产、党产如何管理,如何使用,我一分一厘都要向行长请示。牵涉到方方面面的私产,我能不告诉行长就不告诉行长。有些钱是拿不上台面的。哪天有谁倒了霉,上面要追查,那都是我的责任,与我们行长一概无关。徐局长,我说明白了没有?”

 

徐铁英在崔中石手里拿钱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而崔中石以往与自己打交道都是春风和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绵里藏针。

 

徐铁英被他顶住了,慢慢望向方步亭。

 

轮到方步亭看夜景了,他的头望着窗外,毫不理睬徐铁英这次投来的目光。

 

徐铁英只得又望向崔中石。

 

崔中石:“徐局长,刚才我们行长说了,我们北平分行说过的话要算数。你放心,我对你说的话一定算数。但请你不要让我为难,更不要让我们行长为难。”

 

“没有什么事能让我为难。”方步亭眼望着窗外突然接言了,接着他站了起来,“这里的夜景不错。徐局长多坐坐,你们慢慢谈。我先回避一下。”

 

方步亭竟然撂下二人,独自向门口走去。

 

这是什么话?算怎么回事?徐铁英这个老中统被方步亭软软地刺了一枪,下意识地站起来,蒙在那里。

 

崔中石快步走到门口,替方步亭开了门。

 

方步亭走出门。

 

崔中石轻轻关上门,独自返了回来:“徐局长,那20%股份的事,我这就给你交代。请坐!”

 

方邸洋楼二楼谢培东房间。

 

“不喝茶了,再喝茶今天晚上更睡不着了。”方步亭止住谢培东,然后在一把藤椅上坐下,习惯地望向条桌上那幅照片。

 

照片上左边坐着的是比现在年轻得多的谢培东,右边坐着一个清秀端庄的女人,显然是谢培东的妻子,仔细看竟有几分神似方步亭。二人身前站着一个小女孩,就是现在已经长大的谢木兰。

 

“十年零十一个月了吧?”方步亭突发感慨,“我总觉得步琼还在人世。可怎么就一点儿音讯都没有呢?”

 

谢培东端着藤椅在那幅照片前放下,面对方步亭坐下的时候刚好挡住了那幅照片:“内兄,你我都老了,过去的事就让它都过去吧。把几个小的好好安排了,我们哪天去见她们时也算有个交代。”

 

方步亭只有这时才觉得这个世上还有个人可以推心置腹:“记不记得当年步琼要嫁给你我不同意的情景?”

 

谢培东苦笑了一下:“那时候我是个穷学生,方家可是世族,行长也只有这一个妹妹,当然想她嫁给你的同学。”

 

方步亭:“还是我那个妹妹有眼光,嫁给你比嫁给谁都强。可惜她没这个福分,国难一来……不说了。木兰睡了吗?”

 

谢培东:“傍晚跟孝钰走的,八点来电话,说是今晚在孝钰家不回了。”

 

方步亭:“木兰这孩子呀,跟她妈一个性格。二十的人了,不能让她由着性子来,尤其当此时局,得给她考虑下一步了。”

 

谢培东面呈忧色,点了下头。

 

方步亭:“你觉得孝钰这孩子怎么样?”

 

谢培东:“百里挑一。何况是世交。”

 

“知我者,培东也。”方步亭身子向前一凑,“我准备向其沧兄提婚,让他将女儿嫁给孟敖。你看这事有几成把握?”

 

谢培东立刻严肃道:“就现在你跟孟敖的关系,就算有十成把握,他们结了婚怎么办?”

 

方步亭:“去美国!还有木兰,一起去美国。”

 

谢培东睁大了眼:“行长都筹划好了?”

 

方步亭:“我这一辈子过了无数的坎,这道坎是最难过的,因此一定要过去!崔中石怎么看都和共产党有关系,孟敖看样子也不会和他没有关系!现在又被铁血救国会盯上了!培东,我这也是太子系的那句话‘一次革命,两面作战’啊。不能让孟敖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共产党和铁血救国会夹着当枪使!他不认我,我不能不认他,他永远是我方步亭的儿子,方家的子孙!”

 

“不要着急。”谢培东难见方步亭有如此激动的神态,连忙将刚才给他倒的那杯白开水递了过去。

 

方步亭接过那杯开水,眼睛仍然紧紧地盯着谢培东。

 

谢培东轻步走到门边,开了门向两边望了望,又关了门,返了回来:“我赞成行长的想法。我们从长计议。”

 

“没有时间从长计议了。”方步亭仍在激动之中,“崔中石刚回北平,孟敖就去见他了。现在徐铁英又找上门来。我们必须要当机立断了。”

 

谢培东:“当机立断,是应该当机立断了。”

 

方步亭一直睁大了眼盯着谢培东又坐下,将自己的椅子向前拖近了:“我想听听你的具体想法。”

 

谢培东的眼却虚望着上空:“木兰这孩子怎么回来了?”

 

方步亭这才听到远远的关院门的声音,接着是一层客厅推门的声音,接着果然是谢木兰平时快步上楼的声音。

 

“我去问问。”谢培东立刻走到房门边开了门,“这么晚了,怎么又回了?”

 

“我不想在那里,我愿意回来,不行吗?”谢木兰的声音十分负气,显然受了什么委屈,连父亲也不怕了。

 

方步亭十分关心地站了起来。

 

恰在这时,一层客厅的电话铃响了。

 

方步亭:“一定是其沧兄打来的,我去接。”

 

燕南园何其沧宅邸一层客厅。

 

何其沧很讲究,尽管是夏天,睡觉还是一身短丝绸睡衣,现在却在客厅打电话:“回家了就好。我当然得安排车子送她。没有别的事,她们的老师梁教授说了她几句,也是为了她好。很乱啦……是不应该去掺和东北学生的事。孝钰这几天我也不会让她去。你和培东兄跟她说说……是呀。我得去睡了。”

 

他的身后是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的梁经纶和站在另一旁的何孝钰。

 

何其沧挂了电话。

 

梁经纶走了过去:“打搅先生睡觉了。我送您上去。”

 

何其沧:“我还没有那么老。经纶,你再跟孝钰说说。也早点睡,不要说晚了。”说完自己拄着手杖上楼了。

 

梁经纶和何孝钰还是跟了过去,一边一个,搀着何其沧慢慢登上楼梯。

 

方邸洋楼一层客厅。

 

方步亭放下电话后,跟谢培东正准备上楼,徐铁英和崔中石已经从他的办公室门出来,步下楼梯。

 

“太打搅了。方行长!”徐铁英的步履竟这般轻快,面容也十分舒展。不知道是崔中石给了他满意的答复,还是他有意弥合刚才给方步亭惹来的不快。

 

方步亭只得迎了过去,望着跟在他身后的崔中石:“答应徐局长的事都谈好了?”

 

徐铁英十分专注地听崔中石如何回答。

 

崔中石:“谈好了。行长放心。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怎么干,最后我都会给行长一个负责任的答复。”

 

方步亭这才挤出微笑望向徐铁英:“只要给徐局长一个负责任的答复就行。”

 

徐铁英这时才接言:“步亭兄,上午的会议你我都明白。我会设身处地考虑你的处境。孟敖那边,还有孟韦,我都会关照。你信不信得过我?”

 

方步亭:“走,我们一起送徐局长。”

 

方步亭的手也就这么一伸,徐铁英立刻握住了,而且暗自用了一点儿力:“就送到院门口吧。”竟牵着方步亭的手,让人家把他送了出去。

 

跟在后面的谢培东飞快地盯了一眼崔中石。

 

崔中石飞快地还了一个眼神。

 

两人跟着送了出去。

 

燕南园何其沧宅邸一层客厅。

 

梁经纶和何孝钰这时又都从二楼回到了客厅。

 

梁经纶回头一望,何孝钰正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望着他。

 

“坐吧。”梁经纶轻轻说着,自己先在椅子上坐下。

 

何孝钰跟着在离他约有一米远的另一把椅子上并腿坐下了。

 

就是这种关系,微妙而又规矩。尽管梁经纶在何宅有自己的房子,何孝钰却从不单独去他的房间,有事情都是在这栋楼的一层客厅面谈。因此何其沧十分放心。

 

“你们今天确实不应该去和敬公主府。”梁经纶的声音低到恰好是楼上的何其沧听不到的程度,“形势非常复杂,你的责任又如此重大,从明天起,学生自治会的一切活动你都不要参加了,包括学生剧社的排演。”

 

“那同学们会怎么看我?”何孝钰轻声说道。

 

“这个时候还要顾忌别人怎么看你吗?”梁经纶严肃中透着温和,“不只是一万五千多名东北同学的事,现在是连北平各大学校的教授都在挨饿了。国民党还要打更大的内战,物价还要飞涨,他们一层层贪腐绝不会罢手。什么五人调查小组都是装门面欺骗人民的,只有方孟敖大队是一支可以争取的力量。我们就利用他们说的那句口号‘打祸国的败类,救最苦的同胞’!孝钰,你不是一直在追求进步吗?我现在不能跟你说更多,只能告诉你,让你去争取方孟敖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你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

 

何孝钰纯洁的眼对望着梁经纶深邃的眼。

 

“一个新中国就要到来!我们不能等着她的到来,也不只是迎接她的到来!新中国的到来,是需要许许多多的人做出无私的贡献和牺牲的。当她的步伐降临的时候,里面就应该有我,还有你!”梁经纶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眼中同时闪着光亮。

 

“我能加入吗?”何孝钰仿佛受了催眠,眼前的梁经纶被笼罩在一片光环中。

 

“你已经加入了!”梁经纶肯定地答道,“我现在只能这样告诉你。用你的行动证实你的加入!”

 

“需要多久?”何孝钰执着地问着。

 

“人民需要你多久就是多久。”梁经纶仍然说着不越底线的话,“到了那一天,我会让你看到你追求的理想!好吗?”

 

何孝钰的目光移开了,短暂的沉思。

 

梁经纶仍然紧紧地望着她。

 

“要是方孟敖真的爱上了我呢?”何孝钰突然抬起头,说出了这句惊心动魄的话!

 

梁经纶愣在那里了。

 

(连载完)

 

(注:《北平无战事》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本栏目版权归上海观察所有。不得复制、转载。栏目编辑:许莺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著名剧作家,小说家,历史学者。祖籍湖南邵东,生于湖南衡阳,长期从事历史学研究,舞台剧、电视剧和小说创作,曾任南开大学中国思想政治史研究中心兼职教授、北京大学产业与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副理事长。现任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专家学术委员会主任。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