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创新之城 > 文章详情
新院士访谈|李骏:有道题想了一年,盯着桌脚来了灵感,解决又用了两年
分享至:
 (31)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海华 2021-11-18 08:17
摘要:“如果说我过了创造力最好的时候,我是不承认的”

在你印象中,理论数学家是怎样的?

眼前的李骏,高大挺拔,思维敏捷,颇有儒雅之风。研究数学时,他会托腮想个半天,用妻子的话说是“呆若木鸡”。有时,他在办公室小黑板上解题,一块不够用,再噔噔噔跑到大教室。

这位复旦大学上海数学中心首席教授,今天新增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跟随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一起走进数学家有趣的世界,那里不仅仅有数字和符号。

【锲而不舍,总有下一个灵感来敲门】

这是一份耀眼的履历,总会让人联想到“天才”这样的字眼。

1978年首届八省市中学生数学竞赛第一名,1982年复旦大学本科毕业,1984年数学研究所获硕士学位,后师从国际知名数学家丘成桐,1989年获美国哈佛大学博士学位,1994年在国际数学家大会作45分钟邀请报告,2001年获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最高奖项——晨兴数学奖金奖。他解决了代数曲面上向量丛模空间理论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其结果被写入教科书,成为该领域的经典定理。

选择数学作为终身职业,除了兴趣,与李骏的性格也有关系。他自认为是一个内向的人,每次开学给学生们上第一节课,总是有点紧张,不啻为一个巨大挑战。但矛盾之处在于,“我喜欢显示自己出人意料、与众不同的一面。”正因此,对于数学热点问题他会等到大部分人知难而退后,才开始他的探索。


李骏在黑板前  黄海华摄

“灵感很重要,但它是否真的会来,不得而知。”李骏说。有道数学题他苦思冥想了一年,一直没有可行的解决方法。一天,他坐在办公室,盯着桌脚想了很久,灵感不知不觉就来了。他用了两个小时,兴奋地把框架想清楚,而最终完成这个构想,落笔成文,又花了整整两年时间。

灵感并不是每一次都会来敲门,“先死一次才能活过来”倒是让李骏更有体悟。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李骏与同事合作,隔三岔五就来一次脑力激荡,无奈遍寻不着方向,“走投无路”只能宣告放弃。但心有不甘的他们,锲而不舍,一个星期后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

【数学之美,只能用“震撼”来形容】

在李骏看来,如果用“曲高和寡”形容理论数学,倒也不为过。人们以为,数学家在一起,应该会有许多共同语言,但其实由于专攻的方向不同,数学家之间也犹如“隔座山”。

第一次见面的人听说我是数学家,几乎都会说一句,做数学好聪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连天都聊不下去了。”李骏笑着说。

数学之美可能常人难以理解,但在李骏眼中,数学的结构之美,不可思议,无法想象,不知如何向常人描述,只能用“震撼”来形容这种感觉。


李骏在办公室   黄海华摄

李骏的研究方向是代数几何。“几何更为直观,我们生活的这个空间就是几何,而代数是一个工具,一个方法。最早的时候,由于航海的需要,几何开始发展。后来,爱因斯坦告诉我们,空间不是平坦的,是弯曲的。现在,代数几何为人类探索微观世界起到了不可思议的作用。今天,数学的边界还在不断突破,很多东西有待数学家去发现。”

在数学家的世界,人们对时间和空间的直觉都被打破了,但一些奇怪的直觉又会出现。“对我来说,直觉很重要,尽管它不时会带错路。”李骏有些奇妙的直觉,但经常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犯了错误,“对于数学家来说,知道错在哪里同等重要。”

【“如果说我过了创造力最好的时候,我是不承认的”】

李骏现在还有一个身份,上海数学中心主任和上海国家应用数学中心联席主任。他本人研究理论数学,但他坚信数学应用于生活才是最高境界。

二战时,盟军调查战后幸存飞机的弹痕分布,决定在弹痕多的地方加强防护。然而,数学家亚伯拉罕·瓦尔德力排众议,认为更应该注意弹痕少的部位,因为这些部位受到重创后很难有机会返航,这部分数据被忽略了。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

即使在今天,作为科学的基础,数学的发展依然“牵一发而动全身”。比如,生物学界目前发展迅猛,但极其缺乏相应的数学工具。“作为数学家,我们依然任重而道远。”

仅在今年,上海数学中心就在世界数学四大顶尖期刊发表了5篇论文,其中就包括李骏与合作者关于镜像对称中一个重要猜想的证明。要知道,这四大期刊一年总共才发100余篇论文。

虽然承担了一些事务性工作,但李骏淡然地说,其他时间都用来研究数学了,生活很充实。对于他来说,一张纸一支笔,足矣。“如果说我过了创造力最好的时候,我是不承认的。”60岁的李骏笑了。

整天和数字打交道,李骏最喜欢的数字是25,因为从小居住在上海的山阴路大陆新村25号,在复旦大学的寝室号是125。

提及复旦大学,李骏言语中充满了感情。上大学时,他经常一个人自学,复旦一直给予了宽松的环境。后来为让他跟随丘成桐先生学习数学,谷超豪、胡和生先生又特批他提前硕士毕业。

“在国外的时候,我心里一直有个念头,有机会一定要回到祖国,如果回来,复旦是不二的选择。”李骏说。如今,他推窗可见江湾校区的日湖,有太阳的日子,湖面上波光粼粼。“在这里我将做出最好的数学。”

题图来源:复旦大学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