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读书 > 文章详情
【读书】用密码检字法接头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和平 2015-03-23 11:17
摘要:曾可达望着第一版一篇报道:“看着这篇报道。记住我说的数字,你们按数字记住每个字。”两个青年特工睁大了眼,专注地望着那篇报道。曾可达:“七、十三、十四、二十六、三十二、五十四、五十九、六十。”停住了。曾可达:“念出文字吧。” “方、同、志、明、天、到、北、平。” 两个青年同时轻声念完,立刻露出佩服的目光,“他们是在用密码检字法接头!”

 

崔家外,东中胡同口。

 

那孙秘书好纪律。站在街口,长袖中山装上边的风纪扣依然系着,一任脸上流汗。

 

司机买来了煎饼果子,孙秘书接过来,仍然向两边看了看,无人关注,这才慢慢地嚼起了煎饼。

 

突然,那孙秘书停了手,咽下了口中的煎饼,盯向已经开到离自己这辆车约五米处的一辆军用吉普。

 

他看清了正在减速的那辆吉普,开车的人竟是方孟敖!

 

方孟敖的车果然在孙秘书的车对面的胡同口街边停下来。

 

从副驾驶座上走下来的是陈长武。

 

方孟敖熄了火拿着钥匙从驾驶车门下来了。

 

孙秘书连忙将没吃完的煎饼递给司机,快步向方孟敖迎来,举手便行了个礼:“方大队长来了?”

 

方孟敖随手还了个礼:“北平分行的崔副主任是住在这里吗?”

 

“是。”孙秘书答道,“刚到的北平,刚进的家。”

 

方孟敖:“你们接的?”

 

孙秘书:“是。我们局长说了,五人小组会议决定,由我们北平警察局协助方大队长查账。”

 

方孟敖深望了他一眼:“那就好好协助吧。崔副主任家是哪个门牌号?”

 

孙秘书:“报告方大队长,东中胡同二号,也就是进胡同靠左边第二个门。”

 

方孟敖向胡同走去,也就走了几步,又停下了,回头望向孙秘书。

 

孙秘书连忙又走了过去。

 

方孟敖:“崔副主任回家多久了?”

 

孙秘书看了一眼表:“一刻钟吧。”

 

方孟敖走回车边,掏出了雪茄,陈长武立刻打燃了火机。

 

方孟敖吸燃了雪茄:“让人家洗个澡吃了饭我们再进去问话吧。”

 

那孙秘书听他这般说,不禁又看了一眼手表。

 

方孟敖:“怎么?还有谁等着见崔副主任?”

 

 

顾维钧宅邸曾可达住所外。

 

五人小组每个成员的住所都派有四名警卫,院门阶梯边两位,通往住所的两边路口各站着一位。

 

一个中央军的军官,就是昨晚开车来接曾可达的那个军官,带着四名警卫来了。

 

路口的警卫、阶梯边的警卫同时行礼。

 

那军官:“换岗了。你们回营吃饭吧。”

 

原来的四名警卫:“是!”放下了手,迈着军步走了开去。

 

那军官使了个眼色,两个警卫立刻在东西路口站定了。

 

那军官这才望向另外两个警卫:“跟我来吧,长官正在等你们。”

 

这两个警卫竟是沿路跟踪崔中石的那两个青年特工!

 

门口是那个军官在站岗。

 

客厅顶上一个很大的风扇停在那里,并没有开动。

 

两个青年特工进去一眼就看见,曾可达正坐在沙发上看材料,手里拿着一把折扇在扇着。

 

两个青年特工同时并步行礼:“可达同志,我们来了。”

 

曾可达抬起了头,望见两个人的帽檐下都在流汗:“辛苦了。热就把风扇开了吧。”

 

两个青年特工同时答道:“可达同志,厉行节约,我们不热。”

 

曾可达站起来:“也不省这点电。”亲自过去开了风扇的开关。

 

风扇转了起来,立刻满室生风!

 

“坐吧。”曾可达坐回沙发上。

 

两个青年特工各端着一把椅子在他对面的茶几前轻轻放下,笔直地坐着。

 

“说说情况吧。”曾可达收拾好了材料,用一个茶杯盖压着,开始专注地听两人汇报。

 

一个青年特工从身上拿出了那一卷《大公报》双手递给曾可达:“到德州站的时候上来一个人,给了崔中石这份《大公报》。崔中石从第一版看到了最后一版。我们怀疑这是他们接头的方式,秘密就在这份报纸上。”

 

曾可达只瞄了一眼那份报纸的第一个版面,就没有再看,只问道:“你们研究了吗?”

 

另一个青年特工答道:“每个版面都看了,没有任何字迹,也没有任何记号。”

 

曾可达:“那就不要看了。”

 

一个青年特工:“我们认为,崔中石如果是共党,共党组织的指示就一定在这份报纸上。请可达同志斟酌。”

 

曾可达望向二人:“那我们就一起来斟酌一下吧。”把报纸摊在茶几上。

 

两个青年特工站起来,走到曾可达那边,一起低头看着报纸。

 

曾可达望着第一版一篇报道:“看着这篇报道。记住我说的数字,你们按数字记住每个字。”

 

两个青年特工睁大了眼,专注地望着那篇报道。

 

曾可达:“七、十三、十四、二十六、三十二、五十四、五十九、六十。”停住了。

 

两个青年对望了一眼,有些明白了。

 

曾可达:“念出文字吧。”

 

 “方、同、志、明、天、到、北、平。” 两个青年同时轻声念完,立刻露出佩服的目光,“他们是在用密码检字法接头!”

 

“是呀。”曾可达感叹了一句,“不要研究了,一万年也研究不出结果的。”

 

突然,电话铃声响了。

 

曾可达站了起来,两个青年特工便自觉地想退出去。

 

“你们坐。”曾可达走过去接电话,听了一会儿,“方大队长有权力去崔中石家,你们不许干涉。关注那个孙秘书的动向就行。”放下了电话。

 

一个青年特工:“可达同志,正要向您报告,火车到站后有两辆车开到了站台上接崔中石。一台是北平警察局的吉普,一台是奥斯汀小轿车,像是北平分行的车牌号。方孟韦和徐铁英的秘书亲自接的崔中石。”

 

曾可达站在那里,想了想,然后对两个青年特工:“坐吧。给你们布置下一步的工作。”

 

“你找哪位啦?”叶碧玉开了院门,望着眼前这位挺拔的飞行员军官,满脸防范。

 

方孟敖站在门外,当然知道这个开门的就是崔中石的夫人,目光便流露出诧异:他想象中的崔夫人是个知识女性,而眼前站着的分明是一个典型的上海弄堂女人。

 

方孟敖更得礼貌了:“请问是崔副主任的夫人吗?我叫方孟敖,崔副主任经常到杭州看我。”

 

“哦!”叶碧玉这一声有些夸张,却是由衷发出来的,“侬就是方大公子啊!快进来,中石呀,中石!方大公子来啦!”

 

崔中石在北屋门口的目光!

 

方孟敖在院门内的目光!

 

叶碧玉关院门的动作似乎因两人目光的凝固,比正常的速度慢了一半。

 

院门关上了,闩上了。

 

方孟敖大步向崔中石走去。

 

崔中石缓慢地向方孟敖迎来。

 

叶碧玉动作更快,超过了方孟敖:“快到屋里坐,我去切西瓜。”说话间已从崔中石身边进了北屋。

 

方孟敖和崔中石在院内站住了,相顾无言。

 

突然,方孟敖不再看崔中石,眼睛大亮,擦肩走过崔中石,向北屋门走去。

 

北屋门边,左边大儿子趴着门框,右边小女儿趴着门框。

 

两双好奇的眼都在看着这个仿佛比院内那棵槐树还高的叔叔!

 

方孟敖在北屋门口站住了,弯下腰:“你是平阳,你是伯禽。”

 

两个孩子仍趴在门框边,先后点了下头。

 

崔中石过来了:“这是方叔叔。还不叫方叔叔好?”

 

大儿子伯禽、小女儿平阳这才站直了身子,同时行着当时学校教过的流行鞠躬礼:“方叔叔好!”

 

方孟敖两手同时插进了裤兜,抽出来时向两个孩子同时摊开,手掌心里各有一把美国巧克力!

 

太奢侈了!伯禽和平阳目光大亮,却没有立刻去接,同时望向父亲。

 

崔中石:“还不谢过方叔叔?”

 

“谢过方叔叔!”两个孩子都是用两只手才将方孟敖掌心中的两大把巧克力拿完。

 

崔中石:“回房间去,做作业。”

 

两个孩子又十分礼貌地说了一句:“谢谢方叔叔!”小跑着高兴地奔西屋去了。

 

叶碧玉显然切好了西瓜来到了门边:“方大公子先坐,你们谈,我去沏一壶西湖龙井。今年的新茶,中石几次吵着要喝,我一直没有开封,就知道留着有贵客来。”

 

果然唠叨。

 

方孟敖今天好耐心,连说了好几声:“谢谢!谢谢!谢谢了……”

 

“还不陪方大公子进屋坐!”人已经向西屋走了,那叶碧玉还在唠叨,“你个金库副主任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的……”

 

崔中石望着方孟敖苦笑了一下。

 

方孟敖回以爽朗的一笑。

 

两人这才进了北屋的门。

 

暮色悄然苍茫,院子里那棵槐树上空出现了几点归巢的鸦影。

 

和敬公主府大院。

 

越来越多的乌鸦在暮色中归巢,不是落在崔中石家小院那棵槐树上,而是在一大片浓荫的大树上空盘旋。给人一种平常百姓鸟,飞入帝王家的感觉。

 

可这时旧时的帝王家却聚集了比平常百姓生活还惨的东北流亡学生。

 

方孟敖将住所让给了他们,可入学依旧是梦想,吃饭也还是没有给解决。

 

迫于压力,北平市民食调配委员会运来了几卡车饼干,发到每人手里也就只有两包。许多人都聚集在院落里,分外地安静,因为梁经纶来了,还有好些燕大学生自治会的同学也来了。

 

何孝钰、谢木兰也被燕大的同学叫来了,这时悄悄地站在院子的角落,掩藏在东北同学的人群中。

 

梁经纶站在一座宫门建筑的石阶上,他的身边站着好几个健壮的男学生,这几个男学生中出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竟是昨天晚上骑自行车护送曾可达的那几个青年,隐蔽的中正学社特务学生!

 

“我们很内疚!”梁经纶对着无数双渴望的眼睛说话了,“还是没有能给你们争取到入学的合法身份,甚至没能给你们争取到每天半斤的粮食。”

 

一片鸦雀无声——严格地说,只有归巢的鸦雀在树上鸣叫的声音。学生们仍然安静地在等着听梁经纶说话。

 

梁经纶接着说道:“没有什么救世主了!同学们,要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全靠我们自己!”

 

“反对腐败!”一个东北学生带头喊起了口号。

 

“反对腐败!”许多声音跟着喊了起来。

 

——“反对内战!”

 

“反对内战!”

 

——“反对迫害!”

 

“反对迫害!”

 

树上的鸦雀都被惊得满天飞了起来!

 

梁经纶双手下压,示意学生们安静。

 

大家“三反”以后,又安静了下来。

 

梁经纶:“但是,我们还是要相信,有更多有良知的人在关心你们。许多德高望重的民主人士在关心你们,当局也有正义的人士在关心你们。你们为什么能住进这座住所,北平青年航空服务队就有正义心!他们如果真心反贪腐反迫害,我们就应该以百倍的真心欢迎他们!协助他们!”

 

“请问梁先生,我们怎么协助他们?”是那天代表学生和方孟敖对话的那个东北学生在发问了。

 

“我们懂经济,可以帮他们查账!”大声嚷出这句话的竟是谢木兰!

 

许多人都向谢木兰的方向望去。

 

何孝钰想要阻止谢木兰已经来不及了。

 

梁经纶也一惊,这才望见了何孝钰和谢木兰,飞快地盯了她们一眼,接着向身旁一个学生使了个眼色。

 

那学生当时没动,但已做好走向何孝钰、谢木兰的准备。

 

梁经纶不再看何孝钰和谢木兰,向着人群:“至于怎样争取我们的合法权益,最重要的是两条:第一,同学们不能再用自己的血肉之躯跟枪弹对抗;第二,我们怎样协助北平青年航空服务队把当局的贪腐真正地揭露出来!你们商量一下,每校选出一个代表,十分钟后到后面的房间,我们开会。”

 

底下立刻人声纷杂起来。

 

那个收到梁经纶眼色的学生这时已悄然钻进人群,向何孝钰、谢木兰挤去。

 

未完待续……

 

(注:《北平无战事》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本栏目版权归上海观察所有。不得复制、转载。栏目编辑:许莺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著名剧作家,小说家,历史学者。祖籍湖南邵东,生于湖南衡阳,长期从事历史学研究,舞台剧、电视剧和小说创作,曾任南开大学中国思想政治史研究中心兼职教授、北京大学产业与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副理事长。现任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专家学术委员会主任。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