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上海屋檐下 > 文章详情
寻找手工艺人 | 上海少女景德镇学艺10年,改变人生轨迹
分享至:
 (16)
 (18)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周楠 2017-01-08 17:56
摘要:她的微型瓷雕作品《骑鹿老者》并非艳惊四座,却自有一份耐得住细品的温润雅致。这个高度不过12.5厘米的作品,配有红木底座,精细地刻画出高士瑶池赴宴的场景:坐下神鹿昂首急蹄,高士葆衣博带,不徐不疾。既可以安置于架上案头,也可以把玩于股掌之间。


2015年,陆佳颖在景德镇待了10年后被父母“揪”回上海。母女相见的一刹那,母亲有句话没忍住:“你怎么穿得这么土?”


母亲的记忆回闪到女儿去景德镇那年。18岁的陆佳颖是典型的上海都市少女,爱逛街爱打扮,还有点小叛逆。因为学美术,也有出去闯的心愿,高中毕业后便考入景德镇陶瓷学院学习雕塑。


谁也没想到,陆佳颖在景德镇特别待得住。读完本科读硕士,之后还在当地开了工作室。父母希望她回上海过“常人”的生活,她就提一个要求,“让我继续做陶瓷雕塑这一行。”


眼前的陆佳颖,文静质朴,在上海开了间陶瓷雕塑的工作室。关上窗户,喧嚣褪去,她便在自己的小天地里雕刻、上釉、烧窑,不亦乐乎。
 


谁在都市里静心学艺

陆佳颖工作中。

记者见到陆佳颖的时候,她正在永嘉路上一间茶馆教学。房间里安静得可闻针落。


陆佳颖当天教的是金缮修复。一位学员正在她的指导下,修复一只破损的紫砂茶壶。陆佳颖介绍说:“金缮就是用纯天然材质修补残缺器物的一门技艺。金缮修复有很广的适用范围,用作瓷器和紫砂器居多,也可用作竹器、象牙、小件木器、玉器等。”


这是陆佳颖在瓷艺的主业之外,延伸学习的一门技术。从已经修复好的一些瓷器来看,原来破损的地方,不仅完美粘好,还多了一层金漆的装饰效果,别具一格。不过,这样的修复周期一般至少要两个月,最后金漆的部分大约5天可以完成,之前漆的基础部分要花半个月左右,这些工作隐藏在光鲜的外表之下,不容易觉察到。


“金缮的本意在于,面对不完美的事物,用近乎完美的手段来对待。”陆佳颖说,“每个器物都是有生命的,从被制作出来,到被人使用,难免磕磕碰碰,就好像一个人的生命历程里总会遇到一些事。与其掩盖,不如坦然接受,化残缺为美,由此获得升华,反而达到更高的境界。”


她每周在这间茶馆教学,坚持了一年多。学员来自各行各业,从企业高管到退休阿姨。很多人完全是出于兴趣爱好,也有很多人坦言为了静心解压。当天的学员小金是一家医药企业的管理人员,他学习了一段时间感触很深:“手工艺有一种让人更踏实的感觉,作品就像带着创作人的体温。而平时在科研中,每个人更像庞大系统中的螺丝钉。当我遇到项目难题时,特别喜欢做这样繁琐的手工艺,人顿时便能安静下来,容易找到灵感。”

 


脱离现代社会的10年
 

金缮修复的瓷器。

陆佳颖的静心蜕变,则发生在景德镇的10年间。


她还记得刚去时,因为听说那里物质贫乏,自己几乎背上了所有的日用品。彼时,景德镇的土路才刚铺上沥青,周围有一个小小的超市已经让她心满意足。


住了一段时间后,这位上海少女却迷上了这里的原生态。“上课之余,我和同学会去古窑址里挖些瓷器碎片,去山上采竹笋,去河里游泳。满城的陶瓷,更是让我着迷。这个很少商店、没有娱乐设施的地方,看起来离现代社会很远,却离人的心灵更近。”


她的导师很照顾她,经常让她参与项目。毕业后,她也和不少同学一样选择留下,与两个同学合伙开了间工作室,设计陶瓷器皿、摆件等。由于来当地采购瓷器的人非常多,加工厂也多,所以工作室设计的产品一直销量不错。


回到上海后的陆佳颖,至今表现得“跟不上趟”。当别的女孩买包包、买化妆品、吃各种美食的时候,她却背着布包,认为“饭吃饱便可”,攒下一点钱就去买做瓷艺的工具、机器,要不就是收藏一些古玩。


对于当初被认为“穿得土”,陆佳颖更是毫不在意:“这些是可以补回来的,但人内在的态度和性情可能更关乎生命的体验。”
 


小小工作室何处可容
 

骑鹿老者。

前阵子,陆佳颖偶然得知上海正在举行“市民手工艺大赛”,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参加了比赛。


她的微型瓷雕作品《骑鹿老者》并非艳惊四座,却自有一份耐得住细品的温润雅致。这个高度不过12.5厘米的作品,配有红木底座,精细地刻画出高士瑶池赴宴的场景:坐下神鹿昂首急蹄,高士葆衣博带,不徐不疾。既可以安置于架上案头,也可以把玩于股掌之间。


陆佳颖介绍,这个作品用时差不多4个月。先在纸上画出草图,之后完成泥稿,不断调整造型,再用石膏翻模,接着将不同部位切下,用泥巴印出坯,拼接起来刻画细节,然后晾干,在窑炉里低温素烧后上釉,最后高温烧,方能完成。


一般来说,烧窑时的次品率在20%左右,所以这个步骤中温度、火候等把握都非常关键。但也正因为此,造就了手工艺人独一无二的耐心。“重做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习惯的事情,不会特别焦虑。”


尽管目前在上海的工作室只有陆佳颖一个人,但是电窑炉、喷釉机等大大小小的设备却一样都不能少。因为房租的原因,她只能选择郊区,又因为上海及周边很少有相关的加工厂,她常不得不往返于上海和景德镇之间。


陆佳颖的同学很多选择了当老师,她却担心荒废了手艺,坚持开工作室。而据她所知,在上海,除了一些体验性的陶吧之外,这样的陶瓷艺术工作室几乎没有。目前的她刚刚起步,仅仅勉强维持生计。


“我愿意背水一战。”这位上海姑娘倔强地说。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图片编辑:苏唯

  相关文章
评论(18)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