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法治 > 文章详情
外滩街道征收难题不断,弄堂里设了个“神秘”的工作站
分享至:
 (53)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雪妍 2021-09-23 17:56
摘要:征收工作要顺利开展,离不开法治保障。

“拖一拖能拿到更多钱吗?”“不能,当然不能!”

“我们要怎样了解政策?”“应该先后仔细研读并确认《房屋征收与补偿测算单》《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结算单》这三类文件。”

“我家房本上有三个人,两个人都签了,还有一个没签,我们已经搬走了,还能拿到搬迁费吗?”“这种情况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黄浦区旧改量大、任务艰巨,在推进城市更新过程中,诸如此类的法律问题层出不穷,征收工作要顺利开展,离不开法治保障。

9月22日,在市司法局组织的以“法治护航,城市更新”为主题的“基层行” 走访中,记者了解到,针对旧改征收,黄浦区不仅建立了多元纠纷化解机制,还引导人民调解员、社区律师和退休法官、志愿者等力量参与纠纷调解,把矛盾纠纷解决在始发阶段。

弄堂里的“审判庭”

8月19日,外滩城市更新巡回审判(调解)工作站正式成立。成员以黄浦法院民庭共有纠纷审判团队为主,每周三下午以工作站为中心,在外滩街道各社区巡回办公。

22日下午,记者进入宁波小区,穿过窄窄的弄堂和浓厚的树荫,见到了工作站负责法官王蓓蕾。她正和同事一起为两位居民解答关于违法建筑租赁的问题。王蓓蕾风风火火,嗓门很大,用她的话说,案件太多了,成立工作站,就是把法官的案桌移至旧改一线,将旧改有关的司法服务主动送到居民身边。

她给记者细数:“家庭内部征收补偿利益分割共有纠纷,也就是常说的征收纠纷,我院的这类案件,2017年仅135件,2020年就激增到了1169件,增长率765.93%,今年1月到6月,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1623件,增量非常大。”

“真假”承租人、离异夫妻问题、残障人士监护人问题……王蓓蕾从业三十多年,遇到了各式各样的情况。在她看来,家庭矛盾复杂、诉求问题多,传统司法路径耗时长、花费大、极易导致家庭关系破裂。工作站的建立,是运用非诉讼机制,提前介入,着力从源头上解决矛盾纠纷,充分发挥审判(调解)职能,真正把矛盾纠纷解决在始发阶段,解开居民心结,减少诉讼成本。 

据介绍,工作站主要的工作内容包括为居委干部和志愿者提供法律实务培训、开展法律宣讲和咨询服务化解矛盾纠纷。目前,已累计开展咨询活动5次,接待来访居民47户,咨询人数113人次。

普法加自治,矛盾化解

宝兴里社区是历史风貌保护区,但户均居住面积12.6平方米,旧区改造一直是居民所盼。2020年疫情期间,宝兴里的旧改工作不但没有停步,反而用172天实现了1136证居民100%自主签约、100%自主搬迁,创下了上海中心城区旧改居民自主签约、自主搬离的新纪录。

要说秘诀,就挂在宝兴居委会的办公室里,那就是“宝兴十法”,包括:一线工作法、精准排摸法、党员带动法、危中寻机法、平等交流法、循序渐进法、钉钉子法、换位思考法、组合拳法、经常联系法。

“宝兴十法”的核心在于时刻把群众放在心上,有效汇集和调动多方资源为群众解难题,促和谐。经过不完全统计,不愿意签约的居民中,近90%都是因为家庭动迁款分配不均,导致无法达成一致意愿。针对这一情况,外滩街道组建了由律师、人民调解员、志愿者组成的工作小组,在一轮征询阶段,向居民宣传动迁法规,尤其针对监护权、继承权等居民反映比较多的法律问题进行专题讲座;二轮征询开始后,区司法局又安排了一批专业素质好、沟通能力强的律师在居委定时坐班,接受法律咨询。

另外,居民自治也是化解矛盾的重要方式,自治团队除了社区干部中“法律明白人”“法治带头人”,还有居委社工、社区党员、居民中的律师、志愿者等。

蔡惠德今年75岁,是外滩街道福州路地块旧改征收的居民,在旧改签约之余还主动参与居民区自治项目“社区微调解——话长短化家事”,成了一名志愿者。除了主动关心、支持和参与旧改征收工作,他还积极向居民广泛宣传政策,并将从居民中了解到的情况及时向居民区党组织反映。

蔡老原本住在新建社区,一家人在18平方米的小屋里生活了近20年,房子越来越旧,生活设施也越来越破败,现在,他已经搬去了86平方米的新房,对新的居住环境也很满意。此次参与了整个征收过程,他说:“依法征收,征的是老旧的房屋,收的是老百姓的心。”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刘雪妍 题图来源:本文照片 均 市司法局提供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