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海外惊奇 > 文章详情
他们都不用钱也没有钱包(一)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骏骏 2016-12-27 19:50
摘要:吃晚饭了,大锅饭果然名不虚传。每个人自取各自所需的饭菜汤水甜品水果,那天的主食是牛肉盖浇饭,还有蔬菜鸡蛋酱菜酱汤等等,品种不算丰富,但是营养足够,关键是所有的食材都是村里自产的。吃了饭去公共浴室,才发现除了吃,穿的洗的也是集体化的。浴室隔壁就是大洗衣房。洗了澡自己把换下的衣服分门别类投入相应的小窗口。村里专人统一洗涤,然后折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入每个人的更衣箱里,所有衣服袜子上都有号码标签的。村里还有服装店,备有各种尺寸款式的服装供村人选用。这样的生活真是太简约了。

 

一,从神奇传说到亲眼目睹

 

早就听说日本有一个叫山岸会的组织,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在日本各地搞起了试验田,而且星星之火经久不息还蔓延到国外,现在全日本大大小小的有三十几块试验田了。资本主义国家里的一个神奇的传说。十年前,在东洋镜网站上同学们对这个话题议论纷纷,那时跑出来一个叫老三的网友,她说你们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带路。

 

原来老三留学时代曾经在三重县的试验田发源地打过工,跟村子里的村民们也就是村人关系很好。骏骏和老三约了十年,终于成行了,主要是我离开那里500公里有余,当然还有许多身不由己的借口。老三已经回国发财了,最近正好来日本办点事,特意延长滞留日程力邀我去看看。那天约好下午三点在丰里实显地的村口碰头,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老三。

 

丰里实显地村口

村口有一块大牌子,上书“山岸主义社会 丰里实显地”。丰里,是村名,实显地,也就是试验田。后来老三跟我说,那个显字,也有中文显示的意思,骏骏想想也对人家是有本钱显摆一下嘛。日本人通常用他的创始人山岸先生的名字称之为“山岸会”。看到网上说,山岸会还有另外一种理解,山,就是崇高的目标,岸,就是理想的彼岸。

 

山岸会成立于1953年,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山岸先生的带领下集合起来,大家贡献出自己的所有财产实现共产。当时的主业就是养鸡种稻,自给自足。山岸式养鸡法的道理很简单,大规模养鸡,鸡粪用于耕地,免用化肥促使水稻增产,稻壳米糠作物根茎等作为再生饲料循环使用,养鸡业与水稻增产相互促进。那时具有这种理念是不是很环保很先进啊。

 

同时,如同养鸡与种稻互相协调一样,他们强调人与人关系的友好相处,共同繁荣。山岸会的理念是建设“不需金钱、关系和蔼、幸福快乐的村庄”,创建农村模式的真正符合人类幸福理想的社会。他们始终遵循创始人的理念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现在,山岸模式村庄,各地规模不一,既有几个家庭组成的小村,也有400余人组成的大村。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一直想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见证一下传说,今天终于我来了,当老三带我见了村里负责接待工作的沖永夫人稍微寒暄了几句以后,骏骏就迫不及待地想去村子里转转看看。出身东京的长泽桑开着车子带我们开始在村子里巡视。村子里所有的车子是集体所有的,一看旁边的加油站也是免费的,哦他们都不用钱也没有钱包。

村子里的养牛场

村里有大规模的养牛场,有肉食牛和奶牛,肉制品奶制品蔬菜水果粮食自己村里吃不完了,可以在村口的大超市里出售,还可以在市场上流通,或者和山岸会其他地区的村人交换农产品。丰里实显地有1400头奶牛,占全国实显地总数4000头奶牛首位,日产鲜奶20吨。肉食牛1600头,品种为日本但马牛。村人开发出自己的堆肥技术,用猪牛粪尿加工而成的肥料与附近农户交换麦秸稻秸作成饲料,周边施用他们所提供的堆肥农田面积达200公顷。我问长泽桑你们的但马牛是不是也喝啤酒听音乐啊,长泽桑说没有啊我们的牛也是很朴素的哦。

 

正是橘子丰收的季节,偌大的橘子田,就米山桑一个人在照看,这个来自长野的村民,入伙前是在饭店里做寿司的,现在是个快乐的果林看护人。我说你是否忘记怎么做寿司了?哈哈他笑了不会不会,村里每年还有寿司大会,到时候我就发挥手艺了。他如数家珍地介绍不同品种的橘子,让我们一个一个品尝,把所有品种吃遍害得我火气大旺鼻子发红。

种橘子的米山桑

吃晚饭了,大锅饭果然名不虚传。每个人自取各自所需的饭菜汤水甜品水果,那天的主食是牛肉盖浇饭,还有蔬菜鸡蛋酱菜酱汤等等,品种不算丰富,但是营养足够,关键是所有的食材都是村里自产的。吃了饭去公共浴室,才发现除了吃,穿的洗的也是集体化的。浴室隔壁就是大洗衣房。洗了澡自己把换下的衣服分门别类投入相应的小窗口。村里专人统一洗涤,然后折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入每个人的更衣箱里,所有衣服袜子上都有号码标签的。村里还有服装店,备有各种尺寸款式的服装供村人选用。这样的生活真是太简约了。

吃大锅饭的食堂

公共浴室和更衣室

晚上我们去村干部沖永家拜访的时候,验证了他们的家庭布置确实相当简洁,榻榻米的小屋,一个沙发一个日式茶几,还有就是一个小书柜了,家里连冰箱衣柜什么的都不用啊。有点像从前大学生宿舍的样子,厕所厨房都是公用的。老三从车子里拿出事先准备的啤酒和零食,沖永夫妇拿出当地的土特产招待我们,我们边吃边聊,往事如烟,沖永桑说当年大三辍学就入了村,一晃五十年过去了。

 

这就是我亲眼目睹的他们生活的衣食住行。服装统一领取,洗涤,保管;食堂每日供应午餐晚餐两次正餐,休息室里备有牛奶面包饼干巧克力水果等等随时随意可以自己取用的;每家每户的住房简单实用,据说以前小孩也是统一抚养的,现在已经改为普通的家庭生活;外出活动可以申请费用申请用车……理论上讲你所需的一切通过申请都可以得到相应的满足。

拜访村干部沖永夫妇家

那天下午,长泽桑带我们在村子里前前后后兜了一圈,最后到了村里最高点一个山坡上,当他自满地指点小社会历数大事件之时,骏骏还是忍不住问长泽桑,面对这几十年外部世界的急剧变化,尤其是因特网智能手机的冲击和诱惑,年轻一代真的就耐得住寂寞?

(待续)

(本文编辑朱蕊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概念图) 内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图片编辑:项建英)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