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浦江眼 > 文章详情
​品区•五年 | 崇明:“老白酒”的后劲在哪里
分享至:
 (14)
 (8)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茅冠隽 2020-12-07 06:31
摘要:一张蓝图“绘到底”之后又“干到底”,生态红利如经典的崇明老白酒般,逐渐散发出愈发醇厚悠远的香气。

【小编说】

一言难尽的2020年快要到头了,上观新闻一年一度的“品区”时间也到了。

这一年的上海16个区,受到过冲击,遭遇过挫折,也创造了不少奇迹。这一年还为过去的五年划上一个句号。“十三五”收尾了,“十四五”要来了,新的征程开始了,每个区都有它的跑道,这个节骨眼上,每个区都在全力奔跑。

今年末的“品区”,我们品的是五年。往回看,是为了往前看。老规矩,一个区,一个关键词,我们不怕一言难尽。

站在“十三五”的末尾回看这五年,上海今非昔比。这些年谈及上海中心城区,“天花板”“紧张”“瓶颈”这些词频现,就像一个束手束脚的中年男人;而谈及郊区,多的却是“留白”“战略”“空间”之类充满活力和想象的词,就像一个刚考上大学的后生。这五年,显然是上海郊区发展的黄金窗口期。

在这黄金窗口期内,郊区的变化都很大,崇明区也是如此。崇明这五年发展的神奇之处在于,你可以认为它变化最大,也可以认为它什么也没变——生态立岛,一张蓝图“绘到底”之后又“干到底”,生态红利如经典的崇明老白酒般,逐渐散发出愈发醇厚悠远的香气。

从“鹤立鸡群”到“合群”

崇明和当地的知名土产——老白酒一样,这五年里解决了一个非常关键却又被多数人忽视的问题:身份认同。

老白酒,以前离开崇明是没什么知名度的,坦白讲市区人不怎么喝,出了上海更是知者寥寥,这几年通过改进工艺、加大营销力度等手段,才逐渐解决了身份认同的问题,打响了品牌。而崇明这个地方本身,以前也有严重的身份认同问题。

“上海这么多区县,别人都叫区,只有崇明是那个县。崇明人去市区,从来不会说‘去市区’,说的都是‘去上海’。崇明就像美国的阿拉斯加、非洲的马达加斯加一样孤悬海外,人们在身份认同上的尴尬感根深蒂固。”2015年末,崇明一位领导对笔者说了这番大实话。

要解决这个身份认同问题,最立竿见影的办法就是改名字——撤县设区。对这件事,崇明人期盼了几十年。事实上,早在21世纪初上海就给国务院上报过方案,但当时各方面条件没有成熟,国务院并未同意。

2016年7月22日,上海市委、市政府举行“崇明撤县设区”工作大会,标志着县级行政建制在上海成为历史。不少崇明人戏称,伲崇明不但变“高档”了,更重要的是变“合群”了:终于从字面意义上进一步融入了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不再“鸡立鹤群”了。

当然,对上海而言,对崇明未来发展而言,崇明撤县设区的好处绝不只是字面意义的改变,其深远意义在于:有利于落实国家发展战略,增强上海国际竞争力;有利于增强城市辐射能力,推动长三角和长江经济带加快发展;有利于上海在更高水平上统筹城乡建设,提升城市发展整体水平;有利于加强崇明生态岛建设,提升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

东平国家森林公园。黎军 摄

从“现代化”到“世界级”

身份认同问题一旦解决,不论是人还是一个地区,自信心就会油然而生。而通过世界级生态岛建设,崇明这五年也越来越自信——坦白讲,这些“自信”,崇明以前是不太有的。生态立岛这条路,和老白酒一样,好喝、绵柔、后劲大,需要久久为功才能看到效果,才能逐渐自信起来。

这些年崇明几乎已成生态的代名词,崇明即生态,生态看崇明。但是,崇明与生态并不天然联系在一起,崇明找到生态发展这条路经历了不断摸索、不断碰壁、不断尝试的曲折过程。新世纪以来,崇明也险些出现发展战略上的“动摇”。

一次是2009年,长江隧桥通车时。当时人们感觉崇明和浦东的距离突然近了,而且上海世博会前夕黄浦江沿岸有一批产业需要转移,距离近、岸线资源丰富的崇明自然成了“香饽饽”,一些造船厂、拆船厂的老板在岛上到处打听能否落户。还好崇明最终抵制住了这种“诱惑”,心气慢慢平静下来,环保部门一年就“弹飞”几十个项目。

另一次是2011年,崇启大桥通车时。当时崇明南北都被打通,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变成了沟通上海和启东、海门的枢纽,人们又觉得大搞经济发展的机会来了。不过崇明最终还是显示出相当的定力,相关部门婉拒了一批高能耗高污染企业,还曾谢绝了几个主题乐园项目。

“一张蓝图干到底”,说说容易做起来难——扪心自问,你能抵挡住上面两次产业经济“发展”的诱惑吗?这种“动摇”,归根到底还是对生态立岛战略的不自信。真正让崇明人对生态立岛之路自信起来的,是“世界级生态岛”目标的提出。

在“十三五”之初,崇明提的目标是建设“现代化生态岛”。到2016年底,上海市政府发布《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举全市之力推进世界级生态岛建设,这才首次提出了“世界级生态岛”的建设目标。

“世界级”的要求显然比“现代化”更高。崇明建设世界级生态岛,不仅是指在绿化率、水环境质量、空气质量等单项指标方面达到世界级,而是各方面综合起来要达到世界级标准。这种对标是集成式的,而不是对照某个岛屿、某套指标体系“依样画葫芦”。这也意味着,崇明的眼界和格局更高了。

自信一方面来自眼界和格局的拓展,另一方面来自市级层面的大力支持。市领导曾说:“崇明要做的事情,只要和生态岛建设有关,那就不是崇明的事,是全上海的事。”

举全市之力建设生态岛,崇明自然也要为全市乃至全国服务。如今的崇明,早已从孤岛变成城市之岛、从上海的“后花园”变成长三角城市群的“大花园”和“中央公园”、从上海远郊变成长江经济带和沿海大通道交汇的中枢,承载着服务国家战略、监测长江经济带生态发展“晴雨表”、守住上海未来发展战略空间的使命。崇明是上海的生态屏障,有重要战略地位,作用独一无二。如果上海是一首曲子,崇明就是华彩段。它并不直接在经济数据上凸显,却能在意想不到之处给人惊喜。

崇明的初春。袁德庆 摄

播种的人们。龚胜平 摄

从“粗放型”到“精致型”

除了眼界和格局更高,崇明在通往“世界级生态岛”的路上,也正悄然从“粗放型生态”变成“精致型生态”。

这些年,关于崇明的生态建设,崇明干部有不少“金句”——农业,要“产值有限但价值无限”;农产品,“坐着卡车出去没腔调、坐着轿车出去才有腔调”;生活,要能“在稻田边喝咖啡,躺在草地上看星星”。这些“金句”的背后,是一个坚定的信念:崇明要实现的目标是让都市人过上乡村般的田园生活,让生活在乡村的人享受到城市的生活品质。开心农场,乡村酒店,精品民宿,“两无化”(无化学肥料,无化学农药)大米……崇明这些年推出的耳熟能详的生态IP,无一不是这种逻辑。

说到民宿,你知道崇明的民宿是啥价格?你以为还是早些年两三百元一晚上、镇里招待所的水平?错了!现如今,崇明精品民宿在周末、节假日的定价多为近千元一晚,不便宜,但生意火爆,今年疫情期间更是火到“出圈”。又如,市面上一般的大米只卖10几元一斤,崇明“两无化”大米是50元一斤,照样热销。对上海这个高端消费市场来说,如今人们有了更高的消费追求,并不停留在“价廉物美”上。“两无化”大米、精品民宿等的诞生,正是对接了这种消费需求。

“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如果建设好了,一定是世人向往的。崇明届时是不能随便进入的,会控制客流,要排队登记才能进来,要控制流量的。”市领导多年前的一句话,是对崇明“精致型生态”的最好注解。这句话明年恐怕就要成为现实了:2021年,第十届中国花博会将在崇明举办。

2018年4月,崇明取得第十届中国花博会承办资格,如今距花博会已只有短短数月时间。花博会,是崇明眼界和格局变高、生态建设变更精致的产物,也是崇明这些年来除了世界级生态岛建设、乡村振兴战略之外的最大发展机遇,是“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的最好注解。

曾有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官员到崇明考察,站在东滩湿地上激动地说:“崇明是个多么富有的地方啊!”到底怎么个“富有”法,当时的崇明百姓不一定理解,花博会的到来无疑能加深这种理解——预计约300万的客流能带来怎样的流量经济,想想就让人兴奋。

上海长江大桥。黄志俊 摄

如何承载“诗和远方”

崇明和老白酒还有一个相似之处:长板和短板都很明显。老白酒虽好喝,却难酿,温度、时间掌握不好,酒就容易发酸。崇明也是一样,“世界级生态岛”的蓝图很美好,但区域发展的一些短板问题也亟待补上。

首先是交通。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各类关于崇明的帖子下,无论帖子本身主题是什么,评论区几乎总能发现这样的留言:“地铁什么时候通车”;“要是有了地铁就好了”。轨交,已成崇明人心中的隐痛。好在2018年底,轨交崇明线工程获国家发改委批复;去年底,轨道交通崇明线东滩站东端头井开始启动建设。继2009年上海长江隧桥开通后,崇明在地理上又将和上海市区产生第二道实质性连接。

此外,规划起自上海,经崇明至南通、泰州、扬州、南京北站至合肥的北沿江高铁也在稳步推进中。就在今年9月底,崇明区北沿江高铁项目筹备工作领导小组正式成立,区领导任组长,小组成员中除了区发改委等部门负责人,还有六个镇的镇长,分别是庙镇、港西镇、城桥镇、建设镇、新河镇和东平镇。

对崇明而言,交通太重要了,这不仅是出行是否便利的问题,还决定着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轨交和北沿江高铁能给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带来的发展红利显而易见,也给足了人们想象空间。

除了交通,城市功能也是崇明需要重视的短板。不久前,崇明城区某个超市开张,门口竟然人山人海,人们争相在超市大门前合影留念,有种过年的感觉;11月底,崇明万达广场开业,这种盛况又重演了一遍。在2020年,上海一个区的商场开业竟能有如此盛况,让人心情复杂。

世界级生态岛到底是什么?是地区宣传片里newage风格的大气磅礴音乐、是夕阳下滩涂上展翅高飞的大滨鹬吗?是,但显然不全是。世界级生态岛,藏在近70万崇明三岛居民的柴米油盐、衣食住行里。打造世界级生态岛,除了要有市民游客视角,更要有三岛原住民视角,百姓是真正的主人、主角、主力军,是推进世界级生态岛建设的力量源泉。目前,崇明三岛的不少地区(尤其是农村地区)的基础建设、生活配套设施尚需完善。

最后是干部的能力和状态。此前很长一段时期,崇明干部身经大风大浪历练的机会比其他地区的干部少,不少干部比较谨慎,小富即安、小成即满,缺少冲劲和激情,积极进取、开拓创新意识和能力欠缺,少数人有“船到码头车到站”思想、“等靠要”思想。也正因如此,这几年崇明区领导非常重视干部队伍建设,成效也是显著的。

当前,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轰轰烈烈,有很多新理念、新模式、新方法需要创新实践,也必然会有各种“鲜活”问题急需发现和破解。在广大崇明干部中,有一点已达成共识:遇事不能先作“技术判断”——做起来是否方便,而要先作“价值判断”——看一件事该不该做、对大局是否有利,如果是该做的、有利的,就想方设法把它做好。

令人百感交集的2020年即将翻页;2021年5月,崇明将开启第十届中国花博会的大幕。届时,春意盎然、花团锦簇、锦绣华章,上海远郊这片美丽土地,将承载许许多多人的“诗和远方”。

鸟瞰北湖。黎军 摄

栏目主编:唐烨 文字编辑:茅冠隽
图片来源:崇明区提供
图片设计:邵竞
评论(8)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