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观见 > 文章详情
【观见】与徐玉玉一样,你我都是网络社会中的“信息难民”
分享至:
 (12)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志远 2016-08-26 19:07
摘要:徐玉玉电信诈骗案告破,犯罪嫌疑人遭通缉。但更深层次的追问远没有告结——徐玉玉们上钩了,你我没有上钩,这能说明我们躲过了一“劫”吗?

 

 

1

 

如果没有接到那通电话,再过几天,花季少女徐玉玉就要坐上南下的火车,来到南京邮电大学,开始她人生新的旅程。但一切都被那通电话毁灭了。

 

8月19日那通陌生号码的来电,骗走了她的9900元学费,顺带骗走了她的19岁生命。8月26日傍晚,山东临沂这起轰动全国的电信诈骗案终于告破,但对一条戛然而止的生命而言,结局如何已经再无意义。

 

令人瞠目的是,悲剧还在不断重演——就在8月23日凌晨,山东省临沭县的大二学生宋振宁也在遭遇电信诈骗后,心脏骤停死亡。而江苏、重庆近日也都曝出大学生被骗案例。2016年8月23日,周口一女子在网上退订火车票,却被网上搜到的“退票电话”诈骗走6万元,这笔钱是她东拼西凑给重症脑瘫儿子看病的救命钱;2016年1月5日,在河南新乡打工的老人熊某遭遇电信诈骗后在银行门口自缢身亡,被诈骗的钱同样是为了供养孩子上学……

 

据统计,2015年全国电信诈骗发案高达59.9万起,造成经济损失222亿元。而电信诈骗的受害者很多都是信息闭塞、并不富裕的弱势群体。

 

徐玉玉们,是这些昧着良心、发黑心犯法财的骗子们手下,最极端的受害者。

 

但何止是他们?

 

 

2

 

除了直接遭遇电信诈骗并蒙受巨大损失的群体,你我每个人也都曾遭遇过电信诈骗的各种伎俩:假冒银行人员实施诈骗;冒充某公司客服,以中奖名义要求汇款;冒充警方调查人员,威胁转账“协助调查”;冒充在外出差的老板,要求汇款到指定账户;甚至还有虚构子女绑架、以亲属出车祸急需医治等理由诈骗钱财的。

 

这年头,只有你想不到的诈骗由头,没有犯罪分子想不到的招数。

 

对于陌生电话,大部分人选择的可能是接听后挂断,或者直接把陌生电话设为黑名单。但由于生活和工作需要,你不可能屏蔽生活中所有的陌生电话,对于商务人士而言,陌生电话更是无法拒绝。骗子无孔不入的抓住你生活工作中的“软肋”,一旦窃取或者“买卖”到你的个人信息,更是精心设计各种“定制化骗局”。不怕一个你不上钩,千千万万个你中,只要有那么几个几十个人中招,就够骗子“发财致富”了。

 

徐玉玉们上钩了,你我没有上钩。可这能说明,我们躲过了一“劫”吗?

 

受教育水平高、媒介素养高可能让你暂时防住了电信诈骗最直接的财产损失,但你的生活是否因为这些诈骗电话和骚扰电话而受到困扰?你是否因为屏蔽陌生电话而错过了重要客户的电话?除了这些现实问题,各种信息诈骗是否让你变得谨小慎微,对这个社会失去了信任的信心?在这样一个信息充分流动的网络社会中,在你获取信息的过程中,又有多少趁虚而入的虚假信息、或游走于真假之间的信息在扰乱你的生活呢?

 

我们每个人都是网络社会中的“信息难民”。

 

 

3

 

互联网把我们带入了信息高速公路的时代,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平等的在这条高速公路上畅行。在徐玉玉之前,大学生魏则西相信了百度竞价排名搜索的商业广告,误入了另一场准信息诈骗的陷阱。在魏则西之前,还有数不胜数的网民们在网络上误入各种游戏币充值、抽奖网站、交友网站的圈套。

 

网络有时候甚至像一个赌场,信息只是输赢的筹码,真正的赢家依然是操纵网络的商业集团、利益群体。

 

早在1996年,尼葛洛庞帝就在《数字化生存》一书中预言了数字化时代的人类生存状况。“信息的DNA”正在迅速取代原子而成为人类生活中的基本交换物。尼葛洛庞帝认为,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数字世界逐渐摆脱传统的中央集权的生活观念,实现去中心化,达到权力的分散。数字世界的主体是年轻的公民,在数字化、网络化的时代,网络社会将赋予公民更多的权利。

 

但尼葛洛庞帝没有料到,公民的权利并非与生俱来,也绝非一帆风顺。在互联网高速公路上一路飞奔的除了商业大亨、权力集团和各种社会组织,还有最微不足道的“信息难民”们在踽踽前行。网络社会打破了一套传统的社会约束,重建一套新的社会约束依然任重道远。

 

我们要问,在这个信息快速流动、高度自由、极度开放的时代,何以还会产生如此众多的“信息难民”?徐玉玉们的悲剧为何源源不断?

 

理解这一问题,或许需要我们暂时放下对骗子情绪化的恨。客观地想一想,有这样四方面因素:技术本身的副作用、监管的缺失、对利益追求的驱动,以及“信息沟”的扩大。

 

 

4

 

技术已经在深刻地改变我们的社会。美国著名学者卡斯特认为,人类社会已经进入到一个网络社会时代。

 

网络社会不只是拥有互联网技术,而意味着一个在本质上呈现网络化结构的新社会样态。网络社会打破了农业社会的等级关系,也打破了工业社会的科层关系,它建构了一个看似平等的“点对点”的社会关系。作为这一网状社会结构中的个体,既被赋予了无限可能、实现了选择自由,也被“编织”进了层层不同的利益之链中。每一个人都可能影响他人,每一个人也深深依赖他人而存在。

 

正是在这样的社会结构中,大众传播的力量被极大的削弱了,信息传播的速度更加迅速,信息传播的渠道更加多元,信息内容的把关也愈发困难。

 

从短信诈骗到电话诈骗、QQ诈骗、微信诈骗。犯罪分子之所以屡屡能够得手,正是由于新媒介技术的传播到达率高、涉及面广和匿名化,使得监管变得越来越困难。

 

但监管困难并不代表没有监管的可能。面对电信诈骗,通过立法加强对这类犯罪行为的打击惩治力度,提高其犯罪成本,或许是一条解决之道。除此之外,根本上还要从制度层面剥离掉信息诈骗得以残存的利益链。最后,还要用技术约束技术,从源头上围追堵截这类犯罪手段。

 

 

5

 

徐玉玉事件给我们敲响了监管的警钟,如果不是因为利益集团将徐玉玉的个人信息和助学金信息贩卖给了诈骗分子,就不会产生这场不该发生的悲剧。除此之外,我们还要追问:在一个法治社会中,谁来保障公民的隐私权不受侵犯?谁在贩卖我们的个人信息?有没有立法专门打击这种贩卖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

 

我们这些“信息难民”,个人信息不知道被贩卖了多少轮回了。从你的家庭住址、父母配偶、子女情况到你的工作信息、买房情况、购车和保险状况,都被唯利是图的利益群体瓜分倒卖着。每天你会接到多少个推销保险、卖房装修的骚扰电话?除了无可奈何,又能找谁投诉呢?

 

不要以为没有钱财损失是你的幸运,至于骗不骗你,一来是个运气的问题,二来是个早晚的事情。

 

所以,作为无助的“信息难民”,既然我们已经无法回归山野生活,除了默默忍受骚扰和诈骗,当然应该尽可能的提高自己的识别能力,消减信息不对等的“信息沟”,提高自己的媒介素养,练好内功,不给骗子得手的机会。

 

写到这里,其实我很悲哀。作为一个“信息难民”,要保护好自己,我唯一真正能做的却是“不要接陌生人的电话”——一个社会竟充满这样的不信任感,是比失去钱财更可悲的。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朱珉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