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财经 > 公共空间 > 文章详情
到今年底,上海长出的“口袋”将超过200个,城市“边角料”如何逆袭
分享至:
 (11)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玺撼 2020-07-16 15:55
摘要:今年又有50座口袋公园计划落成。预计到今年年底,上海口袋公园将超过200座。

去年11月开始,去东余杭路幼儿园接孙女放学的陆阿姨有了新发现,园门口原本一块拆迁后的空地,被改建成了一座充满童趣的口袋公园。

“以前都站着等孩子放学,现在有坐的地方了。”陆阿姨说,离家门口四五分钟就有这么多有趣的设施,就连大人也舍不得走,几乎每天都会带孩子玩一会儿再回家。

越来越多的上海市民,也有和陆阿姨一样的幸福感。截至2019年底,上海已建成151个口袋公园,数量比2018年底增加了66%。

今年,又有50座口袋公园计划落成。这些市民“家门口”的小型绿色公共空间,将有效提升城市公园绿地布局的均衡性,更是公众生态获得感最直接的源泉。

还绿于民

口袋公园最早来源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纽约公园协会的提议,也称袖珍公园、迷你公园等,指规模很小的城市开放空间,常常以斑块状散落或隐藏在城市结构中,为当地居民休憩、社交所用。

城市中的各种小型绿地、小公园、街心花园等都是口袋公园的一种形式。

对于口袋公园的具体规模,目前学界仍未有明确界定。如果以口袋公园在上海的主要形式——街心花园为例,根据《上海市街心花园建设技术导则(试行)》,街心花园面积一般在500平方米至5000平方米。

虽然规模小,但口袋公园的设计和建设不一定比大规模公园容易。

最难的地方在于,如何尽量兼顾公园承载力和舒适度这一对矛盾——周边的居民、游客都想来这里缓解疲劳和释放压力,但身处高强度开发的城市中心区域,这里又很难保证不会“人挤人”。

因为离得近,许多市民对口袋公园的期许甚至远超大型公园。在他们眼中,口袋公园既要丰富街景、美化市容、改善环境,还要为附近居民提供游玩或休憩的场地,是城市不可缺少的项目。

让市民在“家门口”就有满满生态获得感,上海“十三五”期间不遗余力地推进公园建设,还绿于民。

打造“公园中的城市”,截至目前,上海有352座城市公园、7座郊野公园、4座国家级森林公园。预计到今年年底,上海口袋公园将超过200座。

截至2019年底,上海人均拥有公园绿地8.3平方米,比2016年底多出0.48平方米,但距离国内外平均水平仍有差距。

“上海将逐步形成国家公园、郊野公园、城市公园、地区公园、社区公园为主体的城乡公园体系。”上海市绿化市容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追赶差距,除了继续推进大型“绿肺”的建设,上海还要着眼小处,做精细文章,在中心城区新建或提升改造一批口袋公园,将成为上海在打造生态之城方面追赶其他先进城市的重要手段。

见缝插针

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大多数口袋公园要“见缝插针”,充分利用一些城市的“边角料”改造而成,加之周边市民的殷切期望,倒逼着规划设计和建设者们“螺蛳壳里做道场”。

通州路上的童梦园就是一例,面积才1000平方米出头,却因为毗邻居住区、幼儿园、商业广场,要兼顾多年龄段人群的需求。

“为此绞尽脑汁。”上海新虹园林工程合作公司副总经理许爱军介绍说,在这座口袋公园,所有设施都力求有多重功能。

比如,在塑胶步道上喷涂含有英文字母的方格,让孩子能玩“跳房子”的游戏;灌木和小广场之间的隔离栏,嵌入了卡通动物头像、黑板和哈哈镜,老少皆宜;金属廊架安装了照明灯,白天则是爬藤植物覆盖的“遮阳伞”;花坛故意降低高度,边缘做成高低错落的流水型,让大人和小孩舒适地“对号入座”。

4公里外的广粤路绿道沿线,口袋公园的空间也捉襟见肘。

虹口区绿化部门反复调查近3公里的绿道沿线,找出10扇“天窗”——乔木较为稀疏、光照条件较好的空间,规划了10座各具特色的口袋公园,一般面积在150平方米至230平方米,最小的仅80平方米。目前,其中7座已对外开放。今年11月,10座口袋公园将全部开放。

“不能因为小就草草了事,反而更要精益求精。”虹口区绿化管理事务中心总工程师黄岭表示,每一座口袋公园都有“当家”的观花或观叶植物,“站上C位”前,它们都经历了严苛的适应性竞赛——虹口区绿化部门和上海应用技术大学、上海植物园等单位合作,筛选了20多种抗性好、适应上海水土的新优观赏植物,栽种到口袋公园内。

以金萱园为例,表现好的两种萱草“凝望”“西瓜片”将逐步扩大种植规模,而“后劲不足”的“印度天空”如果再没有起色,就会被逐渐淘汰。

在养护上,口袋公园也采取了高标准。绣球园内的八仙花被分成两组,分别采取不同的修剪频次和力度。

“将来我们还考虑调解土壤的酸碱性,让无尽夏等品种变出更鲜艳的色彩。”黄岭说。

夜晚会发光的小山凳

多元共治

“家门口”的口袋花园,居民既是得益者,也是参与者。

站在淀浦河畔两层楼高的“绿岛之环”上,王盛先感慨万千:“以前小区背后的绿地和河岸,只能远观而不能亲近,浓密的乔木挡住了四楼以下居民的阳光,周边想找个放风筝的地方都难!”

去年,闵行区绿廊贯通首期工程全面展开,让喜欢放风筝的老王看到了希望。罗秀新苑郁闭的“后花园”被打开,密集的乔木通过移栽一部分,空间布局更加疏朗、合理;乔木下方,蜿蜒的步道串起一座多彩的花坛和数个缤纷的花境。

不仅如此,小区周边淀浦河沿岸一公里内的几个断点也借由绿廊贯通工程被打通,蜕变为“静思园”“落樱缤纷”“绿岛之环”等口袋公园或别致小景。

家住朱梅小区的居民告诉记者,以前走罗秀路、龙里路,到这里起码15分钟,现在穿过菜市场新开的通道,5分钟就能逛公园、览河景。

“花坛原本要种一些观赏草,草坪上要多栽几棵松树,我们提议花坛种些鲜艳的草花,草坪希望开阔些,建设方都听取了。”老王说,之所以对口袋公园高度认可,大家意见被广泛采纳是主要因素,实现了“自己的公园自己说了算”。

“绿岛之环”中央的焦点:乌桕,期待枝繁叶茂的那一天,居民可以坐在树下纳凉;秋天能欣赏其美丽的色叶

小区后门一开,就是口袋公园,获得感满满

开春播下的草花籽,在盛夏绽放

更深度的多元共治,沿着淀浦河向西,在两座口袋公园——芳草园和清溪园间上演。

为了给绿色空间让道,口袋公园沿线的莘庄镇政府、闵行区绿化市容局等单位主动把围墙后撤了8米。“其实退5米就够了,但他们说这样设计建造可以更从容。”项目负责方十方生态园林负责人坦言,他们和周边居民听说后都很感动。

和谐的氛围贯穿了整个建设过程,建设者和受益者有商有量,最终化成了清溪园内多个因地制宜又充满乡土情结的景点。

周边居民舍不得动两棵榉树,建设方征询意见后,设计出两个烟圈状的凉亭,“套”住树,既美观大方,又不影响树木生长。

考虑到居民们对淀浦河有感情,清溪园内还设计了一条旱溪景观带,底部铺上鹅卵石,既呼应了与其平行的淀浦河,还打造出一个可亲近的“河道”游憩空间,深得孩子喜爱。

孩子们喜欢踩在鹅卵石上过“溪”

口袋公园花坛里的美女樱、火星花、松果菊等

分布合理的树木被充分保留,就地建起树坛、花坛

榕树被“烟圈”保护起来

“长藤结瓜”——闵行区绿廊贯通首期工程由淀浦河、漕河泾港、新泾港和蒲汇塘四条河道纵横交错,呈“王”字型布局,涉及古美街道、七宝镇、虹桥镇、莘庄镇、梅陇镇和莘庄工业区,绿线总面积超过62万平方米,滨河绿道总长度达到42公里。绿道串起的一个个口袋公园按二十四节气主题分布。

栏目主编:张奕 题图来源:陈玺撼 摄
文中图片:陈玺撼 摄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