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 | 特朗普政府撤回留学生签证新规,但“战斗还没结束”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陆依斐 2020-07-15 20:09
摘要:“这只是(特朗普政府)近年来一系列反移民政策中的一环。因此,我们不应视之为终结”。

当地时间7月14日,美国波士顿联邦地区法院法官伯勒斯在开庭审理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提起的相关诉讼时宣布,美国联邦政府同意撤销日前发布的留学生签证新规。继一周前宣布“只上网课就得走人”后,特朗普政府的最新举动再次引发舆论关注。

罕见、惊人的逆转

伯勒斯当天在庭审开始时表示,诉讼双方已达成解决方案。美国政府将撤销上周发布的留学生签证新规,并恢复春季发布的新冠疫情期间国际学生在线学习指导意见。

今年3月,特朗普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以应对新冠疫情。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入境和海关执法局(ICE)随即发布指导意见——在紧急状态期间采取签证豁免政策,允许国际学生在线学习。

然而,ICE7月6日转变态度称,2020年秋季学期的留学生如果仅上网课,将无法取得赴美签证或维持当前签证。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考指出,上述规定过于“一刀切”,让留学生除了离境美国和转学之外几乎别无他选。

美国舆论认为,特朗普政府出台新规意在施压学校秋季正常开学,这样年底大选前的经济复苏和选情回升才有希望。然而,当前美国疫情不但没有平息,而且不断加重,国际旅行限制严格。

这一突如其来的新规不仅让上百万在美留学生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也触怒了地方政府和各大高校,招致美国社会广泛批评及多项诉讼。《纽约时报》称之为“滚雪球般的反对”。

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7月8日率先提起诉讼,请求联邦法院叫停签证新规。截至14日开庭,两校诉讼获得美国数百所高校、70多个高等教育团体,以及谷歌、微软等十几家高科技公司支持。还有近百名国会议员联名致信国土安全部,呼吁撤销新规。

在新规被撤销后,美国教育委员会对特朗普政府表示赞赏。“从未有过这么多机构起诉联邦政府的案件。”该委员会高级副会长特里·哈特尔说,“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甚至没有试图为自己的决策辩护。”

巴考称之为“重大胜利”。“虽然政府可能会试图发布新的指令,但我们的法律论据仍然很充分,法院也保留了管辖权。如果政府再次违法,我们可以立即寻求司法援助,以保护我们的留学生。”

“我代表我们的学生和整个麻省理工学院,对事态转变感到高兴,”麻省理工学院校长拉斐尔·赖夫表示,“高等教育和其他机构如此迅速地支持我们,令我深受鼓舞。”学院随时准备“保护我们的学生免受任何武断政策的危害。”“我们需要以更多的人性和正义来制定政策,尤其是现在。”

“对于留学生和高校来说,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结果,”美国高等教育和移民之校长联盟执行主任米利亚姆·费尔德布卢姆说,“这个结果无疑体现了我们集体行动的变革力量,也体现了全国各地大学校长等许多人的愤慨。”

为何“朝令夕改”

对于特朗普政府在移民领域的最新举动,舆论称之为惊人的逆转和罕见的让步,此举距离其颁布新规时隔仅一周。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认为,这一转变背后有三个原因。

其一,新规在美国国内招致广泛反对,尤其是以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为首的高校迅速拿起法律武器反击,还有近20个州响应,可谓引起“公愤”。而且留学生本已是疫情受害者,特朗普政府以天灾为借口对其惩罚,有违常理。

其二,近年来,美国高校越来越依靠留学生来解决经费不足问题。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统计,美国高校学生中留学生约占5.5%,人数接近110万,其中中国留学生约占三分之一。这批生源对美国高校财政,甚至美国就业、经济有着巨大的促进作用。

其三,美国高校和科研机构,以及硅谷高科技公司在科研方面对留学生有着巨大需求,就连共和党内部也有部分议员劝特朗普三思而后行。

美国高科技公司就在支持两校诉讼的法律文件中表示,留学生不仅给美国经济带来每年数百亿美元的直接贡献,还有助于确保美国企业“继续引领世界创新”。如果留学生因签证问题被迫回国,美国企业和整体经济都将受到影响。

“特朗普政府似乎已经看到了新规的危害”,加州总检察长泽维尔·贝塞拉周二表示。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认为,特朗普政府颁布新规意在塑造一切如常的状态,为大选营造氛围。但其背后的逻辑站不住脚,难以以理服人,预计会输掉官司,而且招致广泛反对,因而调整策略。此外,新规仓促出台,发布前看似未与高校和留学生商讨,这也反映出特朗普政府制定政策时的混乱。

“这表明,政府不了解高等教育是如何运作的,没有计划来实施和执行这一指令,面对高等教育部门的压倒性反对,他们别无选择,只能让步。”密歇根州立大学副教授布伦丹·坎特威尔说。

“战斗还没结束”

随着诉讼双方达成解决方案,美国政府和高校之间的紧张对峙看似告一段落。对广大在美留学生而言,这似乎也是大好消息,意味着他们不必修改秋季行程,也不必为留学签证失效而担心了。

来自印度果阿邦的拉胡尔·洛博(Rahul Lobo)说,他感到“无比欣慰”。“事实上,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不确定的时代,而ICE最近的政策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不确定。”

19岁的洛博是圣母大学即将升入大三的学生,他说:“突然之间,我不再担心自己能否回到校园,而是更担心自己能否在四年内完成学业。”

和洛博一样,许多反对者并不认为事情就此结束。“战斗还没结束”,费尔德布卢姆说。马萨诸塞州总监察长毛拉·希利也警告称,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再次试图对留学生施加限制。“他们可能会再试一次。我们会准备好的。”

“这只是(特朗普政府)近年来一系列反移民政策中的一环。因此,我们不应视之为终结,而是另一场针对国际高等教育攻击前的暂停。”亚利桑那大学教授珍妮·李说。

路透社援引国土安全部不具名官员的话说,未来有关这一问题的监管细节仍在讨论中,国土安全部还在决定是否对已经在美国的留学生和第一次入境的学生区别对待。

“这个案子还没有结束,”卫斯理大学社会学助理教授阿比盖尔·博格斯说,“目前仍不清楚新入境学生将如何获得签证,以及是否会获得签证。”

韦宗友指出,特朗普政府颁布新规发生在其收紧移民政策的大背景之下,预计其会以各种方式来推进总体目标。其次,特朗普政府部分政策和行政令的出台并未经过周密考量,不排除今后出现反复的可能性。再次,美国高校也已表示,并没有掉以轻心。

袁征表示,随着少数族裔人数增长,原本在美国社会中占主导地位的白人存在一种焦虑情绪,将会想办法在移民问题、族群关系上进行政策调整。而共和党为了迎合白人选民,将会采取措施限制少数族裔成为社会中的主导力量。而留学生事务也是移民话题中的一个方面。

坎特威尔认为,ICE的政策转变或有更大影响。最终,特朗普政府“在决策上的混乱做法和指令所传递出的排外信息可能会对美国高等教育造成持久伤害。”

“美国必须继续明确表示,它欢迎国际学生,并承认他们对大学社区和整个国家做出的巨大贡献,”公立和赠地大学协会会长彼得·麦克弗森说。

尽管有着麦克弗森这样的明白人,但韦宗友指出,特朗普治下移民政策趋紧、反复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不少中国留学生和家长已经开始考虑其他目的地。美媒VOX指出,自特朗普当选以来,留学生人数一直在稳步下降,这对美国高校和经济都是沉重打击。

25岁的阿赞·查希尔·维尔吉(Azan Zahir Virji)2013年来到耶鲁大学求学,目前在哈佛医学院深造,远在坦桑尼亚的父母一直梦想着看到儿子成为一名医生。“曾离梦想如此之近,看似又将失去一切,这对他们来说很可怕。”

得知新规被撤销后,维尔吉既高兴又担忧。他说,以前对被吊销签证或学生被驱逐出境以为不太可能。但现在,他的感觉不同了。“我认为这种反对移民的情绪会继续增长。我一直在想,我在这里还受欢迎吗?”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张全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曹立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