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WTO总干事阿泽维多为何突然辞职?
分享至:
 (7)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安峥 2020-05-15 17:58
摘要:“阿泽维多的离职也表明,技术官僚的低调方式在试图重振WTO方面存在局限性。”

毫无征兆,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阿泽维多14日宣布提前离任。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和贸易冲突不断升级之际,这个突然的决定让各成员国吃惊。有评论称,去年以来,WTO主要功能的瘫痪让这位掌门人倍感无奈。也有观点认为,他离开的时机很不幸,濒临崩溃的全球商业活动将面临新的不确定因素。

失望?

周四,WTO总干事阿泽维多临时召集了一场虚拟特别会议,向各成员国代表宣布了今年8月31日提前卸任的决定。他自2013年9月起担任WTO总干事,2017年顺利连任,第二个四年任期本应2021年9月结束。

“辞职与健康无关,也不是出于特殊的政治抱负。”这位62岁的巴西人说,他在和家人进行了长时间讨论后下定了决心。他相信,这个决定符合WTO的最佳利益。

《金融时报》援引阿泽维多14日的声明称,由于新冠疫情,WTO的常规工作几乎停摆,原定于今年6月在哈萨克斯坦举行的第十二届部长级会议已被推迟至明年年中或年末。选择眼下的时机离任,可以让WTO在这个“空档期”选定继任者。他敦促WTO成员方迅速采取行动,他希望新总干事能领导WTO迎接“后疫情时代”的新现实。

尽管阿泽维多没有将离职与来自特朗普政府的压力相联系,但不少外媒还是情不自禁地产生联想。《纽约时报》称,阿泽维多倡导开放贸易和国际合作,与特朗普对双边强权政治的偏好产生冲突。美联社称,特朗普政府与WTO关系紧张,他指责WTO不公平地对待美国,但事实上,他本人挑起了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并无视WTO体系。

另有观点认为,最近一段时间,世界贸易体系和WTO遭遇的一系列挫折让阿泽维多感到郁闷,萌生去意。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指出,阿泽维多是一位职业外交官,上世纪90年代末作为巴西驻联合国代表一直在日内瓦工作,长期参与国际贸易和经济事务,享有谈判高手的美誉。他曾在巴西与美国的棉花补助争执、巴西与欧盟的出口糖补助争端中打败两个强劲的对手,但遗憾的是,他在WTO总干事职位上的成绩并不亮眼。自2015年放弃多哈回合谈判以来,这个由164个成员组成的世界贸易俱乐部几乎未达成任何重大国际贸易协定。

《纽约时报》、《金融时报》等列举道,各成员国花了数年时间试图削减渔业补贴,但至今尚未成功;在华盛顿采取封堵措施保护亚马逊、“脸书”和谷歌后,一场旨在达成跨境电子商务规则的平行讨论已告失败;当中美、欧美爆发关税摩擦、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时,WTO被迫离场观望。去年底,由于美国阻止任命新委员,WTO争端解决最高权力机构——上诉仲裁机构停止了运作。自那以来,WTO的运转几乎处于瘫痪状态。

“看不到争端处理功能等恢复的迹象,阿泽维多明显积聚了不满。”一位日内瓦的外交人士向日经新闻网透露。《纽约时报》称,WTO以协商一致的方式做出决定,这意味着只要164个成员中有一个持反对意见,便会阻碍其议程。总干事必须找到一种方式来协调相互冲突的国家利益并达成一致意见,这是一项艰苦和累人的任务。

“他(阿泽维多)的‘王国’正在崩溃,他决定提前离职一点也不奇怪。”彭博社14日如是评价。

打击

阿泽维多的提前离任,让日内瓦和布鲁塞尔的官员们普遍感到意外,尤其是在眼下世界经济摇摇欲坠的脆弱时刻。

《纽约时报》称,去年由于特朗普与欧洲和中国的贸易摩擦,世界贸易已出现滑坡;今年在疫情导致多国经济活动停摆后,世界贸易进一步跳水。WTO预测,全球贸易可能会下降三分之一,创下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的首次下降,甚至跌入历史低谷。

“阿泽维多的辞职留下了领导真空。”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全球商业和经济项目主任乔希·利普斯基(Josh Lipsky)说,新冠病毒大流行“是我们有生以来全球贸易遭遇的最强烈震动”,全球贸易体系本已崩溃,急需一股领导力量加以修复,如今又反而遭到另一记重击。美国国家对外贸易委员会主席鲁弗斯·耶尔科萨(Rufus Yerxa)担心,目前最大的危险是批评人士会以WTO的权力真空为借口,破坏整个体系。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也认为,总干事离开的时机并不理想,WTO正在艰难界定其未来。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方就没有停止过对WTO的口诛笔伐。最近几周,美国国会对WTO的不满情绪有所增加,两项独立提案呼吁美国退出WTO。一些美国共和党人认为,WTO与北京方面站在一起,以牺牲美国为代价。

特朗普14日就阿泽维多离任答记者问时再次“开炮”:“WTO非常可怕,我们受到了非常恶劣的对待。我已经说了很长时间了。他们把中国当作一个发展中国家,因此中国得到了很多美国没有得到的好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14日的回应则较为温和。他赞扬阿泽维多的“模范服务”和对WTO“稳若磐石”的领导。他认为,阿泽维多将很难被取代,华盛顿期待在未来数月参与继任者遴选过程。

局限

与前任不同,阿泽维多曾是WTO大使,但从未担任过国际组织高官或政府部门部长。而后两者几乎是往届选拔WTO总干事的不成文规定。

瑞士圣加伦大学国际贸易教授西蒙·伊文奈特(Simon Evenett)认为,阿泽维多的离职也表明,技术官僚的低调方式在试图重振WTO方面存在局限性,大使式的小修小补无法让WTO谈判功能重回正轨。尽管他通过一系列小规模的活动建立起信任,改善了日内瓦的气氛,但没有真正让重要参与者参与进来。“阿泽维多缺乏提升WTO形象的政治影响力。”

谁能填补阿泽维多留下的空白?有消息称,成员国将目光对准了非洲。一些外交官表示,诸多成员国有一种共识,考虑到现有的贸易争端,接班人既不能出自美国,也不能出自欧洲和中国。欧盟贸易官员称,现在是选择一名能够带领WTO迎接诸多挑战的实力人物的最好时刻。

“我们需要一位能在主要参与者的权力走廊得到尊重的新总干事,需要有非常高级的政府经验或全球地位的人。”伊文奈特说。耶尔科萨则呼吁,选出一位能继续推行WTO改革、对抗疫情过后的保护主义浪潮的接班人。

舆论普遍认为,鉴于复杂的利害关系,阿泽维多继任者的遴选不可能一帆风顺。如果无法在8月底之前完成,WTO将出现一把手空缺的异常事态,将不得不由副总干事代行职责。

“今年是WTO成立25周年,这个被称为自由贸易守护者的组织能否重建?新当选的总干事将在强劲逆风下接受考验。”日经新闻网称。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资料图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