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互动 > 上海辟谣平台 > 文章详情
“教辅报纸刊发‘毒诗’”谣言背后:谁在盗用《中学生导报》刊号?
分享至:
 (15)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毛锦伟 2020-04-29 17:28
摘要:这也从侧面体现出自媒体乱象带来的危害。

4月28日上午,网传教辅类报纸《中学生导报》刊发了一首题为《新冠病毒终于哭了》的诗。该诗以病毒的口吻,讲述了在中国遇到的重重壁垒,从而侧面赞扬中国防疫措施的得力。但由于诗中出现个别不当语句,因而被网友指责为会“误导孩子”。还有媒体据此发表评论,呼吁让“毒诗”远离孩子,认为这种诗不该出现在一张进入校园的报纸上,引发了网络的广泛关注。

《中学生导报》很快出面进行辟谣。该报主管单位兰州日报社28日发布声明称,《中学生导报》的报刊号遭人恶意盗用,相关诗作并非中学生导报编辑部选登。由于网传的这期《中学生导报》内容以“高考时政热点命题预测”为主题,声明中还对此表示:受疫情影响,中学生导报2020年没有出版任何有关高考的专版、专刊。

△网传的《中学生导报》和刊发的诗。

△《中学生导报》的“声明”。


该诗实则来自营销号网文

尽管官方予以了辟谣,但舆论并未就此平息。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求证发现,刊发在这份非法出版物上的《新冠病毒终于哭了》,实则是精简自微信营销号的网文《新冠病毒的哭诉》和《新冠病毒终于哭了……》,而这两篇网文至少在一个月前就出现在多个微信营销号的推文中。

在完整版的网文中,病毒不仅“要回美国去,还要顺路去韩国、英国、德国等国家看一看”,甚至还有“祸祸一圈回家了”之类的言论。显然,这样的网文与当前国际社会呼吁团结合作抗击疫情的大局相违背。

△非法出版物上的诗是一个多月前流行网文的精简版。

疫情以来,迎合网友心理靠流量赚钱的各种炮制网文不断出现,从“华商太难了”“多国渴望回归中国”,到近日的“多国女子都想嫁到中国”等等,一些违法企业通过炮制迎合受众某种观点和心理倾向的内容来制造舆论,从而达到获取流量变现的目的。而如今,这一现象更从微信自媒体账号蔓延至线下,相关内容堂而皇之“落地”变成了非法出版的教辅材料。难以想象这份高考时政辅导材料若是到了学生手中将会带来怎样的影响,这也从侧面体现出自媒体乱象带来的危害。

相关部门和微信平台应进一步加大对涉嫌夸大误导和传播谣言类的自媒体账号和网文的打击力度,净化网络环境,避免不良信息线上传播、线下落地。


谁在盗用“中学生导报”刊号?

在网传的《中学生导报》照片上,这首诗仅仅是“高考时政热点命题预测”中的内容之一。从目录中可以看得出,预测中还收罗进了“大力加强‘新基建’”“李子柒向世界重新介绍中国”“复工复产”“故宫600周年”等网络热点内容,或是拿相关报道、网文集合而成。版面上留下了3个手机号码,分别为“本报微信号”以及两则“征订热线”。3个手机号码均是湖南长沙的,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一一拨打,发现均已被设置为“呼入限制”。

4月29日上午,记者又尝试用上述3个手机号搜索相关微信号,其中两则征订热线仍然可以搜得到绑定的微信号。尾号为“3458”的手机号,绑定微信号名为“中学课程辅导杨编辑”,个性签名备注为“《中学生导报》时政发行总部杨编辑”,另一则手机号绑定的微信号则名为“《中学课程辅导》编辑小刘”,记者尝试添加这两个号为好友均未获通过。编辑小刘在备注信息中还留下了另一个“138”的江西手机号码,记者拨通后,一男子接听了电话。但电话中,对方否认姓刘,也否认参与编辑了网传的《中学生导报》。

△网传《中学生导报》上“征订热线”绑定的两则微信号,名字与《中学生导报》《中小学课程辅导》多则教辅报刊有关。

记者搜索发现《中学课程辅导》系山西出版的一本期刊,看起来,“杨编辑”和“编辑小刘”的业务并不仅仅限于《中学生导报》这一份刊物。

细看,网传《中学生导报》报纸上,一则“快手王政治”教辅材料的广告吸引了记者的注意。进一步核实发现,“快手王”系列教辅材料系由“长沙快手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责出版。而在该企业在网络上的多则介绍中,均称其旗下有“《中学生导报》长沙编辑发行部”“《中学课程辅导》长沙采编部”。

△“快手王”的介绍文字中,均称其旗下有“《中学生导报》长沙编辑发行部”。

△疑为“快手王”出版的《中学生导报》。

快手王是否盗用了《中学生导报》的刊号,有待于相关部门的彻查。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毛锦伟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内文图来源:作者提供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