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前沿风 > 文章详情
供货星巴克的蛋糕厂3个月“憋出”90款新品,“高新技术企业”头衔这样得来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杜晨薇 2020-04-22 06:24
摘要:他的创业版图始于“空想”。

距“百年老厂”还有93年的馥松,是真正迎来了“七年之痒”。上海馥松食品有限公司,在成立的第7个年头遭遇这场疫情,一季度产能仅相当于同比产能的30%,而去年年底刚刚扩建的二期厂房也不得不“待业”。

但80后老总陈自立不紧不慢,他就像一个老字号的陈年管家,埋头只顾手里的活计:”这三个月我们研发了90多款新品,相当于去年一整年创新的总量。”没生意,就钻工艺。当绝大多数企业直呼“太难了”的时候,上海馥松食品有限公司却全力准备着迎接市场的“暖春”。

陈自立,三十来岁人,却似乎有中年人的性子:不喜冒险,更确切地说,是善于避险。

2006年英国留学回来后,第一份工作是回温州老家创业,做汽车零部件贸易。合作伙伴身在迪拜,他们一个负责采购,一个负责出口销售,一年销售额竟也达到600多万美金。这对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而言,无疑是幸运的。

当时就有人看好陈自立,认为这可能是因为温州人身上,与生俱来地流着擅长经商的血。但陈自立却坚持从创业项目里退出了。

比起绝大多数创业者的“冒险精神”,他多了一份“自我劝退”的市场敏感性。时值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关键阶段,当年,人民币对美元比价“破8”。陈自立分析,人民币的升值将会对劳动密集型商品出口造成不利影响。“赚快钱”或许是一时的,但低附加值商品类别的外贸绝不会成为一份值得长期奋斗的事业。

陈自立终于还是回到了“正轨”,成为当地国企一名朝九晚五的职员。此后5年,他迅速成为部门乃至公司的中流砥柱,离开并选择到上海创业时,已是集团企业的副总经理。

他的创业版图始于“空想”。“我想,与老百姓生活最贴近的,无非衣食住行四个方面。‘衣’是传统行业,消费频次不够高;住房投资大,到2013年前夕,房地产行业已接近黄金时代尾声;‘行’倒是一片蓝海,但当时的自己并没有什么好的创意花火。所以我把目光投向‘食’,这是一个受金融周期影响较小的行业。”

近年来,社会上的餐饮门类越来越丰富,但大体上无外乎轻餐饮、重餐饮两种。前者工业化、标准化程度高;后者更依赖于厨师个人,如果从陈自立擅长的风险评估角度预测,前者受外部灾害的影响更小。这一点,在此次疫情当中也得到检验。

陈自立最终选择设立一个轻餐饮食品加工工厂,研发和生产各种烘焙店、咖啡馆所需要的轻食。起初三年,公司始终处于亏损状态,管理层工资打折,员工过年只够发一箱水果。甚至为了省1万块钱,公司厂房外立面一直没有喷刷。但上百万一台的进口机械,他却购置了不少。陈自立说,钱不一定要花在外人看得见的地方。他不想把工厂变成一个金光闪闪的绣花枕头,只想做一个稳稳当当的实心馒头。

这是他二次创业的前夜。没有属于初创者的那份紧迫和焦虑。相反,他的“慢性子”又一次掌握了他人生的主导权。

2017年前,华东地区的星巴克门店集体推出过一款牛乳风味的慕斯蛋糕,很快成为当季的销售冠军。鲜为人知的是,这款蛋糕就出自陈自立的工厂。

度过了头三年连续亏损的艰苦岁月,当时的馥松已有了星巴克、百胜(必胜客、肯德基母公司)等一众大客户。这些公司需要馥松做什么?一来提供蛋糕、甜品等轻食的稳定货源;二来在每个不同的商品销售季,研发推出夺人眼球的新产品。“像是星巴克,我们主要为它提供冷加工的冷冻蛋糕、起酥烘焙以及三明治的面包体。”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馥松截至目前一共招募了25名研发人员。

外界或许不理解,一个蛋糕工厂,何以需要这么多研发人员?在陈自立看来,这还不算什么。在轻餐饮标准化制作的过程中,有许多环节的技术难题需要突破。一个研发人员,至少需要做这样几件事情:研发产品的外观、口感;根据不同产品的情况进行保质期的调试和测试;根据不同品牌客户陈列柜的陈列需求,进行陈列测试;还有内外包装的设计和跌落测试;微生物指标的控制等等,以确保一款产品在任何时间、任何人的操作生产下,都能呈现统一品质。

更复杂的在于推出引领风潮的创意。陈自立说,中国食品行业发展之快超乎想象,大众对于新奇产品的消费热情总在变化。就拿上海市场来说,早年间轻乳酪蛋糕红透半边天,“彻思叔叔”品牌门店门口,等待买蛋糕的消费者排成行。后来,榴莲、咸蛋黄、芝士、黑糖等一众人们喜闻乐见的口味相继出现,蛋糕形状也从传统的圆形、三角等向独立模具发展,熊爪蛋糕、狗狗蛋糕等仿真造型不断攻占市场……

“如果不能推出引领、培养消费者的创新产品,是很难在市场上立足的。”正因此,馥松选择了让品控和研发占据主导地位,从而进一步带动生产的发展模式。如今,馥松每年花在研发上的费用超过销售额的9%,是食品行业内为数不多拿到高新技术认定的企业,还申请了面包、蛋糕制作领域的多项专利。

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许多行业受到震动。短期,陈自立已经感受到了轻餐饮市场的变化:大客户们开始希望研发加工一些更适合外带的独立包装产品,许多同行业的小工厂、作坊,则淹没在这场洪流之中;长期,商超此次表现出来的强避险能力,将会使它们备受轻食品牌的青睐,成为人们消费烘焙品的重要场域。

而对馥松来说,当务之急要做三件事:在做好代加工服务的同时,推出自有轻食品牌;将市场进一步扩展到大型商超;增加研发内容。在过去三个月里,馥松最忙的正是研发部门。90多款新产品同时开发,超过过往一年研发量的总和。

4月以来,市场逐步回暖。馥松接到的订单量已经是上个月的两倍。尽管仍未回到常态,但陈自立胸有成竹。“办企业,就是在跑一场马拉松。原本我们打算20年、30年塑造一个优秀的工厂,偶尔遇到某一年年份不好,大不了我们花21年、31年。疫情或许会让我们受挫,但也让我们成长,学会在风浪中努力活下去。”

栏目主编:王志彦 文字编辑:杜晨薇 题图来源:被采访人提供
内文图片:被采访人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