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上海屋檐下 > 文章详情
在线教育站到了“风口”?这位少儿音乐创业者说“其实很难,唯绝地求生”
分享至:
 (5)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周楠 2020-04-22 06:31
摘要:疫情总会过去。与其这时候花大价钱进行流量争夺,不如把课程设计好,切实提高用户转化率。

这是沈彦树第二次创业。

他自小便是琴童,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科班出身。此前,他做过公务员,却难舍相伴一路的音乐。2014年下海之后,他成了VIP陪练的早期投资人之一。这是一个由郎朗代言的,真人在线一对一乐器陪练。

项目发展到了一定规模以后,沈彦树却有了新的想法:“有没有可能设计出自己的音乐产品和课程?”经过多番研究和考察之后,他的最新创业项目vipSing,一个真人在线互动少儿综合音乐教育平台在今年3月18日正式上线。

疫情之下,孩子们停课不停学,各类在线教育需求大增。身边有很多人对沈彦树说:“这下你们站在‘风口’上了”“正是发展的好机遇”……他却对此非常冷静:“机遇当然有,但对于我们初创企业来说,困难其实远大于你们的想象。我们只能绝地求生。”


     创造一个全新在线少儿声乐课程体系

当孩子准时打开vipSing后,音乐老师如约而至——

短短的35分钟音乐课,在舞台模式中,他们可以跟着老师随心而唱;在课件模式中,老师更注重歌曲的趣味讲解;在白板模式中,老师书写五线谱上等乐理知识,他们可以跟着画,还能互相比对、随时修改;在乐器模式中,他们可以跟着老师,在Ipad等客户端弹出美妙的音符。

老师采用标准化课件,进行一对四的教学。沈彦树说,目前效果达到了预期:vipSing正式上线不到一个月,体验课导流的成单率达到近60%。

对于为何要采取这样的音乐学习模式,沈彦树先讲了自己的故事:“我有两个儿子,一个7岁一个5岁,都是4岁起开始学琴。于我而言,都觉得孩子学琴困难重重。音乐启蒙,真的只有学琴一条路吗?”

这也让他想通了一个问题:“音乐学习主要分为声乐载体和器乐载体。相对而言,器乐的初期学习更需要面对面的指法等练习,而声乐门槛较低,以此作为切入点更符合音乐学习的规律,且初期接受过声乐学习的学生,更容易切入到器乐学习。一款性价比较高的在线声乐教育产品,应该会更容易被中国家庭接受。”

基于这样的理念,他和合伙人、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系的叶婷一拍即合。“vipSing不是简单的声乐教育,而是创造一个全新在线少儿声乐课程体系,这也是国内目前缺乏的。课程由少儿音乐教育学者、作曲家、心理学家、专业插画师共同研发,通过节奏念谣、自然歌唱、体态律动、戏剧表演、乐器合奏、即兴创编、名曲欣赏、乐理认知等内容,帮助孩子们渐进式地学习音乐,也融入了各大主流音乐考级的内容。”

沈彦树(右)与合伙人叶婷


      至今没有相似产品,却只能小步快跑

受到疫情影响,全国2亿中小学生纷纷涌向在线教育。一时间,在线教育行业烽烟正起,成为在线经济新的增长点。但是对于类似vipSing这样的初创企业,其实困难远大于此前。

由于疫情,当时很多员工没法回上海。技术研发人员不能正常到岗,产品无法线下推广,合作单位没有正常复工……所有这一切,都对成本端造成重要影响,也让此前从未担心现金流的沈彦树着急起来。

顺理成章地,融资被更早提上了日程。然而,受经济低迷的大环境影响,投资人也变得更加谨慎起来。“以前是投资人追着你聊,现在是你得追着投资人聊。”沈彦树坦言,“原本想在用户教育期做得更完善,慢慢做到爆发点,现在只能小步快跑,更多采取融资的打法。眼下,正在进行pre-A轮的千万级融资。”

更显而易见的,是大量在线产品挤入教育跑道。“当大量的在线教育产品同时摆在孩子面前的时候,家长会选择什么?显然以语数外为主的学科教育以及成熟的教育品牌占优。但即便这样,在线教育产品普遍先打免费体验牌,究竟能有多少人转化成有效用户的效果也存疑。”

在沈彦树看来,被迫杀入战局的vipSing最大的优势便是:至今没有相似产品。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大,在线教育在细分赛道上的绝对人数仍然很多。

为了帮助企业渡过难关,vipSing所在的江湾镇街道和虹口团区委牵线搭桥投融资机构,帮助企业解决现金流问题;通过“虹口江湾”公众号,搭建线上招聘平台,帮助寻找适合企业发展的优秀青年人才;还联系彩虹湾白领公寓,为企业员工解决住宿问题。“这些措施很实在,也帮助我们捱过了最困难的时候。”沈彦树说。


        音乐教育不能功利化

在采访的过程中,沈彦树一点也不避讳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

“我特别反对把音乐教育功利化,它应该是一种伴随孩子们一生的素养。在我的身边,有太多这样的例子:学音乐就是被迫考级,十级考出来之后,孩子厌烦地连钢琴也不要碰了。”沈彦树说。

也因为此,vipSing上线的歌曲,都是他与合伙人叶婷原创的。按照要求,这些原创歌曲的风格既要适龄化也要国际化,包含多种语言并融合民族特色,涵盖古典、流行、爵士、摇滚、hiphop、国风等风格。截至目前,他们已创作了39首歌曲,其中16首已申请了知识产权保护。

vipSing所有的老师都要经过严格培训才能上岗,初期的12位老师均来自上海音乐学院和上师大音乐学院,基础较好,培训期一般是两周,随着课程的增加以及老师队伍的扩容,未来老师的培训时间将达到3个月。而课程的标准化设置,让老师的个体化发挥空间不超过10%。

在沈彦树的设想中,目前vipSing推出的线上音乐教育属于第一阶段,主要针对3—7岁孩子,打好孩子的音乐基础,并为孩子学习乐器做好准备,长远的课程规划针对3—14岁孩子,在明年初的第二阶段,将把线上和线下音乐教育资源结合,针对孩子适合的乐器做匹配服务,到了第三阶段,还将推出少儿作曲编曲的课程,让孩子真正延伸音乐的表达。

他相信,随着5G时代的来临,线上音乐教育将迎来大幅增长。“今后我们还将提供MR增强现实下的上课场景,比如当听到意大利儿歌时,戴上特制眼镜看到的就是意大利风情。也会加入更多人工智能元素,部分替代真人老师,从而降低课程成本,打破时空限制,进一步提升教育公平。”

“疫情总会过去。与其这时候花大价钱进行流量争夺,不如把课程设计好,切实提高用户转化率。”沈彦树说,“线上课程远远不是线下课程的简单复制,用户最终只会为效果买单。”

栏目主编:徐敏 文字编辑:周楠
图片和视频均由 沈彦树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