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文史】铁大桥桥堍下的小火轮
分享至:
 (10)
 (9)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唯铭 2014-11-13 06:01
摘要:1889年,公茂机器造船厂诞生在上海,从时间上说,要比发昌铁厂晚许多年。与发昌铁厂相同的是,一开始,它从通裕铁厂发展而来,只有当它成为上海小火轮制造的翘楚时,才被上海市民(无论中西)通称为“老公茂”。

上回说到河南路桥,在桥的产生之前,这里原本是个渡口,所谓的“三摆渡口”。北河南路又被称作铁马路,河南路桥亦被称作铁大桥,原因是河南路桥的不远处有着上海开埠后产生的第一条铁路---吴淞铁路。

 

但是,在铁路尚未全面普及的19世纪中后期,小火轮依旧在苏州河上风行一时。那是因为,在大多数人乘不到火车也没有汽车的年代,即使前往上海四郊,也是件十分累人的事情,更不要说前往苏州、无锡、常熟、常州、镇江、湖州等等江南美好地域了。

 

也因此,客运码头应运而生,它们一一探入苏州河里,客运码头身后,则是比邻而居的客运公司,它们每日发出的小火轮成为19世纪晚期苏州河中一大生动景象。

 

在铁大桥(也可以称为天妃宫桥)与新垃圾桥之间的苏州河河道中,小火轮尤其喧闹而热烈。只是,苏州河上第一条小火轮叫作什么名字?它从何而来?先读当年这篇文章,《创始火轮船考》:

 

古无火轮船,有之仅一百四十年耳。外国创始火轮船之人名雅乃登,时为外国耶稣降生之一千七百三十年,即中国之康熙四十五年也。火轮船有明轮、暗轮之分。明轮船创始于美国人名贝因,船工名弥勒,时为外国之一千七百七十八年,即中国之乾隆三十二年,此美国轮船之始也。后英国人名赛格生,亦造一轮船,时为外国之一千七百九十一年,即中国之乾隆五十八年,此英国轮船之始也。越十年仅于英国河中行之,又越二十四年有人名长生者始驾轮船至印度国大获利 。迨至外国之一千八百四十年,即中国之道光二十年也,英国始驾火轮炮船入中国矣,此后继来日多外国来中华,昔多帆船今多轮船,自轮船盛兴帆船几废,今中国江南之上海、福建之福州皆奉旨开厂局造轮船,造成试行中国之闽浙人亦善驾行矣,船成而行军运粮载人装货及传信息至为神速,近外国更欲议造小轮船载货至中国内地如江西之鄱阳湖、湖南之洞庭湖,之类事尚未定。

 

文章写到火轮船来历:美国人贝因创始于1778年;英国人赛格生创始于1791年。这位英国人,在发明了火轮船后,最初十年只在自家内河往来行驰,也因此,马嘎尔尼1793年出使大清国时,乘坐的船只还不是火轮船。要到1840年,维多利亚女皇为维护帝国利益而宣布向大清国开战时,火轮船,这种崭新动力的船只才飞扬跋扈地来到中国,并在南京下关江面上迫使着耆英之辈签订了国门洞开的条约。

 

(晚清时期日本人送给慈禧的小火轮模型。来源:网络)

 

在上海,1852年的“老船坞”出现,意味着外国铜匠的进入,更意味着以瓦特为代表的英国工业文明的进入,它们给上海带来了一种崭新的文明和文化。方举赞的发昌铁铺作了一个积极回应,问题是:发昌所造的排水量115砘的“淮庆”号,是民族工业的唯一代表吗? “淮庆轮”是否已在那个时期从老垃圾桥的桥堍下出发,载着晚清的才子佳人、名媛淑女一同前往无锡赏梅?或洞庭山看花?

 

可以确定的是,除了发昌号,公茂机器造船厂的出现和发展,同样是民族工业史上不可忽略的篇章。

 

(公茂机器造船厂同仁合照。来源:网络)

 

1889年,公茂机器造船厂诞生在上海,从时间上说,要比发昌铁厂晚许多年。与发昌铁厂相同的是,一开始,它从通裕铁厂发展而来,只有当它成为上海小火轮制造的翘楚时,才被上海市民(无论中西)通称为“老公茂”。

 

“老公茂”的始作俑者来自浙江镇海,名叫郑良裕。与发昌铁铺相比,“老公茂”更加紧贴着苏州河,它的创始之地在新闸桥下,即道光与咸丰年间发展起来的新闸镇边。

 

郑氏先在镇里租上民房三间,雇上若干工人,做起机件修理生意,也许还没有一只发昌铁铺般的炉子。机件的修修补补,绝对满足不了他倒海翻江水般的心思,没有多久,他看中苏州河在航运方面的远大前景,率先组建了老公茂航运局,下辖平安、新平安、大通、宝华、新宝华、平阳、大华、裕隆、元大等等名号火轮船,其中相当一部分日夜行驰在苏州河里。

 

想像一下这样一幅画面:

 

晚清的某个黄昏,暮色无声无息地随着苏州河的潮水涨了上来。由铁大桥桥堍下来,进入老公茂航运局的房子,又由房子中走出,便见码头,还可以瞥见码头旁停靠着的小火轮。

 

一个小火轮,拖着后面五六条小船,俗称列船。下午六点出发,先沿苏州河慢慢地向着下游驰去,待到驰过木结构的外白渡桥,便折向浩浩荡荡的黄浦江,那时,船客中的一位,是晚清落弟才子的模样,见了两岸礼查饭店与英帝国领事总馆的巍峨格局,发出了一声长叹:“夷人已有这等气象,我等还有什么面子?”随即,将那手中一本《孽海花》随手抛在了船舱之中。

 

小火轮的行进路线是先由嘉兴再折进大运河,最后才到达杭州,耗时整整一天一夜。沿途,倘若晚清才子还有兴致,可以看到许多条扬着白帆的大木船正满载木头顺流而下,前往上海;也可以看到许多装载着洋货的小船正兴致颇高地在江上往返。不过,一旦夜晚到来,黑夜中的黄浦江除了点点渔火就再没有东西可以观望了。

 

郑良裕的魄力比我们想像得更大,他在浦东白莲泾一地置地30多亩,让“老公茂”从一个小规模的铁工厂脱胎换骨成了可以造多种多样轮船的大船厂。采用民国30年年间的媒体说法,“历年协助国内航业之修造事项,加惠甚多。令外商造船厂坞,多一打击,此则政府应特予奖励者也”。媒体的说法充满了民族主义情绪,但从另一角度来看,老公茂确实势不可挡,它没有像早先的发昌铁厂在英商耶松包围下最终寿终正寝,还能以自己的实力与西方资本集团分庭抗礼,这也使当时南京国民政府的高官们内心也暗暗窃喜起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章迪思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相关文章
评论(9)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资深媒体人。 自1996年起,先后有《上海七情六欲:一个城市狩猎者的当代记忆》、《墙•呼啸:1843年以来的上海建筑》等11部非虚构专著问世。熟悉上海各类老建筑、老地标。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