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法治 > 文章详情
​防疫指挥部工作人员驱车数千公里发现提货地是废墟,卖家说自己也被男友骗了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闲乐 2020-04-14 17:48
摘要:一起诈骗“局中局”?

手机地图显示,陕西省西安市距离云南省镇康县有2000多公里车程。2月17日,西安某区防疫指挥部工作人员肖某和同事两人,一路不眠不休轮流开车几十小时赶到镇康县,想尽快提走一批价值数万元的一次性口罩,供辖区内医护人员使用。

“卖家说,这批物资从缅甸进口,包裹要在海关处挨个消毒,如果急需,可以自行前往取货。”但是,当他们到达卖家提供的提货地址时,两人都傻眼了,眼前分明是一片废墟。再次与卖家联系,已没了回音。联想到卖家曾一次次找借口拖延发货,还寄来过一个假包裹,肖某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怕不是被骗了吧?”

第二天,肖某接到了上海警方打来的电话,卖家因为涉嫌诈骗已经被刑事拘留,他们确实被骗了。

和他们联系的卖家束某某,其实是在上海一家批发市场打工的点心师,平日里的工作和口罩、额温枪毫无关系。但她却从2月5日起,通过微信发布信息称,自己有大量口罩、额温枪,并强调是“现货”,可以马上发货。到案发时,她共骗取12名被害人钱款共计44万多元。

到案后,束某某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但她同时认为,自己也被男朋友张某骗了。束某某说,她曾询问过张某是不是真的有现货,张某在微信上给她发了口罩厂照片、口罩质检报告、合格证等,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有货,她才在微信上对外“售卖”。买家付款后,她也会先将钱转给张某,张某再给她一部分,“本来说好对半分,实际上只给了我9万多。”

束某某与丈夫感情破裂后,于2018年12月与张某在婚恋网站相识。奇怪的是,一年多来,两人只见过两三次面,大部分时间都通过网络联系。目前,张某仍然在逃。

尽管束某某辩称自己也被骗了,但在今天上午的庭审中,公诉人、虹口检察院检察长曾国东指出,2月5日至2月8日,束某某“卖了”4万多元。2月9日起,面对多位买家的催促,束某某开始以厂家未发货、货物正在打包,甚至提供虚假快递单号、寄假包裹等方式搪塞。

“张某还未到案,无法证实束某某是否与其共谋诈骗。但从束某某9号之后的行为可以看出,她已经意识到货源不存在。在此情况下,她不仅没有停手,反而继续在朋友圈‘售卖’防疫物资,属于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显示,束某某在买家投诉后,曾退还给3名被害人1.5万余元,剩余40余万尚未退回。束某某分到的钱款中,部分已被她用于偿还外债。

束某某的辩护律师则发表了希望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束某某向买家提供的身份证、银行卡都是她本人的,说明她至少在一开始无意欺骗他人,与蓄意实施诈骗相比,主观恶性较小。”辩护律师说,束某某家庭困难,儿子患有先天性脊柱侧弯,看病花了不少钱,所以当张某提出可以弄到口罩等防疫物资的现货时,两人一拍即合。从犯罪过程来看,束某某更像是被张某利用的“工具”。

“束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束某某的违法所得责令退赔给被害人,缴获的作案工具予以没收。”短暂休庭后,本案审判长、虹口法院院长王宇展宣读了判决书。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闲乐 题图来源:虹口检察院供图
法院对本案当庭宣判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