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挂石灰图可以阻止疫鬼,接种要挑百花生日……当年为破流言媒体如何宣传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沈轶伦 2020-02-08 11:49
摘要:在疫病面前,流言有时是次生灾害。1919年上海地区流行霍乱,当时一些人不去注射疫苗,而是“每家每户都在门前悬挂一幅石灰图,据说可以阻止疫鬼进门。还有一些人在七月半时仿照清朝时习俗,备办各种仪仗队,到处游行,为了赈济孤魂野鬼,免疫病之灾”。

1950年3月29日,上海市各卫生事务所,各医院挤满了前来为孩子种牛痘的人,老闸区(老闸区东沿山西南路、汉口路、山东中路,西沿西藏中路,北沿苏州河,南沿延安东路,后并入黄浦区)卫生事务所为例,全天种痘人数在4500左右,队伍竟排到五马路,“家长们不怕腿酸,不怕饥饿,不管小孩子哭喊,挤在一起等着种痘,卫生工作人员忙的满头大汗,一面工作,一面向群众解释:‘那天种都可以,何必挤在这一天,不该再迷信了。’”原来这天是农历二月十二日,为传说中的百花生日。当时的迷信思想是:这一天百花齐放,种痘可以发,取个吉利的意思。

但当时,有的市民相信旧法种痘,相信要见血才是吉兆,1950年3月29日这天,城隍庙中的江湖医生和走方郎中都靠了百花生日发了一笔小财,“愚蠢的家长们愿意化五千元把孩子的腿划的流血不止,不肯去医院施行新法种痘;卫生工作人员问他们:‘为什么不到卫生事务所去?既可免费,又无危险。’他们说:‘那里种痘不见血呀,种了也不发。’学医的人们给他们解释:‘旧法种痘是从患过天花患者身上脓泡取下的脓液做痘苗,带有过滤性病毒,种不好便闹天花了,而且用刀子割的血流如注,不消毒很危险,顶好是破除迷信、相信科学,这些人听完又后悔了。”

不仅普通市民有迷信,当时好几个医院用大红纸贴出“百花生日,全天种痘”。当时的媒体报道不仅点名批评了这些医院,还特意指出“所以在这里把天花的来源、传染、预防等简单的报导出来,希望家长们不要再以自己的无知,伤害下一代,让百花生日在你的心中死掉吧”。

在疫病面前,流言有时是次生灾害。1919年上海地区流行霍乱,当时一些人不去注射疫苗,而是“每家每户都在门前悬挂一幅石灰图,据说可以阻止疫鬼进门。还有一些人在七月半时仿照清朝时习俗,备办各种仪仗队,到处游行,为了赈济孤魂野鬼,免疫病之灾”。

为了改变人们的抗疫认知,当时的上海进行了大量防治霍乱的宣传。包括:在住宅区张贴宣传海报,派出医生群体去街头、学校、居民区宣讲。播放预防霍乱的影片。“1931年6月6日,上海举行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反霍乱大游行。参加者多是受过霍乱之苦的市民、医务工作者和大学生。他们甚至抬出病患及那些因病身亡者的棺木,警示市民。”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宣传,市民才逐渐接受接种,为了鼓励孩子们来接种,当局还一度出赏钱,奖励主动来接种的小孩。

但和抗击疾病同样艰难的,还有和人们的思想中的“顽疾”斗争。可这顽疾背后,也和当时的生活条件和卫生条件息息相关。

1946年,丹阳的松卜村,患霍乱而死者达30人之多,南门外柳茹村内,农民贡玉波夫妇及其老母突染疫病于数小时之内相继毙命,全家四口仅留下一婴孩,其岳母因来探病返家后吐泻交作,亦于数小时后身亡。当地旅沪人士捐来疫苗一百瓶,盐水针一百八十瓶,免费注射及医治,可是这仅限于城市,乡民们要打防疫针须在火似的骄阳下跑上几十里路,当然很少进城去注射。只有在病势严重、奄奄一息的时候,才会用籐椅竹榻抬进城去医治,很多人不及进城,就在半途中死掉了,广大的乡村没有一点医筑卫生设备,农民只能迷信着鬼神,各处大做太平会。

1949年8月,上海的安徽会馆附近有人在空地上搭设祭故弄玄虚,哄称有“九龙大仙显尽”于桥下臭水浜中,意图从中取利,并且造谣说:浜中臭水可以疗治百病。以致有少数无知居民信以为真,竟不顾肮脏前来汲取。当时的公安局斜土路派出所闻讯后,当即将那个所谓“九龙大仙”的祭坛拆除一空,并用告诉居民不要上当。

《解放日报》当时长设“读者来信”和“防疫常识”栏目,日积月累地破除迷信和流言。1952年3月28日,《解放日报》就麻疹护理再一次做出澄清,“有些人缺乏卫生常识,迷信生麻疹是鬼神降灾,不好好地医治,更用些不合理的老方法处理。如把病人关在密不通风的屋子里,还有的用艾叶等等来熏,这样屋子里空气不好,就易引起肺炎。叫病人忌嘴忌咸不吃荤腥,这样病人滋养不够,抵挡不住疾病的进攻。不让病人洗脸,不近水,就使得身体龌龊,容易生其他毛病。再如不漱口刷牙,便容易得喉炎和走马牙疳病。这些都是毫无科学根据的错误方法,不但救不了病人,并且能冤枉地使病人死亡,所以必须纠正。”

与疾病斗争的地方,也是与迷信和流言斗争的战场。1949年6月,上海开展了以防治霍乱为中心的卫生防疫运动。共组织预防注射队358个,免费接种霍乱疫苗375万人次。动员3600人次,清除垃圾3.5万吨,在孳生蚊蝇的重点地区喷洒药物,扑灭蚊蝇,使城市的卫生面貌有了明显改观。1950年1月,上海市第一届清洁运动委员会建立,1951年3月,上海开展了以预防天花为重点的春季防疫清洁卫生运动,动员全市居民制定清洁卫生公约,清除陈年积宿垃圾,全民接种牛痘疫苗,至当年6月底累计接种1068万人次,当年7月底上海宣布全市消灭了天花。


参考:《回眸 百年前上海那几场霍乱大流行》顾晶霞,《上海解放初期城市治理工作的历史回顾》柳宗奎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