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母亲在武汉隔离病房离世,儿子为病友写下这份“求医指南”
分享至:
 (6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杨书源 2020-01-31 19:11
摘要:希望大家都能撑下去,也希望我母亲付出生命代价的总结能帮到有需要的人!

联系上志愿者汪天公,是在1月31日上午,距离他母亲在武汉一家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隔离病房去世刚刚过去3天。

64岁的母亲从住进隔离病房到离世,仅经历了11个小时。她临终前的诊断是严重肺部感染合并呼吸衰竭,直到去世依旧没有被确诊。

在疫情刚开始发生时,汪天公就成为了一名接送医护人员、协调物资的志愿者,也就是在同期,病毒已经悄然侵袭了他母亲的身体。

眼下,他正在居家隔离,身体未发现异常。失去至亲后的他不断回忆着母亲从1月17日晚发病至离世的求医、护理诸多细节,他决定将这12天里他陪护母亲的细节和盘托出。他也收到了越来越多武汉当地病情胶着、尚无法治疗的患者、疑似患者和患者家庭的咨询和求助,他开启了另一种“志愿者生涯”。

“我知道武汉的医护人员都在争分夺秒救治病人,但是现实就是这样,我们普通人只能在自我诊断、求医问药方面更加积极自救。”汪天公告诉记者。

但这里需要提出的是,汪天公所陈述的带母亲求医的得失经验,仅在武汉当下医疗环境中展开,不适用于国内其他医疗资源还相对充足的城市。且仅可作为个人的心得体会,为处境相同者提供部分行动参考和心理支持。以下为汪天公的自述:

缩短确诊时间就是在“抢跑”

我母亲从出现症状到确诊肺部出现严重感染用了7天时间,但是从系统介入治疗到离世,只经历了四五天,我一直在想,要是刚开始的那7天能够缩短些该多好。

我母亲是在1月17日那天出现咳嗽症状的,当时家里人都没有重视就以为是普通感冒。毕竟当时武汉疫情在媒体上的报道和现在很不相同。在此之前母亲去过一个批发市场买年货,也坐过公共汽车,不过从来没去过华南海鲜市场。

母亲的咳嗽没有缓解,她后来又出现了胃口下降、腹泻的症状,但是始终没有发烧。

或许也正是“没有发烧”这件事,让我们最初轻敌了。在我和群里不少患者聊天总结中,发现不发烧的新冠肺炎的患者始终没有发烧,但是后来我们总结发现,这段时间,只要患者在发热、咳嗽、腹泻、乏力、厌食、呼吸困难、浑身酸疼等症状中,同时满足2个及以上就要引起重视,因为此时抵抗力比较弱而且病因不明,的确不建议轻症者直接去武汉的医院就医。这时可以先去药店对症买一些消炎药吃,但是如果1-2天内依旧没有好转乃至加重,还是建议去指定的发热门诊治疗。

在1月23日那天,我母亲病情加重了,我决定带她去收治新冠肺炎的定点医院看一看,却发现门诊大厅的人满得快要溢出来了。我以为母亲只是普通感冒,因为害怕交叉感染,带她去了一家社区医院。社区医院门口已经有了为求医者测量体温的关口,但是母亲没有发烧,所以社区医生为她看诊了,我们拿回了一些医生开的消炎药、感冒药。

1月25日,母亲病情继续恶化,我决定带母亲去专业的发热门诊看病。那天母亲拍的胸部CT显示:两肺纹理稍多,双肺多发斑片模糊影”,医生判断母亲的肺部感染已经很严重了,但是没有核酸试纸,无法确诊。当天,母亲CT结果出来后,我作为密切接触者也拍了肺部CT,没有被感染的迹象。

这里我想补充的是,我带母亲去的是一家三甲医院的发热门诊,而不是新冠肺炎的定点收治医院,因为前者相对资源还没有那么紧张,比如检查、治疗在一两个小时的等待以后基本还都能满足。如果是需要获得及时的治疗,大家此时也没有必要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定点收治医院,能去正规发热门诊先确诊也可以。

这里的确诊,我说的是确诊肺部是否有炎症而不是确诊自己是否感染新冠病毒。大家也都知道目前的核酸检测也很缺乏,未必能及时确诊。但是对于普通人而言,知道自己肺部有炎症,以及感染程度,并且对应消炎其实是通用的做法。在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未必要刨根问题,知道自己得的是哪种病毒性肺炎,治疗为先。

在发热门诊,母亲打了针也吃了止泻药,排队等候治疗的时间大概是1多小时,我们在发热门诊看到不少因为长时间等待治疗体力透支的患者,大家都束手无策,这时候家人的陪伴就很重要。母亲生病的前几天,我都自己在家中给她做饭做汤,到了发热门诊,我顾不上了,就让家里人做饭送来,保证营养。

母亲当天情况缓解了,胃口也好了,我又过分乐观了,以为她的炎症已经在减弱了。

不过在当时,我做了一个很果断地决定:我和母亲从家里搬出来到另一套房子里居家隔离,我全程照顾母亲的起居。这当然有被感染的风险,但是这种时候,能好好贴身照顾的也只有是至亲。

汪天公在母亲生病前一直是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志愿者。 汪天公供图

隔离病房不是“保命箱”

1月27日晚母亲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症状,我把她送到了社区指定的发热门诊,恳请医生为母亲输氧。

但是当时,连留观室都住满了人,我们在医院找不到一个多余的氧气瓶。医生告诉我,按照我母亲目前的危急程度,他本应该收治,但是实在没有能力收下,请我赶紧想办法带母亲去一个可以吸氧的地方。

当晚,我迅速带着她来到了一个普通医院发热门诊的留观室,还有空余位置和吸氧设备,2名医生和4名护士在轮值,我把母亲安顿下来吸氧,医生还给她配了心率检测仪。那天我再把母亲再晚送到10分钟,或许她都撑不过那晚了。当晚在我片刻不离的照顾下,母亲又挺过了一天。

从那天起,我就开始寻找新冠病毒肺炎指定医院的隔离病房,希望母亲可以入住。因为母亲病情本就重,加上我做志愿者的群里也有不少当地医生,我在28日21点左右为母亲争取到了一家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的隔离病房床位。

我满心以为母亲接下来的治疗道路会顺畅许多,却不知道在那时我犯下了最大的失误——母亲当时已经进入了呼吸衰竭期,片刻也离不开氧气,更加离不开亲人一对一的贴身照顾。

送母亲进入隔离病房,也就意味着我无法近身照顾她了。当时我叮嘱病房里的护士:我母亲病情重,请您一定好好关照。护士答应下来了,但是我知道她也力不从心。在那个普通隔离病区,4位护士要同时照看30名患者。

我真的难以想象,母亲在她生命的最后一晚,是怎样独自摘取呼吸面罩去上洗手间,又艰难回到病床的。

1月29日凌晨4点多,母亲给我打来了最后一个电话。那天早上8点10分,我永远失去了我最亲的人,母亲因为抢救无效去世。

我一直在后悔,不应该在她已经完全没有生活自理能力时把她送入隔离病房,我应该陪伴在她身边,每给她喂一口饭,就吸一口氧,或许情况又会不同,她也能多坚持一段时间。

母亲离开我了,我不敢让自己的大脑有片刻放空,我加了不少患者和患者家庭,和他们分享经历,发现有一部分武汉的疑似病人因为害怕医院的交叉感染不敢去接受正规治疗,这肯定是有问题的。我觉得如果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就一定要赶紧就医并且尽快吸氧;也有一部分患者他们已经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症状,却求医无门,这个时候,可以求助社区,因为武汉的社区目前也在按照居民病情的轻重缓急,安排入院;此外我也遇到了一些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的中重症患者,我建议社区可以为这部分病人优先安排就医,没有人照顾他们在当下的环境里风险更大。

在接下里日子里,我还想琢磨一下,像我一样亲人因为病毒离世的家庭,如何做好后续的家庭消毒和清洁,这一块大家好像都还没有重视。

希望大家都能撑下去,也希望我母亲付出生命代价的总结能帮到有需要的人!

汪天公母亲生前照片。汪天公供图


注:征得汪天公同意后,向有需要的患者及家属公开他的微信号(wtg7145387)。因为汪先生目前也还在居家隔离期,需要休息和恢复,如果不是有迫切需要的患者和家属,还请暂时不要打扰。




上观新闻正在征集抗击疫情新闻线索。

无论您是患者、家属、一线工作者,还是身处武汉及周边的普通市民,如果您有关于这次疫情的故事、见闻,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如下:

记者 杨书源 微信/电话15216825039

记者 王 潇 微信/电话 15216704513

记者 张凌云 微信 rtclouds 电话 13585695928

记者 殷梦昊 微信/电话 13162822376

记者 王 倩 微信/电话 15620692605

记者 李楚悦 微信/电话 18801794272

记者 雷册渊 微信/电话 15900859665

记者 郑子愚 微信/电话 15800910823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来信请注明联系方式)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