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1951年上海人如何消灭天花
分享至:
 (17)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沈轶伦 2020-01-31 16:09
摘要:天花——曾令人望而生畏的疾病,在上海止步。1951年7月26日,官方宣布,上海发生最后一例天花。要知道,上海消灭天花比全国早9年,比全球提前26年。

天花——曾令人望而生畏的疾病,在上海止步。1951年7月26日,官方宣布,上海发生最后一例天花。要知道,上海消灭天花比全国早9年,比全球提前26年。

解放前的上海,卫生环境恶劣,蚊蝇滋生地泛滥,霍乱、天花、血吸虫病等传染病严重流行,传染病死亡人数位居死亡原因之首。其中,烈性传染病天花二字令人闻之色变。

光绪七年六月(1881年7月),《申报》首次登载:“近来沪地天花流行,数十岁之人亦能感染,得愈者不过十中一二。”光绪十一年《申报》再次报道:里虹口发生天花流行。此后发病连年不断。光绪二十八年、三十年、三十三年,分别死亡434人、759人、884人。1926至1949年的23年间有6次流行,以1938年最为猖獗,发病率为116.8/10万,死亡率为38.2/10万,是有记载以来发病率、死亡率最高的年份。

天花病毒能对抗干燥和低温,在痂皮、尘土和被服上可生存数月至一年半之久。一旦染病后,侥幸幸存者浑身留疤,变成“麻子”,常常在生活中被人歧视。1949年上海解放后,政府非常重视以卫生防疫为中心的全民爱国卫生工作,积极大力地开展城市卫生的管理工作。1950年1月,上海市第一届清洁运动委员会建立,时任副市长潘汉年任主任,并建立了各级的组织机构。当月15日,全面开展了上海的第一次清洁大扫除运动,参与者有18万余人,清除垃圾、渣土、污泥等9000余吨。当年,上海天花发病率下降为18.3/10万,死亡率下降到5.6/10万。

1950年11月22日,在《解放日报》上,上海市人民政府卫生局发布公告:

沪卫防字第六六号

查本市人口众多,天花为患已久,每逢冬春两季病例增多。如不亟为防制,可能严重流行。过去因种痘工作未见彻底,劳动群众接种者不多。兹为执行中央指示,防止天花流行,自即日起实施普遍种痘,除分行各区人民政府大力推行外,凡我市民务希遵照中央卫生部颁布种痘暂行办法之规定自动自觉地,速向所住区之各免费种痘站队踊跃种痘,以防天花而策安全。

特此公告周知

附中央卫生部颁布种痘暂行办法一份

局长 崔义田

副局长 王聿先 李穆生

公元一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按照《种痘暂行办法》,当时国境内之居民,不分国籍,均在婴儿出生后6个月内种痘一次,届满6足岁、12足岁及18岁时,各复种一次。凡从未种痘者,或逾规定之年龄而未复种者,各补种一次。种痘时可按户籍册,挨户调查施种,种痘后在户籍册上作已种记号。如无正当理由拒绝种痘,经说服教育无效者,各级卫生行政机关得予以强制执行。

而且,种痘一律免费,不得收取任何费用。各级卫生机关,受政府委托之公私立医院诊所及其他种痘人员,其进行种痘所需之费用(包括人工、牛痘苗及卫生材料)均由各级政府负担。

1951年3月,上海开展了以预防天花为重点的春季防疫清洁卫生运动,动员全市居民制定清洁卫生公约,清除陈年积宿垃圾,全民接种牛痘疫苗,至当年6月底累计接种1068万人次。

但也有人就是偷偷不种。

1951年3月27日,一位家住凯旋路的读者写信给《解放日报》的编辑,“大义灭亲”举报自己的邻居:

“在全市展开种痘运动中,还是有不少群众,依然东逃西避,不肯种痘。这原因当然很多,但就我个人所了解的,主要还是卫生人员没有深入地针对群众迷信思想加以宣传教育的缘故。像我姓杨的邻居,他的两个孩子出了痧子,一直是吃香头的仙方,听打卦算命的话,孩子侥幸好了,就更相信‘仙方’灵验,忙着替孩子‘过关’,被骗的钱不知多少。杨姓的两只猪,也先后出了痧痘,长宁区卫生防疫站马上派人来调查,但是他们硬说:我们的猪子已经好了(其实是偷偷地杀了)。杨家的孙子毛根后来也出了痧子,媳妇想把孩子给医生看,但婆婆推说:‘那(哪)里有钱看呢?’可见他们连最低限度的医药常识也是很缺乏的。

这几个事实说明了,迷信思想不根除,卫生工作就很难展开。尤其打卦、算命、香头奶奶、世传庸医,他们不懂也根本不肯承认科学的道理,为了专门骗取财物,就不得不无时无刻,向落后群众,散播迷信思想;因此,在种痘运动中,我认为,不但要把天花的厉害告诉群众,同时要有效的清除群众迷信思想,适当取缔庸医,才可能把种痘工作顺利展开。

此外宣传医药知识也很重要。邻居戴姓的孩子,患了传染病,劳工医院介绍他到横浜路市立第二传染医院。孩子送进去,衣服全部换了,因为要隔离,不让家属进去看,孩子的父母就躺在医院门口,哭了一夜,回来夫妻俩哭个不休,说什么孩子的眼睛要给医院挖掉啦,肚子要剖开来啦,结果一路哭着跑到医院里,把孩子讨了回来。说:‘宁愿让孩子死在家里,也不送进医院!’”

为了向更多群众推广宣传种痘,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在夜晚7点“黄金时段”举办医药卫生节目,邀请医生宣传预防天花知识。1951年4月1日晚上做客节目的医生名为赵纪国。在解放日报资料中,可以看到,这位医生的名字出现在1953年上海市志愿卫生工作队第十四大队、国际医防服务队第十八队赴抗美援朝前线的队伍中。担任上海市志愿卫生工作队第十四大队的副队长。

天花被消灭了。

但没有人就此松懈,为了保证上海城市卫生防疫工作能够持久地、有效地、有组织地进行,1952年初,上海市成立了爱国卫生委员会,全市各区以及水上区域相继成立爱卫会,各基层成立的爱委会总数达到4492个,形成了“块块领导,条条督促检查”的领导机制。1952年4月,上海市卫生防疫委员会成立,陈毅市长任主任,潘汉年副市长任副主任,并且建立了全市卫生防疫工作的领导体系,进一步加强了对全市卫生工作的组织管理机制,从而使上海城市的卫生防疫工作有了进一步强有力的制度上的保证。

1981年4月3日,《解放日报》头版,一条212字的消息这样写道《天花灭绝,牛痘停种》:

本报讯 记者从上海市卫生局获悉,本市从去年5月8日开始在全市范围内停止常规种痘,过去所发有关种牛痘的通知、规定、办法等即行废除,这是根据去年5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球消灭天花后,根据卫生部取消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的婴幼儿牛痘接种办法决定的。



(参考《上海卫生志·卫生防疫》、《上海解放初期城市治理工作的历史回顾》(柳宗奎))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内文图来源:IC photo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