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运动+ > 文章详情
“36秒一脚一命”的悲剧背后,是中国搏击赛事的致命盲点
分享至:
 (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姚勤毅 2019-12-23 20:50
摘要:“对于搏击格斗赛事危险的无知造成的无畏,是这起悲剧发生的最大原因。而一些市场监管、行业自律、行业准入、自我管理的缺失,也是导致事件发生概率增加的根源。”周超说。

两周前,一篇名为《22岁格斗初学者对战“金腰带” 36秒被KO进ICU昏迷10天》的报道在搏击圈引起广泛关注。据记者采访了解,这起悲剧的“主角”——22岁的西南财经大学大二学生明佳新,已于本月20日在四川成都华西医院不治去世。

该事件看似个例,却揭示近年来存在于民间博击擂台赛事背后的隐患,可谓发人深省。

图说:36秒,唯一的一脚,一条生命就此陨落。

图说:网络上广泛流传的明佳新在抢救中的照片。

明佳新是一位仅训练了个把月的搏击初学者,11月30日被自己的教练叫去给名为Monster PWC的博击赛事“凑场子”,结果被一名号称是泰拳金腰带选手的王皓然一脚KO,随后被送进ICU,直至不治身亡。

据了解,Monster PWC的办赛主体是在2017年4月注册完成的成都野蛮怪兽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圈内逐渐形成一些影响力,成为了以“格斗小白”为主角,以“规则更为开放”为卖点的格斗联赛——即随时下场打、推崇素人小白之间的格斗,接地气靠近普通人群的刺激性。从所谓比赛出场费仅为胜者1000负者700的低廉价格来看,这一比赛仅仅是玩票性质格斗爱好者之间的对抗。参赛选手的水平普遍不高,强者最多就是给国内二线赛事打打垫场的档次。

图说:赛事的宣传海报。


但正是“开放”的一系列“附带属性”,成为了这起惨剧的罪魁祸首——无视项目客观规律的赛规赛制,无视选手安全保障的办赛手段,让一个年轻的生命就此陨落。

“他们(Monster PWC)那根本就不是赛事,只能说是一场活动。”“我觉得出现事故是主办方太大意、太随意了,这种比赛很可能没有赛前体检……”“Monster PWC赛事的称重相当不正规,双方根本就没有赛前互相称重确认体重的这个环节。从视频就能看出,双方的身高体重上维度差距很大,这在正规职业博击赛事中是绝不允许的。”从事发后诸多业内人士的分析可以了解到:这位头衔水分不小的“泰国拳王”,在踢出并未完全发力的那一脚之后,也“踢出”了这一举办多年的赛事背后,存在的一系列问题。

“赛事方忽视标准职业格斗程序,也缺乏重要的选手出赛健康管理标准,存在严重问题。”搏击项目领域国内资深记者周超这样解读。他认为,按照国外的标准,只要是有规则的格斗,并且能从比赛中获取出场费,都是职业比赛。从这个角度来说,Monster PWC有职业比赛形成的基础条件。但是这其中又有一定的区别,那就是赛事需要有正规组织的监管认证,这些正规组织在办赛流程上,是有完善的健康管理措施和赛事规则的。“可惜的是,目前中国,很难定义什么是‘正规’的职业赛事组织。”他说。

四川格斗圈的一位著名搏击人士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国家放开赛事审批的初衷,是为了活跃体育市场,遏制体育部门的权力寻租问题。但问题是,放开审批后,赛事公司成了夹心饼干。正规的比赛公司想办比赛,还是需要挂靠国家机关单位给审批,才能过安保消防这一关,并获得地方政府在场馆的办赛支持。而小的比赛活动,办赛公司的水平参差不齐,缺乏监管,问题层出不穷。”

这次MONSTER比赛的擂台事故,对整个四川搏击界敲起了警钟,也给很多正规比赛的举办造成了影响。本来预定将在明年1月1日继续举办WBA中国机构排位赛的天图拳馆推广人岳斌表示,经过个别媒体报道以后,现在都认为是职业拳击出了事情,导致自己的赛事很受伤,审批也受到了影响。

由于成都有赛事的公安报备安全审批被卡,不少业内人士担心,成都的这一擂台事故“会对整个行业的市场化有很坏的影响”,随之而来的将是紧箍咒。

事实上,国内较为正规的大型职业搏击格斗赛事,因为了解赛事体系的危险性,都会不断强调安全性,也都会有自己的医疗流程和健康管理要求。以2015年IBF在中国北京举办的世界年会以及今年在抚州举办的WBA年会为例,这些年会上都会专门用一天时间讲解安全,由医生和裁判进行交流,避免出现擂台事故。WBA、IBF乃至WBO这种由推广人向组织申请举办的赛事体系,有自己统一的规则流程。所有的推广人必须遵守这一流程,才能办赛。比赛中,组织会派遣比赛监督前往前方,对比赛的流程进行督查。而《武林风》、《昆仑决》等赛事,则是有自己的有经验团队,对医疗健康体系进行管理。

“相反,一些出场费极少的素人赛事、拳馆内的对练赛事才更容易出问题。因为这种赛事通常费用低廉,只有2000到3000的出场费,而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CT脑电图、血液和心电图等等)就要2000多元。所以小赛事的推广人和拳手乃至教练经常都不愿意在健康管理上花钱。而就是检查出了问题,也往往心存侥幸,觉得打打没问题,不会出事。毕竟飞机票和酒店都花了,来了,比赛不打,主办方就亏了。”周超说。

据介绍,国内职业搏击格斗一线赛事资质认证体系的建立,医疗认证体系的完善和交流都非常重要。目前国内缺乏的,是有效的针对这种小赛事体系的认证管理。所以,当下一些小组织的比赛,拳馆交流赛依旧有出现类似成都这样赛事擂台事故的隐患。

这样一场格斗赛,注定都是输家。擂台上的的两位选手,最终都成为了最大受害者。

“我们兄弟俩的父母都是农民,常年在工地上打工的,培养一个大学生不容易,这些人就是欺负我们是农民……”明佳新的哥哥崔新明接受采访时如此控诉,“几个方面一起垫付了大约11万人民币,就我所知,王家的母亲给了1万、主办方给了5万、场地方给了1.5万,还有那个推广方也给了4.26万元,就这么多,但是ICU的费用最开始一天是2.5万人民币,后来转院后,差不多是2万人民币一天,我们已经花了40多万了。”崔新明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只能相信公安机关的调查,“希望最后能够给我弟弟一个公平公正的交待。”

王皓然则同样悲剧,他自然不可能是为了几百元的“输赢差价”而故意去打死打伤一名大学生。但由于办赛方轻视博击擂台的态度,和几位不专业的做法,让王皓然只凭一脚,就葬送了一条年轻的生命,同时也葬送了自己的未来。

“对于搏击格斗赛事危险的无知造成的无畏,是这起悲剧发生的最大原因。而一些市场监管、行业自律、行业准入、自我管理的缺失,也是导致事件发生概率增加的根源。”周超说。

栏目主编:陈华 文字编辑:姚勤毅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