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大使说·盘点|2019年中东地区局势的六个看点
分享至:
 (55)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宝莱 2019-12-23 14:48
摘要:一年来,中东在曲折多变中渡过,旧秩序已破,新秩序未立,乱、变、治交织,总体可控,迄未发生波及地区的大乱,正在向稳、治方向发展。

2019年即将过去。时值年末岁尾,盘点中东,放眼世界,探求动向,意义深远。一年来,中东在曲折多变中渡过,旧秩序已破,新秩序未立,乱、变、治交织,总体可控,迄未发生波及地区的大乱,正在向稳、治方向发展。

海湾地区局势严峻

海湾进入多事之秋,已成为诸多矛盾集中地。沙特同伊朗关系紧张。双方矛盾已上升为地区主要矛盾。以沙特、阿联酋、埃及为一方,同以伊朗、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真主党为另一方的两大阵营分庭抗礼。沙、伊代表的逊尼派和什叶派矛盾也在日益激化。沙、伊分别支持的也门哈迪政府和胡塞武装正在打一场代理人战争。在叙利亚问题上,双方争斗激烈。沙方支持叙反对派武装,耗资巨大,未成气候;伊方支持巴沙尔政权,有了大发展。对于卡塔尔断交风波,卡方得到伊朗、土耳其大力支持,腰板硬起来,敢于对沙说不。沙特骑虎难下,至今未能同卡和解,从而使海合会裂痕加深。

近来沙特向伊朗伸出了对话橄榄枝。9月29日,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60分钟”节目中表示,他支持通过政治途径解决沙特与地区对手伊朗之间的问题。对此,伊方予以积极回应。鉴此,双方紧张关系或许有所缓解。

美国力挺沙特,支持其组建针对伊朗的“中东战略联盟”,并对伊朗“极限施压”、全面制裁和增派军力以及军机、战舰,以逼伊就范。但伊朗针锋相对,顽强抗争,屡屡示强,不仅击落侵犯伊领空的美国无人侦察机,而且试射弹道导弹和提升浓缩铀丰度。对此,美国无可奈何,但加大了对伊制裁力度,并一再强调,愿与伊方无条件谈判。特朗普表示愿在联大期间会晤鲁哈尼,遭到对方断然拒绝。美伊对抗已成为牵动地区走向的主线。最近美伊出现两点缓和迹象,其一、12月7日,双方“换囚”;其二、美方同意日本政府接待伊朗总统鲁哈尼往访。特朗普表示,美伊“能够达成协议”;安倍希望在美伊间发挥桥梁作用,“刷存在感”;鲁哈尼也想同美间接“对表”,以缓解美方的高压。

在美国撮合下,沙特、阿联酋、巴林、阿曼等海湾国家不同程度地发展了同以色列关系。作为反伊急先锋,以色列对伊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军事设施大打出手,多次空袭,并同黎巴嫩真主党再次交火。

叙利亚和平仍在路上

叙利亚局势趋稳。巴沙尔政权得到巩固,“重新控制了该国大部分地区”。

2019年3月,叙回归阿盟。阿联酋、巴林等一些阿拉伯国家也相继同叙关系正常化。4月19日,叙政府通过法案,废除实施48年之久的紧急状态法。就战场而言,叙政府军正主导战场走向,主要采取了几大步骤,其一扫清首都大马士革周边军事干扰。着重将反对派武装驱除、收编、消灭,以确保首都安宁;其二大张旗鼓地宣传、呼吁反对派武装缴械、投诚,既往不咎,致使地方许多零星武装响应政府号召,纷纷归顺;其三采取“赶羊”战术,将反对派武装逐至伊德利卜省,以便于控制和清除。

当前叙政府主要做两件事,一是重建。工程浩大。据报道,需耗资4000亿美元。在确保首都安全的情况下,叙政府首先尽快医治首都的战争创伤,恢复正常社会秩序和经济建设;二是推进和平进程。9月23日,叙政府和反对派就宪法委员会权限和核心程序规则达成一致。随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宣布叙利亚宪法委员会成立。据此,联合国秘书长叙问题特使彼得森10月30日在瑞士日内瓦召集了叙宪法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地区热点多波折

巴以争端依旧。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根源性问题,直接关系到地区和平、稳定和发展。但因多种因素,巴勒斯坦问题正在被边缘化。由于美强力袒以压巴,巴处境空前艰难。以色列至今态度强硬,反对巴建国,并继续在西岸扩建定居点,内塔尼亚胡甚至扬言要吞并西岸。巴内部两大主要力量,巴解组织和哈马斯在对以问题上存在政见分歧,难以化解,无法用一个声音对外。美国关于巴以问题的“世纪交易”面临重重阻力,至今未能全部出台。尽管如此,巴以双方均表示反对。目前以色列内斗激烈,无暇他顾。巴方无能为力。故巴勒斯坦问题仍是一个拖的局面。

也门战祸连连。以哈迪总统为首的也门政府军在沙特率领的阿拉伯联军配合下,一直在向北方挺进,以图拿下由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占领的荷台达市,遭到后者的强烈阻击。自2018年12月13日双方签署停火协议以来,迄未得到真正落实,造成全国至少有25.6万人流离失所,其中“已有1000多名平民死亡”。2019年初,阿联酋退出联军。沙特联军仍继续坚持,不时对首都萨那和荷台达等大城市进行空袭,造成大量无辜平民伤亡,受到国际社会谴责。作为报复,胡塞武装通过发射导弹和派遣无人机轰炸沙特。9月14日,在成功袭击沙特重要石油设施后,胡塞武装主动提出建议双方停止互相袭击,沙方最终接受了对方建议。11月5日,也门政府与南部武装在利雅得签署了结束数月武装冲突的“利雅得协议”。目前,也门战场相对平静,出现缓和迹象。

利比亚重启战端。利比亚分裂割据,各行其是,至今一国两会(以伊斯兰组织为主的国民大会和以世俗派为主的国民代表大会)、两府(民族团结政府和图卜鲁格政府)的局面并未改观。从4月4日起,利比亚军事强人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向首都的黎波里发起强大攻势,力争一举拿下首都,实现一统。但遭到萨拉杰总理领导的政府军顽强抗击。7月3日,联合国安理会发表公告,要求各方必须“马上让战争降级,并实施停火。”但两派均我行我素,不予响应。在此情况下,利全国对话大会被迫无限期推迟。目前利已组建制宪委员会,新宪法草案尚未完成;双方已经实现停火。利比亚两大势力均有外部后台,其中利民族团结政府得到土耳其、卡塔尔和意大利支持;国民军得到埃及、阿联酋、沙特、俄罗斯和美国支持。国际上的大批军火进入利两军战场。利已成为世界先进武器的试验场。

“阿拉伯之春“余波

今年以来,阿尔及利亚、苏丹、黎巴嫩、伊拉克四国生乱,尤其是苏、阿(尔)两国已改朝换代。这是由于各国经济发展迟滞、“老人政治”、社会分配不公和民粹思潮等影响造成的。外部干预则使局势变得更为复杂。此次动荡程度虽不如“阿拉伯之春”强烈,但有其相似之处。核心是经济困难,然而重要的是局势得到了控制。

苏丹政权更迭。2019年4月11日,苏丹发生军事政变,推翻执政长达30年的巴希尔政权。苏丹最高军事过渡委员会宣布过渡期为两年。对此,反对派和广大民众大为不满。苏丹主要反对派“自由与变革联盟”组织领导民众抗议示威活动,与军委会矛盾加剧,导致和平示威升级为流血冲突。7月5日,在非盟和埃塞俄比亚的调解及苏丹广大民众的强大压力下,苏丹双方终于谈妥过渡期领导机构。8月3日,双方谈妥了宪法宣言,为“过渡政府进入一个崭新时期铺平道路”。17日,双方签署了结束动乱协议,使近8个月的苏丹动乱告一段落。

苏丹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经济发展滞后。巴希尔执政后,曾一度重视经济发展,利用丰厚的石油美元搞了一些惠及民生的项目,经济增长率达到9%。但2011年南苏丹独立后,苏丹失去了四分之三的石油财富。加之,美国制裁多年,石油收入锐减,经济陷入了困境。为防止经济崩溃,苏丹政府于2018年12月推出了一系列紧缩措施,大幅贬值货币,致使物价飞涨,通胀高达72.94%;市场萧条,面包、燃料短缺,广大民众怨声载道,终于爆发动乱,由反对物价上涨转变为要求巴希尔下台。可以说,巴希尔执政30年“成也在经济,败也在经济。”

阿尔及利亚艰难过渡。一向平静的阿尔及利亚发生突变。导火索由布特弗利卡欲继续连任总统引起。2019年2月,布特弗利卡宣布,他将参与4月18日的总统大选,谋求第五个总统任期,点燃了全国多轮大规模抗议示威游行的熊熊烈火。示威者对执政长达20年、重病缠身,且难以理政的布特弗利卡早已失去信心,普遍要求他不要参选,甚至下台。3月10日,布回国。面对反对浪潮,被迫解散政府,宣布退出大选,但民众仍不满意,继续游行。于是军队出面,向总统施压。4月2日,布特弗利卡宣布辞职。9日,阿议会两院全会投票确认总统职位空缺,由民族院(上院)议长阿卜杜勒·卡德尔·本·萨拉赫出任临时总统,艾哈迈德总长主持军务。然而,广大民众普遍要求现政府要员全部下台,游行仍在继续。本·萨拉赫总统呼吁举行全国对话。9月5日,他宣布12月12日举行总统大选。

美俄博弈加剧

随着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战略收缩,美主导地区事务的能力明显下降,再也不是能“呼风唤雨”的美国了。俄罗斯则积极进取,力争重返中东,恢复昔日的风光。因此,俄进美退的态势明显。

在叙利亚问题上,表现尤为突出。俄撇开美,同伊朗、土耳其联合,形成三国领导人阿斯塔纳会晤机制,对推动叙“冲突降级区”的安全实施及其和平进程取得了重大进展。与此同时,在叙战场上,叙俄联军围剿叙反对派武装取得了重大胜利。这充分表明,俄有计划、有步骤地实施在叙战略,基本主导叙问题的解决进程,牢牢掌握了话语权。尽管在伊德利卜停火方面,俄同土存在分歧,但仍接受了土方坚持停火的意见。10月22日,俄土达成谅解备忘录,则使土在叙休兵。在“安全区”问题上,涉及叙立场,美毫无作为。由于俄在叙可办到美办不到的事,故土只能找俄解决。俄自然不会让美参与此事。正如俄外长拉夫罗夫讲的那样,“俄土协议没有考虑美国的立场。”土耳其总统府新闻办公室主任法赫尔丁·阿尔通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说,土俄共识与土美议定的停火没有关联。在此轮较量中,俄决策得当,大出风头,暂赢一局;美决策失误,输得很惨,还背上了“撤军弃友”的骂名,受到了美国内朝野责难。特朗普说美国取得了胜利,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涉及地缘政治,美国对俄进取大为恼火,极力应对,决不让俄“独占鳌头”。对此,美国使出4招:1,坚持在叙军事存在。特朗普已多次扬言要从叙撤军,但迟迟未有大的进展。目前大约有500名美军留在叙。11月22日,美在叙北部代尔祖尔省恢复了打击“伊斯兰国”残余势力行动。由此表明,美仍要在叙占据一席之地;2,继续支持叙库尔德和反对派武装,借以反对叙政府;3,同土耳其合作。在10月土军事打击叙库武装期间,美做了两件有利于土的事,一是提前从叙撤军,为土进军扫清了“障碍”,被库武装骂为“背后捅刀”;二是要库武装从边境撤出。美欲以此抓住土,分裂俄伊土三国领导人会晤机制,增加叙问题的解决难度。同时警示俄罗斯,叙问题的解决,必须由美国参与。4,拟考虑再次对叙实施军事打击。9月26日,联大期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告诉记者,巴沙尔政权5月19日在拉塔基亚省使用了氯气武器,对此,“美国不会对这种袭击放任不管,也绝不容忍掩盖这些暴行的人。”蓬佩奥上述威胁性讲话,是在为美对叙动武寻找借口。不排除特朗普再次对叙空袭的可能性。

IS欲“卷土重来”

“伊斯兰国“(IS)极端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地盘几近丧失,成建制的武装力量已被消灭,但残余势力尚存。除在伊、叙转入地下外,大批骨干逃至其他阿拉伯国家、非洲、东南亚和欧美等地区,继续兴风作浪,制造恐袭事件。

该组织在叙利亚东部和东北部策划了一系列汽车炸弹和纵火袭击事件;在阿富汗,到处煽风点火,扩充地盘,唯恐天下不乱;在印尼和菲律宾,挑动地方闹事。8月11日,该组织发布视频,要加强对美国领导的联盟以及叙东部库尔德人的打击。美国国防部本月的一份报告说,IS正在叙利亚“卷土重来”,同时“巩固了在伊拉克发动叛乱的能力。”

事实上,IS已经在军事、安全、行政、财政和法律等方面进行了重组并完成了去中心化的转变。10月28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向安理会提交的一份报告中表明,IS仍有3亿美元资金。近来叙库武装遭土打击,被关押的部分IS分子已潜逃。10月27日,美军在叙伊德利卜地区西北包围了IS头目巴格达迪,使之自杀身亡。特朗普政府借此高调宣传是反恐“标志性成果”,这或许能挽回美在叙失误的一些颜面并为国际反恐联盟增色,同时也为特朗普竞选连任捞取政治资本。当然,巴格达迪之死对IS是一沉重打击,但其绝不可能被铲除。据路透社报道,IS已任命巴格达迪的接班人。另外,该组织在利比亚已有较大发展。据报道,它现有武装约7000人,控制了利西部重镇苏尔特和东部海滨城市德尔纳市,并正在积极策划下一步的行动。因此,反恐并未发生转折性的变化。要解决IS问题,任重而道远。

(作者为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前副会长、前驻阿联酋、约旦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图片编辑:徐佳敏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