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艺术范 > 文章详情
“影像上海”的总监说,中国摄影潜力无限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董天晔 2019-09-24 18:50
摘要:2019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以下简称PHOTOFAIRS)于9月20日-22日亮相上海展览中心。作为亚太地区影响力卓著的影像艺术平台、中国大陆最为国际化的的艺术博览会,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以持续推动和拓展摄影媒介的边界而著称。在现场,我们和本次展会总监Georgia Griffiths聊了聊。

喧哗如闹市的展会现场,冯君蓝一袭素净白衣,站在自己的两幅新作前,对好奇或欣赏他作品的观众报以诚恳微笑,耐心而谦卑。2016年,55岁的他以一组充满油画感且饱含圣经故事隐喻的人物肖像走红网络。到了2018年,冯君蓝和他的作品都出现在了影像艺术博览会的现场,这似乎象征着摄影艺术市场对这样一张颇为沧桑的新面孔的正式确认。

 冯君蓝和他的作品

今年冯君蓝带来的是两幅静物作品,一如过去人物肖像系列里油画般的质感,但意蕴更加地深沉抽象。冯君蓝的变化,似乎成为PhotoFairs来到上海第六个年头的一个注脚。忽略掉交易市场价格每年的狂飙突进(近两年当代市场似乎也退烧不少),艺术界的版图变迁从来是进展缓慢的。不过,将一个相对静止的图景不断放大,便能看到摄影家、画廊,以及PhotoFairs本身都在发生一些细微变化,以及由此带来新旧不断交替的微妙感觉。

今年,在现场可以看到经典作品的首度现身或者继续出席,可以看到老人新作的粉墨登场,也可以看到新的面孔出现在藏家的围猎场里。

此外,PhotoFairs也成为一个具有社交话题性的休闲活动,摄影爱好者们背上自己最帅的相机,姑娘们更是盛装出席,摄影作品成为背景和点缀,“去拍照,发朋友圈”许多观众的唯一诉求。

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似乎越来越成为一场充满当代中国特色的派对狂欢。穿越这些热闹表象的背后,一个成功展会如何保持格调又能够笑纳四方来客?当代摄影的趋势和交易市场的现状如何?中国的摄影艺术与世界正在进行怎样的互动?这些问题既牵动着PhotoFairs未来在中国的命运,也是其主办方WPO(World Photography Organisation世界摄影协会)决定如何影响中国乃至世界艺术摄影行业时需要想清楚的问题。

基于此,我们找来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总监Georgia Griffiths进行了一次对话。作为摄影艺术界一年一度大型狂欢的掌门人,Griffiths有着深厚的学养背景,以及长期在“核心圈层”浸淫而塑造出的冷静思考力。

 

上观新闻:听说您现在每年都会花不少时间在上海?

Griffiths:我出生于洛杉矶,在纽约和伦敦读书,现在定居在伦敦。每年为了photo fairs Shanghai我大概会在上海待六周时间,去拜访美术馆,画廊,定立展览的方向和内容,以展览总监的身份做筹备工作。

上观新闻:所以每年展会的风格和趋势由您来决策。

Griffiths:没错。我们会选择一个关键性的议题,带到每年的展览中来。

上观新闻:你之前曾说到过PhotoFairs在旧金山举办和上海的区别,可以具体讲讲吗?

Griffiths:旧金山的展示空间较小,上海相对来说更像一个真正的展会,而旧金山的展览方式有点像“时装精品店”。和旧金山一样,上海有很伟大的摄影历史传统,但是上海的艺术品市场相对更年轻,摄影市场尤其如此。我觉得这两个城市都充满了艺术的多样性气氛、巨大的艺术能量和十分摩登的都市气息,这两个城市的大背景都令我们觉得大有可为。

上观新闻:从内容角度看,上海PhotoFairs 的特点又在哪里呢?

Griffiths:上海有很明显的本土特征。每一年我们都会选择一半以上来自中国大陆以及东亚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画廊,其中包括了北京、上海、深圳、台北、成都,甚至还有乌鲁木齐的摄影画廊。我们尽量提供一个足够大的平台,可以涵盖中国的摄影画廊以及艺术家们,让他们有机会展示作品。我们也通过展会期间的各种对话机制来呈现今天的中国在发生什么,以及中国以外的地区在发生什么。

上观新闻:你对中国当代摄影师怎么看?

Griffiths:我们一直在发现有意思的摄影家。比如蒋鹏奕,他总是在用一些非常传统,甚至是摄影史早期的一些技艺来创作,而不是使用高画质输出的数码摄影方法,他的画面十分抽象,表达的是非常当代的一种艺术观念。

上观新闻:有种观点甚嚣尘上已久,认为当代摄影走入了死胡同,需要用各种跨界的手段甚至装置来扩展它意义的边界,您对此怎么看?

Griffiths:基于两个基本的判断,让我完全无法认同这种说法。

其一是科学技术仍然在不断进步,这也意味着摄影定义的边界也在随之不断延伸。我们不再将照片单一定义为挂在墙上的照片,社交网络、3D打印等技术也在成为摄影的一部分,摄影的写实主义之外,艺术家可以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把自己脑子里的画面表现出来。

另外一方面,摄影家们,例如上面说到的蒋鹏奕,他们通过“古法”的回归来找寻当代观念的表达,比如湿版照相、柯罗定照相,蛋清照相或者宝丽来即时成像等手段。

上观新闻:这种“古法”在当下的艺术语境为什么依然保有生命力?

Griffiths:对于艺术创作来说,其实我们不太将媒介局限于某几种方法。很多艺术家将绘画、拼贴元素、包括古老的摄影方法拿来为己所用,最终都是因为这是最合适他们自我表达的媒介,因此新旧并不是一个需要审视的角度。

上观新闻:纪实摄影曾经十分重要,现在却呈某种式微状态,包括所谓马格南的传统。怎么看纪实摄影在当下的意义?

Griffiths:我反而认为纪实摄影正在变得前所未有地重要。你会发现今天的世界正变得十分疯狂,环境、社会、文化,无论是上海、伦敦,还是纽约,纪实摄影师的工作都在启发我们如何来处理问题,如何与这个世界相处。我们该记住什么,学到什么。

上观新闻:有人说,纪实摄影师工作意义的消解,在于每个人都有智能手机可以随时拍下具有新闻性的画面。

Griffiths:我并不认为手机拍的画面就该被贬低。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的出现确实导致照片的流通渠道产生改变,这是一种结构性变化,严肃的摄影师依然可以利用和适应它,更好地传播自己的照片。所以专业度依然是重要的,只不过智能手机给了更多人成为艺术家或者专业摄影师的机会,但我们评价一张好照片自有其体系与逻辑。

上观新闻:我们来聊聊“生意”这件事。今年的PhotoFairs 据说具体的成交数据还没有统计出来,就您自己观察,感觉市场的走势为何?

Griffiths:最大的感觉就是充满了一种持续、协调和稳定。如果一个作品贵到超出合理区间,并非是我们所乐见的,理想的状态是每一家画廊都可以在展会中卖掉一些作品。考虑到今天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摄影市场依然表现出一种健康状态。尤其在中国,虽然是一个年轻的市场,但这里有着很不错的前景和机会。六年前我们来到上海,那时一家专业的摄影美术馆都没有,现在有五家,这昭示着中国摄影领域有非常强大的潜力。未来十年,中国将一直是一个强大且健康的市场。

上观新闻:所以PhotoFairs Shanghai也会随之成长?

Griffiths:我们也在以一种稳健的速度缓缓成长。我们很谨慎,严格控制画廊的准入门槛,同时每年也在扩展各种公共活动项目。

上观新闻:相比去年,今年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Griffiths:今年特别关注新媒体,专辟了一个展区来呈现,在这里甚至可以看到用VR呈现的作品。另外一点就是有更多的国际画廊有参与兴趣,但就如我之前所说,我们对本地化的追求是不遗余力的,因此未来还是会坚持50%的本土画廊参展比例。

栏目主编:章迪思 文字编辑:章迪思
图片摄影:董天晔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