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伴公汀 > 文章详情
“中国失掉了很好的青年”,为纪念5名烈士,鲁迅专门写下了这篇文章
分享至:
 (6)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頔 整理 2019-09-19 10:29
摘要:“我们的革命作家李伟森、柔石、胡也频、冯铿、殷夫,是在二月七日,被秘密活埋和枪杀于龙华警备司令部了!”

“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在今天和明天之交发生,在诬蔑和压迫之中滋长,终于在最黑暗里,用我们的同志的鲜血写了第一篇文章。”

在《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这篇文章中,鲁迅慷慨陈词,向敌人迸发出炽热的革命火焰。这篇悼念战友的文章,发表在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以下简称“左联”)机关刊物《前哨》第1卷第1期《纪念战死者专号》上,以纪念被国民党残忍杀害的“左联”青年作家殷夫、柔石、李伟森、胡也频、冯铿。

1931年4月25日出版的《前哨》第1卷第1期《纪念战死者专号》,专门刊登纪念文章(上海市档案馆藏)

正在上海市档案馆开放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档案文献展上,展出了这份《纪念战死者专号》,一起展出的还有国民党当局收集的关于“左联”情况的文件。

上海法租界公董局警务处关于法捕房收集“左联”、中国互济会情况的文件(上海市档案馆藏)


文艺要为“工农大众”服务


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是中国共产党于20世纪30年代在上海领导创建的一个文学组织,目的是与中国国民党争取宣传阵地,吸引广大民众支持其思想。

“左联”成立之时,正值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国民党反动派一方面对革命根据地进行军事围剿,另一方面对国统区实行文化“围剿”。当时的形势迫切要求上海的左翼作家们团结起来,共同与国民党反动派做斗争。

在中国共产党组织的努力下,“左联”于1930年的3月2日在上海中华艺术大学(今多伦路201弄2号)举行了成立大会,到会的有沈端先(夏衍)、冯乃超、钱杏邨(阿英)、鲁迅、田汉、郑伯奇、洪灵菲、潘汉年、郁达夫等40余人。在成立大会上,鲁迅作了题为《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的讲话,第一次提出了文艺要为“工农大众”服务的方向,并且指出左翼文艺家一定要和实际的社会斗争接触。

鲁迅在左联成立大会上讲话(陈逸飞画)

在左联旗帜下,聚集着当时几乎所有中国左翼进步作家中的精英人物,担任过左联领导工作的,除成立大会选出的常务委员之外,后来还有茅盾、冯雪峰、柔石、丁玲、胡风、以群、任白戈、夏征农、徐懋庸、何家槐、林淡秋等。他们组成了反抗国民党政府文化“围剿”政策、建设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推动文艺大众化运动的强大的革命文艺集团军。

左联以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指导自己的实践,在宣传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方面,鲁迅、瞿秋白、冯雪峰等人都做了不少翻译介绍工作。左联从一开始就重视理论批评工作,其成员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武器,对“新月派”“民族主义文艺运动”“自由人”等资产阶级文艺观点进行了批评,对国民党当局的反动文艺政策进行了批判和斗争。

左联领导的左翼文艺运动在创作方面取得巨大成就,革命作家在左联刊物和其他进步刊物上发表了大量作品,鲁迅的《故事新编》以及他和瞿秋白的杂文,茅盾的《子夜》《林家铺子》《春蚕》,蒋光慈的《咆哮了的土地》,丁玲、张天翼、叶紫等人的小说,田汉、洪深、夏衍等人的剧作,中国诗歌会诸诗人的诗歌,都以其思想上艺术上新的拓展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中国失掉了很好的青年”

左联一成立,就立即遭到了国民党当局的残酷镇压,如取缔“左联”组织、通缉左联盟员、颁布各种法令条例、封闭书店、查禁刊物和书籍、检查稿件、拘捕刑讯、秘密杀戮革命文艺工作者等。

1931年2月7日,一批共产党人被秘密杀害于上海龙华国民党警备司令部在龙华警备司令部惨遭枪杀,其中即有被称为“左联五烈士”的李伟森、柔石、胡也频、殷夫和冯铿,这是国民党当局对左翼文艺运动围剿以来最血腥的一天。

柔石

胡也频

他们之中,柔石、胡也频都是1928年来到上海的,柔石在鲁迅的帮助下译介了外国尤其是东欧和北欧的文学,编辑《语丝》《朝花旬刊》《萌芽月刊》等刊物。胡也频则开始阅读马克思主义理论,并明确以文学为革命服务,在《到莫斯科去》的序文中,他强调创作应“抓住这斗争底时代的现实”,“深入于无产阶级的社会而经历他们的生活和体验他们的意识”。殷夫是一名无产阶级的革命诗人,1927年4月在上海第一次被捕。1929年,他离开学校,专门从事青年工人运动,创作趋向高潮,以殷夫、白莽、莎菲等笔名发表了不少诗歌、散记、论文,鲁迅也十分珍惜他的诗作。李求实和冯铿也都是左联作家。

殷夫

在后来的悼念文章《为了忘却的记念》中,鲁迅写道:“我沉重的感到我失掉了很好的朋友,中国失掉了很好的青年。”


《前哨》创刊号“纪念战死者”

左联成立5个月后,即有出版《前哨》的动议,并将之定为“中国无产阶级文学运动之总的领导机关杂志”,后因形势变化终未出版,在此背景下,出版《前哨》终于得以落实。

1931年4月25日,由鲁迅、茅盾、冯雪峰、沈端先、阳翰笙、丁玲等任编委的《前哨》创刊号《纪念战死者专号》终于出版,左翼作家们发表宣言:“同志们,国民党摧残文化和压迫革命文化运动,竟至用最卑劣最惨毒的手段暗杀革命作家的地步了!我们的革命作家李伟森、柔石、胡也频、冯铿、殷夫,是在二月七日,被秘密活埋和枪杀于龙华警备司令部了!”

“我们现在以十分的哀悼和铭记,纪念我们的战死者,也就是要牢记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历史的第一页,是同志的鲜血所记录,永远在显示敌人的卑劣的凶暴和启示我们的不断的斗争。”这本创刊号上,不仅刊登了鲁迅的《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还有无产阶级革命作家国际协会主席团和美国《新群众》杂志社控诉反动派屠杀政策、哀悼被害战友的来信。“前哨”二字的刊头,则是鲁迅亲笔写好后分头到刻字店木刻,再拿来沾上印油印到刊物上的。

《前哨》第1卷第1期《纪念战死者专号》内页

虽是秘密发行,但因揭露和控诉了轰动世界的蒋介石大批屠杀青年作家的罪行,又经史沫特莱传到国外,《前哨》在国际上引起了很大反响。国民党当局大为震惊,立即严加查禁。因此,《前哨》第二期即改名《文学导报》,内容则专登文艺理论研究,着重批判国民党鼓吹的民族主义文学。同年11月15日出至第8期遭国民党查禁。

左联的斗争却未因此而停步。除上海总盟外,还先后建立了北平左联(又称北方左联)、东京分盟、天津支部,以及保定小组、广州小组、南京小组、武汉小组等地区组织。参加左联的成员,也不限于文化工作者,还扩大到教师、学生、职员、工人,盟员总数达数百人。

1936年初,为建立文艺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左联正式宣布解散,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从成立到解散的短短六年间,左联虽然也存在着一些缺点和错误,但也使得左翼文学运动日益扩大,左翼文艺思想深入人心,产生了深远影响,成为了中国革命文学史上的丰碑。

(本报道由上观新闻与上海市档案馆联合推出)

栏目主编:张骏 文字编辑:吴頔 题图来源:鲁迅在左联成立大会上讲话,陈逸飞画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