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垃圾分类,人工智能危机……当科幻小说变成现实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顺 施晨露 2019-09-17 20:55
摘要:我们能否改变潮水的方向?

“作为一个海边长大的潮汕人,我深知潮水的力量是如何强大,潮水的方向如何难以改变。但至少,我们应该尝试一下,从改变自己开始。”贵屿——《荒潮》中故事发生地硅屿的原型,这个位于广东省汕头市的小镇,不仅紧邻陈楸帆的老家,曾经也是国内最大的废旧电子电器拆解基地。过去几十年,来自各地的电子垃圾源源不断流入,岛民与这些曾代表最精尖技术的部件朝夕相处,却又被科技的浪潮所抛弃……2011年回乡的这些见闻,促使陈楸帆写作《荒潮》,谱出了这首近现代人类生活灰暗、宏大、迷幻的荒潮狂想曲。

《荒潮》是陈楸帆的第一部长篇科幻小说,2013年出版后,连获中国科幻银河奖、世界科幻奇幻翻译奖、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等国内外大奖,受到大批科幻读者追捧,作品被英国、美国、西班牙、德国等10个国家翻译引进,卖出了英国电视剧版权。问世6年后,《荒潮》推出修订版,陈楸帆对原作修改98处,其中包含了他对作品的诸多再思考。日前,在光的空间·新华书店,陈楸帆与上海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青年评论家李伟长展开一场关于新作及科幻文学的对谈。

科幻文学要面向现实发言

“2013年中文版《荒潮》出版后,获得了不少文学奖项和评论界的肯定。但在内心深处,我却始终在回避着这样一个问题,我的写作对于贵屿有意义吗?我甚至不敢再回到那个小镇。”这是陈楸帆写在新版《荒潮》前面的话。

《荒潮》的故事发生在若干年后的近未来世界,在这里,科技发展神速。网络空间成为第二个现实世界;义肢乃至人造器官可以任意更换;机器人和AI成为有钱人的玩具……书中不但探讨了垃圾分类、VR技术、AI智能等技术问题,还涉及了社会分工、技术滥用等社会问题。陈楸帆强调,他写的是科幻现实主义,探讨的是一种更加接近我们生存的现实,是人类现实生活的问题和正在面临的困境。

小说家显然被文学创作更深层的某些东西纠缠着,“以往的文学作品讨论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命题,现在我们不可避免地要讨论人与技术,讨论它们背后复杂的矛盾、冲突、恐惧、焦虑……”1818年,《弗兰肯斯坦》正式出版,被认为是第一部科幻小说。在陈楸帆看来,两百年过去,书中的科幻故事变成了现实,比如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人们更多只是知道这件事,却不知道是怎样做到,和它意味着什么,而科幻文学创作者要思考的更多。

“科幻现实主义是一个好的概念,因为所有好的小说家的创作都是面向现实发言。”在李伟长看来,“现实”与“现实性”是两个不同概念,长久以来,中国的科幻小说创作有过分沉迷技术的倾向,用灾难、意外和充满漏洞的故事推动情节的发展,他在《荒潮》中读出了不能被简单标签化的元素,那是属于文学本真深层次的东西。“在现实世界里,我国在2018年初颁布了停止进口24类外国垃圾的法律规定,贵屿就像小说结尾写的那样进行了产业升级,建立了环保经济产业园区,让垃圾回收工人在更能保障健康安全与劳工权益的环境中生活。”这让陈楸帆感到欣慰。“就像上海的垃圾分类工作,让更多人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存在。”

科幻,是被低估的文学形式吗?

《荒潮》初版与新版相隔的六年间,中国科幻也经历着颠覆性成长和改变。2015年,刘慈欣《三体》获有科幻界“诺贝尔奖”之称的雨果奖,将科幻小说从原本固定有限的读者群推向普罗大众;电影市场对科幻作品的迅速接纳则产生了更深远的辐射,从去年贺岁档的《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到今年暑期的《上海堡垒》,你可以说不喜欢这些科幻作品,却不能说不知道。科幻热真的烧了起来,是否说明科幻文学长久被低估?华语科幻文学的黄金时代就要到来了?

谈及国内的科幻热,李伟长和陈楸帆不约而同道出一丝担忧。“如今的科幻热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因为它是虚火,是泡沫。”陈楸帆表示,由于不了解国内科幻文学现状,许多人盲目乐观,“据我个人观察,近几年仅刘慈欣一人的作品占据了中国科幻文学销量的80%,甚至更多。在《三体》之后,没有优秀的作家作品及时跟上,来满足市场的需求。”在他看来,科幻小说创作不仅要处理文学的问题,而且要解决科技层面的问题,还要让两者完美契合。“给传统文学披上一层科幻的皮,那不是科幻文学。”

“过去我们的生活变化相对缓慢,经验的适用性不会产生迅捷变化,而现在是一个加速度的时代。”李伟长认为,高节奏使人们普遍处于一种焦虑之中,科幻小说的宽松和幻想更能带领人们走出焦虑,这是科幻文学日趋火热的原因之一。火热之下仍存诸多问题。“说起国内的科幻作家,大家认识的仅有刘慈欣、韩松、陈楸帆等这几位。科幻文学期刊上发表的小说形成了同一种‘期刊腔’。汪曾祺说,语言差的小说不是好小说,那么,科幻小说的文学性问题值得思考。同时,科幻文学创作需要承担技术的风险性,科幻小说不仅依赖语言能力和叙事方式,在今天还承担了高精尖新技术翻译中介的作用。技术的更迭必然带来一些科幻小说的过时,文本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反思就不能仅仅停留于技术层面。”

科幻,究竟是不是被低估的文学形式?对这个问题,陈楸帆认为应回归文本本身。也许,当科幻文学不再被与其他文学割裂开来看待,这个问题就不再需要答案。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