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法治 > 文章详情
她没有法律专业知识,从未进过法庭,事先甚至毫不知情,凭啥在法庭上与法官“同权”?
分享至:
 (1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闲乐 2019-09-06 05:16
摘要:“《人民陪审员法》没有对人民陪审员的法律知识储备提出要求,而是希望他们能从普通社会公众的角度,用一种朴素的正义感去思考问题。”

“原告主张说,老人曾经口头上说要把遗产送给他。这种口头赠与在法律上的效力是怎样的呀?”在一起遗产纠纷案休庭期间,虹口法院“80后”人民陪审员王鑫指着笔记本上记录的一个问题,向法官请教。在得到法官的指导后,王鑫点了点头,“这个案子我心里有数了。”

 

单从王鑫的履历来看,和人们传统印象中的人民陪审员相去甚远。年轻,没有任何法律相关背景,本职工作是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审核员,直到今年7月宣誓就职人民陪审员时,才第一次与法院打交道。更大的区别在于,她并非自己报名,而是被“摇号”抽中。

 

“选用分离”提高公信力

 

去年12月28日,在新虹桥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一场特殊的“摇号”在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举行。随着大屏幕一次次快速闪动,浦东新区、长宁区、虹口区、松江区和奉贤区总计5200名人民陪审员候选人相继产生。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王鑫成了虹口区法院人民陪审员候选人。

 

和一些西方国家采取的陪审团制度不同,我国的人民陪审员制度是在借鉴大陆法系国家陪审员制度的基础上形成的。长期以来,人民陪审员制度在推进我国司法民主、促进司法公正、提高司法公信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但在过去,人民陪审员选任主要由基层法院牵头负责,“自选自用”的方式也导致了诸如广泛性、代表性不足,“陪而不审、审而不议”“编外法官”等尚不完善的现象。

 

为进一步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2018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陪审员法》正式施行。这是我们国家第一部关于人民陪审员的专门法律,内容涵盖了该法的基本原则、人民陪审员的权利与义务、任免条件、任免程序、宣誓制度、在合议庭中的职权等诸多内容。

 

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该法明确了人民陪审员的产生以随机抽取为主。按照《人民陪审员法》的规定,司法行政机关会同基层人民法院、公安机关,从辖区内的常住居民名单中随机抽选人民陪审员候选人。之后,司法行政机关再会同基层人民法院,从通过资格审查的人民陪审员候选人名单中随机抽选确定人民陪审员人选,由基层人民法院院长提请同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命。除了随机抽选,人民陪审员候选人还可以通过个人申请和所在单位、户籍所在地或者经常居住地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人民团体推荐产生,但比例不得超过陪审员总数的20%。

 

在上海的这次随机抽选中,市司法局与市公安局合作,直接从本市公安局人口信息系统数据库中随机抽选,这些人的基础数据需满足年满28周岁(即1990年12月31日前出生的公民),在市公安局人口管理办公室数据库中未登记有犯罪记录、吸毒、肇事肇祸精神病史记录,且抽选居住地与户籍地在同一行政区划3项条件。初次抽选人员的基础数据应符合各区随机抽选的人民陪审员候选人的名额数是各区人民法院实际上报名额数的10倍。

 

近期,虹口、徐汇、崇明、宝山等区陆续举行了人民陪审员选任宣誓仪式,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通过这样的“摇号”产生。在业内人士看来,《人民陪审员法》调整了人民陪审员选任机关,有利于实现人民陪审员选用分离,有利于加强监督制约,进一步丰富和完善了人民陪审员制度运行机制,确保了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公信力和权威性。

 

“三次随机”确保公平公正

 

去年底的这次随机抽选只是第一步。市司法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道,按照要求,在初选产生之后,各区司法局将牵头负责对人民陪审员候选人进行资格审查,重点查询人民陪审员候选人在遵纪守法、诚实守信等方面的情况,确保不符合条件的人员不被纳入选任范围,“在本人愿意且通过资格审查后,我们将进行第二次随机抽选,确定拟任命人选,并经公示、提名、任命、公告、宣誓等选任程序正式产生人民陪审员。”

 

虹口区司法局促进法治科科长江平说,虹口法院需要100名人民陪审员,其中至少80人需通过随机抽取产生,因此,交到他们手里的是一份800人的初选名单。“我们先把这份名单发给了区公安分局、区公务员局等多家单位,请他们协助核实名单上的人员是否符合人民陪审员法的要求。”江平说,他们在核查中发现有的人已经去世,有的人已经离开了上海,有人刚刚被刑事拘留,一些人现在从事的是律师、公证员等不允许担任陪审员的工作。在排除不符合条件的候选人后,800人的名单缩减到了700余人。

 

“我们科8位同事在办公室里打了整整半个月电话,其他科室开玩笑说,那段时间好像走错单位,到哪个客服中心上班去了。”江平说,第一轮主要是通过电话联系,向其介绍人民陪审员工作的性质、内容等,询问是否愿意担任人民陪审员。对于名单上128名因电话号码错误或者更换而无法联系上的候选人,则按照住址请各司法所相关负责人和街道、居委干部一起上门走访,务必征询到本人意见。

 

2018年11月,虹口区司法局就已经制定好工作方案,初选名单一产生即投入工作。用了差不多一个月时间,联系上了所有符合条件的候选人。到今年2月,有165名候选人初步答应,王鑫是其中之一。

 

今年3月起,虹口区司法局工作人员陆续将这165人约到居委会或公共法律服务中心面谈,确认其符合人民陪审员资格,并再次重申人民陪审员的职责,如果同意即书面确认。“最终符合条件并递交纸质材料的正好是80人,如果再多哪怕一人,我们都要组织第二次随机抽取。”

 

为最大限度确保公平公正,人民陪审员参与审理案件也要遵循随机原则。虹口法院立案庭法官向记者演示了上海法院开发的随机分案系统,在收到法官发来的开庭时间、类型、需要几名陪审员等信息后,立案庭法官点击“随机抽选”,系统便自动抽取出一名陪审员。“我们会和这名陪审员联系,看当天是否能出庭。如果不能,我们要在系统里填写原因,然后再进行一次抽选。”

 

三人合议庭与法官“同权”

 

今年7月10日下午,王鑫平生第一次走进法院的大门,参加宣誓仪式和培训,除了好奇,多少还有点紧张。她不知道的是,对于这批人民陪审员的到来,法院也有些忐忑。

 

人民陪审员法在人民陪审员选任中规定了“一升一降”,也就是将选任年龄从年满23周岁上升为28周岁,将学历从原来的大专下降到高中,农村地区和贫困偏远地区公道正派、德高望重者还可以不受学历限制。“按照立法的精神,是希望发挥人民陪审员富有社会阅历、了解社情民意的优势。同时扩大选任范围,让更广泛的人民群众有机会被选为人民陪审员。”虹口法院相关负责人说,但和从前的人民陪审员相比,这批人民陪审员对法院工作大多不甚了解,为了帮助他们尽快进入状态,法院花了不少心思。

 

让王鑫有点意外的是,在培训时,法官们大多数时间在介绍人民陪审员的权利和义务、开庭时应注意事项等内容,法律知识仅仅涉及到一些程序性的部分。“《人民陪审员法》没有对人民陪审员的法律知识储备提出要求,而是希望他们能从普通社会公众的角度,用一种朴素的正义感去思考问题。”虹口法院相关负责人坦言,法官长期审理案件、钻研法条,有时难免会处于过分理性的状态,但法院办案还应考察社情民意,这时候人民陪审员的意见会是个很好的补充。

 

除了选任,人民陪审员在合议庭中能发挥出怎样的作用,也是人们非常关心的问题。

 

按照《人民陪审员法》规定,合议庭评议案件时,审判长应当对涉及的事实认定、证据规则、法律规定等事项及应当注意的问题,向人民陪审员进行必要的解释和说明。人民陪审员参加三人合议庭审判案件时,对事实认定、法律适用独立发表意见,和法官一样行使表决权;在参加七人合议庭审判案件时,对事实认定独立发表意见并与法官共同表决,对法律适用可以发表意见,但不参加表决。

 

“《人民陪审员法》明确了人民陪审员参与合议庭审理案件的权利,对法官和陪审员之间如何分工作出了详细规定。我们希望法官们吃透法律精神,和人民陪审员共同审理好每一起案件。”虹口法院相关负责人说,法院组织法官们认真学习了《人民陪审员法》的内容,以在庭审时更好地发挥人民陪审员的作用。

 

80后占比高,年轻人更加积极

 

“最初,我们都认为年纪大的人会更愿意担任人民陪审员,但没想到,其实年轻人更加积极。”江平说,他在打电话时发现,那些正在工作的年轻人对人民陪审员的职责大多有所了解,在得知自己被选中成为候选人后,往往很兴奋。

 

上海是座老龄化程度很高的城市,但是数据显示,此次虹口区随机抽取产生了80名人民陪审员,其余人民陪审员系通过个人申请或组织推荐报名产生,其中,“70后”“80后”占了大半,仅“80后”就有35人,基本相当于“50后”“60后”两个年龄段的总和。

 

“去年12月中旬,我们在全区206个居委都张贴了公告,告诉大家可以通过个人申请或组织推荐报名参加人民陪审员选任。到今年3、4月份,还不时有人打来电话,询问如何报名,其中很多都是年轻人。” 虹口区司法局工作人员陈灵琰说。

 

在江平看来,这无疑是件好事:“说明年轻一代不仅法治意识越来越强,而且更有意愿参与到我们国家的法治建设中。”

 

“我当时倒是没想那么多大道理,只是觉得能被抽中是件很幸运的事。”王鑫说,她平时也会看一些法制节目或者电视剧,觉得坐在审判席上的法官很“高大上”,“现在有机会能和法官坐在一起,还能对案件发表意见,我当然乐意啦。”

 

担任人民陪审员后,不可避免会遇到要频繁向单位请假的问题。在王鑫最初的估计中,她一年要参与审理十几起案件,得把一部分年假搭进去。但没想到的是,法院帮她解决了后顾之忧。“《人民陪审员法》有规定,人民陪审员参加审判活动期间,所在单位不得克扣或者变相克扣其工资、奖金及其他福利待遇。如果违反该规定,基层人民法院应向人民陪审员所在单位或者所在单位主管部门、上级部门提出纠正意见。”王鑫说,虹口法院政治部向人民陪审员所在单位发去了证明文件,希望他们支持人民陪审员工作:“我们单位还是很支持我的,他们觉得我运气不错,这事也挺有意义。”

 

每届人民陪审员的任期是5年,王鑫坦言,自己现在还是个“菜鸟”,“我希望通过不断学习,履行好人民陪审员的职责。”庭审结束后,王鑫找书记员要了份材料,打算带回家慢慢研究,“里面有太多专业术语,我得吃透它,要不怎么评议?”

栏目主编:简工博 文字编辑:简工博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