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教育在线 > 文章详情
从“时间尽头”讲到“宇宙边缘”,教委主任的第一课上化学,有点酷
分享至:
 (6)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彭德倩 2019-09-01 21:28
摘要:同学们心底,也留下了下课前陆老师送给他们一句来自科学话剧的箴言:“科学,不是给出了一个永恒存在的真理,而是给永远存在的错误在不断地划定着界限。”

1日,在育才中学多功能厅,一堂面向高一高二年级的精彩化学课,让学生惊呼“太酷了”,台下听课的物理、化学、生物、历史老师课后热议探讨。

这堂特殊的开学第一课,主题是《挑战课本——化学教学中的前沿》。授课老师,是市教委主任陆靖。曾在大学任化学专业教授的他,此刻站在台前:“我想作为一位化学老师,来身体力行地探索,如何更好地在主课堂上,激发孩子的创新力、想象力。”

“老师提了三个问题,我脑子一片空白”

“我以为是一堂普通的化学课,没想到一上来老师就提了三个问题,我脑子一片空白,”高一7班学生朱雨玥说。

陆老师提出的三个问题,也是这堂课的三大部分主干。第一个问题:这个世界大,大到什么程度;小,小到什么程度?第二个问题,这个世界一直在变化,从科学角度来说,这种变化的速度快,快到什么程度,慢,慢到什么程度?科学家眼里的物质多,多到什么程度,少少到什么程度?

这从“时间尽头”讲到“宇宙边缘”的主题内容,惊呆了台下的学生和老师。这几乎涉及天文学、物理学、生物学的范围,跟化学有啥关系呢?陆靖老师笑眯眯地娓娓道来,一句话概括:“我想先讲的,是就在我们身边的常识。”

举例来说,目前已知的研究中,宇宙的边界距离地球10的26次方米,这是“大”;目前探知的最小的粒子夸克,直径10的-18次方米。两者相差44个量级。说到快和慢:地球的年龄超过40亿年,这是慢;玉米爆成爆米花的瞬间,是10 的-4次方秒;分子运动的速度是每秒1000米,这是快。

“如果要看清楚,化学反应中两个分子的碰撞细节,该怎么办呢?”陆老师发问,他接着说:“已知纳米量级的反应距离一般为10的-9次方米,又知道分子的运动速度,那么除一下,这个时间就是10的-12次方秒。如果科学家要清楚观察状况,在时间上的分辨精度起码需要10的-15次方秒。而今天,科学研究达到的水平,已经在这一要求的基础上,又提高了1000倍。

“这堂课上,让我感受到,身边‘常识’中蕴含的科学道理,它们不是科学的终点,我们可以在这些的基础上,质疑,挑战,思考更多为什么,还能做什么,”朱雨玥印象最深的,是陆老师提到的20年前的诺贝尔奖化学奖归属。那次的获奖项目来自理论化学——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没有采用实验数据,而是通过方程演绎和数学运算,算清楚了化学反应的细节,更正了实验结果。“原来,化学和数学也那么息息相关,这样的多样性太迷人了。”课虽结束,小朱和同学讨论得停不下来。

“你们的责任,是让我们的世界更精彩”

育才中学高一8班的邬君毅坐在第三排,一堂课下来,用夸张语气连呼“刷新三观”。“老师讲的常识,我这样理解,就是已经存在的科学的结论,但是科学家们不断提出新的问题,将纳米级别的机器人、从地面直达空间站的太空电梯、远距离高速位移等等曾经在科幻小说中出现的未来,统统纳入探索和创想中,这样的科学太有趣了。”

小伙子心里,也留下了下课前陆老师送给他们一句来自科学话剧的箴言:“科学,不是给出了一个永恒存在的真理,而是给永远存在的错误在不断地划定着界限。”

一起上课的,还有30多位育才中学的老师。教高一化学的谢飞老师说,讲的是常识,但向学生展示的思考方式是前沿的。在课堂上,如何更好地启发学生,化学课原来可以那么不同。

上高三物理的胡蓉老师,后面坐着生物老师,右边坐着化学老师,再旁边是历史老师。一边听课一边低声交流。“科学是相通的,我在考虑,把一部分要点搬到高三物理绪论课上,”胡老师说,在课堂上更重视过程,鼓励学生挑战课本,有疑惑才会有猜测,有猜测就回去论证,这个探索的过程,是研究性学习的本源。

“教育要走向现代化,不仅满足有书读、有学上,更要让孩子读好书,上好学,”陆靖说。对上海教育来说,知识传授方面的水平已经走在前列,要向前发展,应在保持优势的同时,在培养创新型人才上有所突破。在拓展型课程、课外研究项目以外,主课堂上,耳熟能详的知识点传授过程中,能不能教出创新能力来、蕴育出想象力来。

“我是一个老师,希望能给同学将来的科学之路,开启一扇小小的窗户,”这节特殊化学课的最后,陆老师对同学们说,“你们的责任,是让我们的世界更精彩。”

栏目主编:徐瑞哲 文字编辑:徐瑞哲 图片编辑:朱瓅
图片来源:何思哲 摄影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