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舆情 > 文章详情
华为上了长春的“车”,为啥?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24 16:11
摘要:夹在辽宁和黑龙江中间的吉林及其省会长春,一直以来都是东北的“小透明”。这一次,它为何吸引华为的目光?

华为要在长春建研究所?最近,不少当地网友都在热议这个消息。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据吉林大学官网消息,近日,吉林大学与华为公司深化合作座谈会举行。会上,华为公司董事、质量与流程IT管理部总裁陶景文表示:

华为将在长春设立研究所,在科研合作方面,未来华为将依托长春研究所继续加大与吉林大学在智能汽车、人工智能等多学科、多领域的合作。”

这意味着,已在全球多地设立研发机构的华为,即将在东北地区布局。

其实,这不是类似消息首次传出。8月6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吉林省省长景俊海就透露,“华为已经在长春选址设立大型研发机构,以此吸引和聚集人才”。

城叔不禁想起,不久前,马云在哈尔滨街头吃冰棍的视频在网上热传。当时就有网友表示:阿里巴巴去了哈尔滨,腾讯去了沈阳,你们是不是忘了,东北还有个城市叫长春?

是的,夹在辽宁和黑龙江中间的吉林及其省会长春,一直以来都是东北的“小透明”。这一次,它为何吸引华为的目光?

华为落子

“哪个地方有能力,就到哪个地方去,我们可以在当地去建一个研究所。”这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名言。

对向来重视研发投入的华为而言,在各地设立分支机构再正常不过。华为官网数据显示,目前,该公司拥有36个全球联合创新中心、14个研究院所。在国内,华为目前共有8个研究所,所在城市分别为北京、上海、西安、南京、成都、武汉、杭州及苏州。

研究所就像“巨人”的“大脑”。根据南京邮电大学教授王玉峰观察,华为在布局研发中心时,“大致可以分为技术高地和人才富地两种类型”在其看来,华为将研发中心设在全球人才聚集的地方,并且针对各个国家的不同人才结构,设置不同的研究中心,汇聚全球智慧和资源,实现全球人才就地接入。

在国内,华为的选址逻辑同样与此类似——各研究所的功能定位,与其所在城市产业优势、人才结构等密切相关。比如,成都研究所着眼于存储研发、传送研发等业务,而武汉研究所则聚焦于光能力研发及终端研发等。

而此次华为选择长春,一个重点布局领域就是智能汽车。

8月9日,华为“鸿蒙”操作系统首次面世,它的应用重点之一,正是车联网。虽然一直声称“不造车”,但中信建投研究显示:

华为在智能汽车电子零部件领域年销售额,有望在未来10年内达到5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21亿元),届时有望成为与德国博世比肩的汽车电子巨头。


与此相应,汽车一直是长春支柱产业。这里诞生了新中国第一辆载重车、第一辆轿车、第一辆越野车,被誉为“中国汽车工业的摇篮”。

成立于1953年的长春一汽,打响了新中国造车“第一枪”。60多年来,其产销量始终位列全国第一阵营。近期公布的2019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显示,一汽在世界500强中排名第87位。

2017年,长春汽车制造业工业总产值高达6015.7亿元,占长春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58.1%,接近六成。想必,这也是长春“征服”华为的重要底气。


长春困局

毫不夸张地说,一汽是长春的“命脉”。

在全国唯一以汽车命名的国家级开发区——长春汽车经济技术开发区,除一汽外,还聚集350多家为一汽配套的汽车零部件企业。不久前,长春市副市长王海英兼任长春汽开区党工委书记第一天,就到一汽总部“报到”,并直言不讳地表示,“全力支持中国一汽发展是吉林省和长春市的责任”。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经济发展长期高度依赖汽车产业的后果是,长春产业结构二产“一家独大”,三产“力不从心”2018年,长春一、二、三产占比分别为4.2:48.9:46.9。

放眼全国27个省会城市,长春二产占比高居第二,仅次于南昌;反过来,长春三产比重则排名倒数第二,仅高于南昌。换言之,南昌和长春是全国最依赖二产、同时三产最为薄弱的两个省会城市。

数据来源:各地统计局网站 制图:城市进化论

经济靠汽车产业“一条腿走路”,更直接导致城市风险防御能力降低——一旦遭遇行业风险,就可能拖累整座城市的经济表现。一个流行的说法是,“如果一汽感冒了,那么长春就是重感冒,吉林省也会打寒战”。

因此,当国内汽车销量28年来首次下滑,车市迎来"寒冬"之时,长春也遭受经济重挫。

工信部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7月,全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393.3万辆和1413.2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3.5%和11.4%,尚无回暖趋势。

与此相应,城叔找到一份2019年上半年15座副省级城市GDP统计数据,长春上半年GDP为3005.9亿元,同比增速仅为0.5%,二产增速则仅为0.7%。两项数据增速均排名垫底。

数据来源:宁波统计局网站截图

这对长春而言,可谓大幅“跳水”。2016年上半年至2018年底,长春经济增速一直稳定在7%~8%区间运行,不仅高于东北另外三座副省级城市,也高出中国整体GDP增速。

与长春相比,吉林整体经济形势更为严峻。2018年以来,吉林GDP季度增速再未超过4.5%。到2019年第二季度,吉林GDP增速更跌至2.0%,在全国31省份中排名倒数第一。

如何“开车”?

显然,长春已经到了不得不转型的关键时刻。怎么转?还是要利用好自身优势,有所为有所不为。

在8月6日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在谈及如何推进数字经济发展,建设制造业强省时表示,吉林当前的突破标志之一,就是“以汽车智能制造为引领,推动汽车产业数字化转型”。

我们举全省之力推动汽车产业,特别是推动一汽的创新,一汽的脱胎换骨,甚至一定意义上是浴火重生。

我们全力支持华为、科大讯飞等互联网企业与汽车产业的深度融合,促进传统产业与数字经济的融合发展,加快汽车产业的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

此番牵手华为,无疑是长春迈出汽车产业升级的关键一环。城叔注意到,为了留住华为,吉林大学官网的消息中还写道,学校将“在计算机、软件等相关学院开设基于华为自主可控技术的相关课程,打造联创联培合作模式,联手培养符合行业趋势、企业需求的高质量人才”。为华为量身定制人才,诚意可见一斑。

对吉林和长春而言,当前的一项重点工作,就是大力招商引资。景俊海此前就自曝,去年以来,他参加的省级层面招商活动就超过190次,甚至投资者晚上到长春,当晚就开座谈会。

根据长春市政府工作报告披露,今年长春要确保全年落实亿元以上项目1200个以上。集中精力抓好红旗升级改造、一汽丰越扩能改造等百个投资超10亿元产业项目。

就在上月,长春还与一汽、中国移动、签署三方协议,将在车联网、自动驾驶等领域进行合作。利用长春地理区位和汽车专业人才优势,打造全新的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生态。

不过,要让长春这辆“老爷车”重焕生机,除了“硬环境”升级,也不能忽视“软环境”——优化营商环境。虽然老生常谈,但这正是当前东北地区面临的重要难题。

近期,马云、王健林、马化腾、许家印等企业家纷纷喊话:“投资必过山海关”。为什么投资从“不过山海关”变成“必过山海关”?对此,景俊海的回答是:

“要过山海关,因为有机遇,滚石上山是难,但它已经触底,上升的过程就是增值的过程,而且上升空间又很大,增值的空间很大,所以他们大举往吉林进行投资。这是对东北,尤其是对吉林营商环境的一个认可。”

回到开头的问题:“硬件”升级,“软件”换代,华为的选择,也许恰逢其时。

栏目主编:陶峰 文字编辑:程沛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