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见识录 > 文章详情
“单王”老查和他的上海夜经济地图
分享至:
 (9)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董天晔 2019-08-23 09:59
摘要:一天100多公里的行程,老查在步步靠近全家人买房供房的梦想,而他双轮留下的印记,也绘制出了一张上海夜经济的消费地图。

夏季,每天6点半,夜幕开始低垂。外卖派送员查贵君要开始为夜间的第一波点餐高峰而奔忙了。

老查这单跑的距离不远,从中山公园出发,将一份凉皮和肉夹馍送到凯旋路的一栋办公楼。办公楼入驻的大多是设计、广告公司,加班是常态。老查说,他几乎每天都会来这里,点餐的基本都是加班的年轻人。



老查的第二单和第三单商户都在中山公园的一间商场的地下一层。一份蛋包咖喱炸猪排饭,一份黑椒和牛饭,都是日料风。


炸猪排饭备餐时间有些久。老查说,这是送餐是最害怕的事情。即使平台有提醒客人会延迟到货的功能,但是他心里还是会忍不住的焦虑,他在等红灯的时候习惯不停看手机,确认自己还有多少时间。


夜风很凉,树影很美,老查在上海老洋房扎堆的小马路间穿梭,却无心欣赏沿途的风景。


点咖喱饭的客人在一间棋牌室打麻将,牛肉饭的客人离得不远,在武康路的一个小区里。


老查一路小跑送完两餐,下一单的提示铃声又响起了。老查说,跑了一年以后,这一片的大街小巷他早就摸了个透。哪家餐厅的订单,要送去哪个小区,他只要瞥一眼就可以直接出发了。上海交规严,守法的同时还能提高送餐效率,就必须对很多不起眼的近道都小路十分熟悉。


3.4公里,客人在康定路,这单让老查有点心累。没有外卖员会愿意送距离这么长的单子,老查说,一般回到自己所属的“商圈”(外卖平台为各个送餐分队划定的接单区域)才能够接到新单,这意味着他跑完这3.4公里以后,还要再白跑一个回程,这八块钱赚得不容易。

查贵君出生于1972年,今年47岁,在芜湖老家,他是个不错的泥瓦匠。2014年,老家建设热潮逐渐褪去,他通过老乡介绍来到上海,干送外卖的工作。

一个月一万多的收入,比起泥瓦匠更轻松一点的强度,这份工作对查贵君是有吸引力的。老查在这行一干就是五年,爱人在上海做小时工,他则每天在延安西路,长宁路,凯旋路和江苏路相互交织起的商圈内来回送餐。

老查有着中年人的严谨和体面,服装整洁,配件齐全紧凑,头盔稳稳戴在头上,充电宝永远有电。

今年老查的儿子读大四,为了给儿子的未来铺好路,他在芜湖老家的市区买了一套房。1万多单价,120平方,老查把多年积蓄拿出来给了首付,老夫妻俩又扛上了房贷的负担。

老查在圈子里是有名的拼命三郎,大家嫌远的单子,老查都愿意接。

今年春节,老查提前和爱人回了上海。那时候,大部分外卖员都还在老家过节,外卖平台超负荷运作,老查最高记录一天送了106单,成为圈子里的一个传奇事迹,他因此获得了“单王”的封号。

晚上9点,老查跑完了送餐的晚高峰。回到了分队商圈的接单点。几个分队的弟兄们也跑完手上的单,聚在路边休息。分队的兄弟们共事久了,都知道老查有奋斗的理由和动力,只要老查一回到商圈的接单点,大家就知道老查手上的单跑空了。他们会把手上的单子分给老查,让他可以一直保持“奔跑中”的状态。


老查接下同事贡献出的单子,送到了西区的老洋房。不料却出了一段小插曲。客人在一家日式牛肉饭快餐店点了牛肉饭、蒸蛋和汤,结果商家只配了牛肉饭。老查耐心地反复解释,帮助客人完成了和商家部分退款的流程。老查说,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幸好过了9点,不算太忙,不然会很耽误送下一单的时间。


晚上10点,老查在回商圈接单点的路上遇到自己分队的兄弟在路边吃饭。一杯白水,一只面包,虽然送餐的内容五花八门,忙碌的外卖员自己吃饭却很简单。老查跟队友说,自己还没吃饭,但今天想12点回家以后可以烧一点,天天吃面包,肠胃受不了。


10点15分,老查接到一家轻食店的订单。趁着店员备餐的功夫,老查熟门熟路地拿起店准备的杯子,连干两杯水下肚。


老查手机已经很旧了,屏幕支离破碎,还会经常因为死机而不得不重启。老查说,也不是舍不得换手机的钱,就是每天跑单从早到晚,也抽不出空来去买新手机。


10点35分,老查接到一家药店的订单。


10点55分,老查接到一家水果茶铺的订单。


11点15分,老查完成一笔水果铺的订单。


11点半,老查接到一笔馄饨店的订单。


老查完成了一笔又一笔的订单,一天的奔忙也即将进入尾声。


老查回到位于昭化路的接单点,11点过后,单就不多了,队友悠闲地在路边玩起了在线象棋,老查也凑上前,给队友支招。


11点55分,老查接到了一天中的最后一单。他来到了延安西路旁的一家粥店。老查说,到了12点,平台会对他的接单系统自动关闭。


正准备拿上餐点离开,老查偶遇了刚才一起下棋的队友也来店里取餐。


老查小心地装好餐点,准备向一天中最后的目的地出发。


晚上12点15分,老查在武夷路遇见同样是送完最后一餐的队友,一起踏上了归途。为了上班方便,老查和爱人租房住在镇宁路。寸土寸金的地段,老查和爱人租的隔间只有六七个平米,1000多一个月。说起房租,老查觉得颇有些心疼。

几乎每天,老查都会从早上10点一直干到凌晨12点。外卖平台要求的工作时间一天做满8小时,而老查每天的工作时间超过13个小时,平均每周接单量超过300。他记忆中,最多的一次,曾经同时接了8个单,全部准时跑完。

一天完成的四五十个订单中,晚上的订单贡献出一半以上。相比起中午的订单,晚上订单的品类会更加丰富:从正经的餐食,到各种夜宵小食、甜点奶茶、药品家居用品,甚至到了晚上9点还有生鲜蔬菜的配送。

一天100多公里的行程,老查在步步靠近全家人买房供房的梦想,而他双轮留下的印记,也绘制出了一张上海夜经济的消费地图。

栏目主编:张春海 文字编辑:张驰 题图来源:董天晔 图片编辑:张驰 编辑邮箱:8903168@qq.com
上观新闻 董天晔 摄影报道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