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法治 > 文章详情
第二次进博会前,这个上海最年轻、最小派出所里,大家是怎样议论这位女所长的?
分享至:
 (1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邬林桦 2019-08-20 05:30
摘要:“去年是首届,我们的工作目标是‘保安全’,最终确实做到了‘零失误’‘零差错’‘零事故’。今年,我们要在保安全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想想怎么样能给展商提供更好的服务,让他们有更好的体验。”

肉眼可见的,朱洪葵又瘦了。

 

“可能是晒黑的缘故,看起来又瘦了吧。”朱洪葵摸了摸自己的脸,笑着说:“最近国展中心大大小小的展会、演出不断,我们派出所的安保任务确实比较繁重。我要多吃点,第二届进博会就要来了,又是一场硬仗。”

 

49岁的朱洪葵,是第一任国家会展中心治安派出所所长。这个上海最年轻、最小的派出所,包括所长朱洪葵在内,只有12名警力,管辖着世界上最大的单体会展建筑——被称为“四叶草”的国家会展中心。这里不仅是进博会的主场,各类大大小小的展会也是常年不断,动辄就有超过20万的日人流量。通过排兵布阵、整合各方力量、借助科技手段,朱洪葵和同事圆满完成了各项安保任务,给来自世界各地的参展商、观众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有人说她是“铁娘子”,朱洪葵笑说:“我还要继续努力。”那么,这个上海唯一“国字头”派出所的女所长,在同事和家人眼中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露出一截花袜子,也要被她严厉批评”

 

“相比男同志,我原以为女所长应该比较好讲话。”所里最年轻的民警、朱洪葵的搭档赵骏没想到,工作中朱洪葵是一个非常严厉、执行纪律一丝不苟的人,“比我想象的‘凶’多了。”

 

在国展派出所,每个民警出警前必须检查警容风纪——穿警服时就必须按规定上下搭配,该穿衬衫就得穿,该打领带就得打,袜子必须是深色的,要是有人不小心露出一截花袜子,都会被朱洪葵严厉批评。赵骏直言:“一开始我觉得朱所有些小题大作,但现在,我完全理解也支持她对我们的要求。”

 

赵骏的想法转变,源于一次朱洪葵与民警的座谈。“大家不要觉得警容风纪只是花架子。在这里,我们民警不仅仅代表分局,代表上海警察,站在这样的国际窗口,更是代表中国警察的形象。”在那次座谈会上,朱洪葵说的话很“大”,但都落到一个个小细节上,也实实在在说到了民警的心里。

 

“听完朱所的一席话,当下,我心里的使命感和荣誉感就一下爆棚。”赵骏印象深刻,那次座谈会后,几个同事自发写了感想:“那次之后,没有人在警容风纪这件事再犯过错误,大家做事的状态也确实发生了变化。”

 

朱洪葵和同事们已经在为第二届进博会做准备

 

作为所里最年轻的“90后”民警,赵骏吃过不少批评。“有次,快到上班的点了,但我还被堵在高架上,就发了条消息给朱所报备下,结果被一顿骂。”赵骏说,原以为朱洪葵会通融下,没想到她却“铁面无私”,当着同事的面狠狠地训示了一番。

 

“遇到这种事,我肯定很生气。你应该对交通状况有个预判,临时才请假,不就相当于‘马后炮’嘛。”事后朱洪葵找到赵骏细说:这种低级错误不该犯,尤其对年轻民警,在纪律方面的要求不能含糊。“我是军人出身,部队对我们的要求更严格更‘不近人情’。但就是在那样的环境里,我收获很大。”

 

朱洪葵说:“其实我们的年轻民警都很优秀很有劲头,干活都冲在最前面。像小赵,去年执行进博会安保任务,我给他安排了很多活,完成得都很出色。我希望他能做得更好,所以要求也会更严格。

 

朱洪葵和同事一起工作

 

“面对精神状态不稳定的女子,我们下意识退一步,她却上前抱住她”

 

和朱洪葵共事久了,赵骏愈发感受到,严厉的她其实有着一颗“特别温暖的心”。

 

去年11月中旬,一个雨夜,国展派出所接到展馆保安反映,有一位精神状态明显不正常的女子,淋着雨在路上徘徊。“那天朱所和我值班,我就跟着她一起去现场。刚走近那个人,就闻到一股强烈的臭味,后来才知道她尿失禁了。”赵骏下意识地往后退,但朱洪葵却直接上去搂着女子,将她带进巡逻车,带到了所里。

 

“面对这样一个精神状态异常的人,我们首先要知道她的身份,联系她的家属。那天很晚了,我也比较疲惫,但要处理完这个事情才能休息,可是我问了半天,她就是不肯说一句话。”赵骏记得,朱洪葵从办公室里拿来自己还没吃的晚饭,在微波炉里加热后,递给了女子。

 

“朱所问她,你吃饭吗,对方却冒出来一句,你万一下毒了怎么办?”出乎赵骏意料,朱洪葵没说话,找来一双筷子,当着女子的面吃了两口,对她说:“这是我吃过的饭,你也可以吃。”

 

盒饭吃了一半,朱洪葵又拿了瓶矿泉水给女子,这时她终于开口了。“朱所陪她聊了很久,聊到她老公时说到了一个名字和电话。我们马上联系了她老公,才得知,她患有重度抑郁症,几天前从家里出走,家人一直在找她。”赵骏说,在等待女子老公从江苏开车来接人的时间,朱洪葵始终陪在女子身旁,“那时已经晚上快10点了,我让朱所先上去休息,她却说她是女同志,跟女子比较好交流,万一女子突然发病,我一个男同志不太好弄。”

 

等了两个多小时,接近凌晨1点,女子的家人终于赶到派出所。临走的时候,女子一直抓着朱洪葵的手,让朱洪葵以后去她家找她玩。朱洪葵抱了抱女子,叮嘱家属要照看好她,才把她交给了家属。

 

不仅对群众,朱洪葵对同事更是关心备至。前几天,所里一名辅警的老婆孩子到上海来探亲,朱洪葵知道后,利用下班时间,带着自己买的礼物专程赶到辅警家中,送给孩子。“他们平时工作很辛苦,长期与家人分隔两地。我作为领导,肯定要关心他们的生活,关心他们的家人,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朱所就是一个这样温暖的人。在工作中,她作为所长,付出的远比我们民警多。”赵骏告诉记者,每一次接警、每一次巡馆,只要朱洪葵值班都会亲自带民警一同前往。去年进博会开幕前一天,朱洪葵带领民警历经7个多小时徒步几十公里,逐个场馆、逐个展位检查。最后走不动了,即使拖着麻木的双腿挪动,也没有遗漏一个场馆、一个展位。

 

要求他人做到的,朱洪葵一定比他们做得更好

 

“我跟她‘不熟’,但觉得她挺帅”

 

办公室里,朱洪葵身后的墙上,挂着一幅“四叶草”的地形图,每个展馆的位置布局一目了然,“这张图的作用可大了,每项安保任务的排兵布阵都是在这上面演练的。”

 

地图旁,挂着一叠展会排期表,从8月到11月进博会前,每周都有展会和演出安排,大多都在周末,这也决定了朱洪葵和同事们的工作时间。“我们有到岗的时间,有展会的时候每天早上7点半必须到,撤岗的时间就不一定了。展会结束等人走完了,或者撤馆了才可以离开。”朱洪葵看了一眼接下来的展会安排:“这个月开始,基本三天一次展会,对于我们来说,是没有双休日的。我们要看哪天没有展会,就机动临时休息。”

 

11月5日,第二届进博会将在国家会展中心开幕,朱洪葵和同事们已经展开了紧锣密鼓地准备。“今年我们计划增开东广场的行人通道,方便展商和观众快速入场,也可以加快闭展后的人流疏散。对安保工作来说,新开一个出入口,我们的任务也更加重了。”

 

“去年是首届,我们的工作目标是‘保安全’,最终确实做到了‘零失误’‘零差错’‘零事故’。今年,我们要在保安全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想想怎么样能给展商提供更好的服务,让他们有更好的体验。”今年,朱洪葵又给自己提出了更高的工作目标。

 

这张地图记录了朱洪葵近期的工作密度和强度

 

第二届进博会就在眼前,朱洪葵又忙开了。“我很感谢家人对我的理解和支持,尤其是我儿子,平时陪他的时间很少,但他特别懂事,主动帮我们照看老人。”

 

“我妈真的太忙了,一开始对她是有点不满意,因为别的同学都有妈妈陪在身边,特别是去年我中考的时候,我妈非常忙,没办法陪在我身边,心里会不舒服。但是后来也习惯了,主要是我心态比较好。”朱洪葵的儿子小韩这番话,说得工作上向来勇往直前的朱洪葵低下了头。“不过,这么忙的妈妈,对我来说也有好的地方吧,就是让我比较独立。”说完,小韩自己笑了,也逗笑了朱洪葵。

 

“我和妈妈的关系谈不上亲密或者疏远,因为从小就不太依赖她,好像不太熟。我打电话给她,寒暄几句就挂掉了,没啥好絮叨的。”话虽这么说,但小韩却用实际行动关心着妈妈。

 

有次,朱洪葵的婆婆晚上生病住院,儿子主动在医院陪老人,也没有立马打电话给朱洪葵,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告诉她。“那一天我妈刚好值班,我不想打扰她休息。不过,打电话给她也没有什么用的,她又不是医生。对我来说,不打扰妈妈就是关心她了。”

 

问及妈妈对自己的影响,小韩想了想说:“好像没什么影响,哈哈哈。不过,我考虑过以后做一名警察,我觉得我妈当警察挺帅的。”

栏目主编:简工博 文字编辑:简工博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