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哪吒之魔童降世》再掀国漫热潮,海派连环画也是国漫吗?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钟菡 2019-08-05 08:00
摘要:国漫和连环画需“互相守望”。

近日上映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成为中国影史动画电影票房第一,也让“国漫”再度成为热词。正日渐兴起的国漫和传统的讽刺漫画、插图、连环画等能否归为一谈?日前在深圳举办的《百年国漫大展Y-COMIC-X?》展览中将国漫的源流上溯到《子恺漫画》,并将贺友直、戴敦邦、施大畏等画家的连环画作品纳入展陈体系,引发各界关注。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民族文化自信的提升和优秀作品的不断涌现,中国漫画也到了需从学理上系统梳理研究、辨明源流的时机,以助其更好向前发展。


百年国漫大展展览现场

漫画和“小人书”区别在镜头语言

从1925年的丰子恺漫画,张乐平的《三毛从军记》、万籁鸣的“猴子捞月”,到连环画泰斗贺友直的《我自民间来》、中国动画电影代表作《哪吒闹海》总设计师张仃的水墨手稿,戴敦邦二十年畅销绘本《红楼梦插图集》……这些作品作为承载文化记忆、演绎中国故事的经典之作,早已被美术史所承认,放在任何一座艺术殿堂中都不会失色。然而,当它们和时下流行的《镖人》《一人之下》《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等新国漫共同展出时,却有了另外一层含义。

在《百年国漫大展Y-COMIC-X?》,85位中国漫画家的400余件漫画作品以时间为线索,串联起中国漫画初长成、连环画的黄金时代、外来影响下的新国漫、国际化与数字化、独立精神、漫画与多媒体时代六大章节。为何要将讽刺漫画、连环画归入国漫体系?展览主办方设计互联副馆长赵蓉认为,无论是老一辈艺术家运用水墨等艺术形式的漫画,还是如今年轻人的国际化漫画语言,都是在用自己的方法表达,并且坚持作品趣味性。“以图像说话,在不同时代连接起人们对于文化的共同感受与记忆。相比风格上的变化,我们更看重漫画作为一种与观众紧密联系的艺术形式所体现的时代变迁。”

在上海城市动漫出版传媒有限公司总编、上海海派连环画中心主任刘亚军看来,连环画是用连续的画面表现故事,其中单线白描的形式在历史上最为辉煌、影响力最大,但连环画不等于“小人书”,用多幅连续形式讲故事的漫画都可以叫连环画,这也使得传统连环画和新国漫本没有天然的鸿沟。不过,传统连环画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步入衰微,除了在内容上常常囿于寓教于乐的层面外,视觉表现上的局限也是重要原因。“传统连环画不是镜头语言,而是以中景为主,一镜到底。新国漫正是运用了特写、切割等镜头语言,丰富了画面表现力。”


米二《一人之下》


金城《明姑娘》

传统连环画和新国漫的关联也在展览中有明显反映,比如展览顾问、中国知名漫画家、动画导演颜开1994年起连载的《雪椰》是在“中国动画5155工程”启动之前唯一被中国漫画读者认可的漫画作品。1996年,《雪椰》作为中国国内第一本新型卡通漫画单行本出版发行,出版方仍是连环画出版社。比较《雪椰》和传统连环画,镜头语言的运用无疑是一大特色,在另一方面,来自西方和日本的影响同样鲜明。赵蓉介绍,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国的漫画家接触到来自日本或西方的漫画形式,绘画语言变得非常当代化。比如《雪椰》中可以看到许多强化效果的速度线,把文字对话框直接植入图像,使得整个场景感和代入感更强,这样的作品也更符合新一代年轻读者的胃口。


颜开《雪椰》彩稿

不过,经典的作品总是超越时代的。连环画泰斗贺友直早就对镜头语言无师自通,他的《山乡巨变》中,表现人物喝醉后的景象、视角都是摇摇晃晃的,也在当时引发轰动。连环画在构图、细节考证上要求严格,但现在的动漫作品往往只注重故事节奏,作者的手上功夫、文化修养也和老一辈作者差距很大,这也使得当下国漫里难以出现真正的艺术精品。

传统连环画从未故步自封

几年前,在一次上海美协组织的连环画创作项目启动大会上,贺友直提出,“能不能画成绘本的形式?”这句话让在座的人都大吃一惊。连环画用画面表现故事,先有文再有图,在当下需要突破这一限制。贺老始终在考虑海派连环画的发展方向和未来,他在晚年曾经不止一次讲到,海派连环画将来要往绘本方向努力。在他看来,所有的画面、文字都服务于讲故事和传播,绘本是最好的语言。

不仅是贺友直,许多传统连环画家都意识到,随着时代发展,连环画必须要与时俱进,在形式和内容上不断创新和突破。海派连环画在当下有两种探索方向,一种用镜头语言、条漫等方式重新表现经典连环画作品,使其更加适合当下的手机阅读习惯。比如在《鸡毛信》中加入对话框,给海娃丢失鸡毛信后大惊失色的脸部表情做特写镜头;把黑白连环画《西厢记》转成彩色条漫;给三国人物加入现在建筑背景,重新解构连环画《三国演义》等等。另一种探索则是将连环画和现在的数字化技术结合,通过AR、VR,游戏等方式注入新的活力。

老一代连环画人一直在思考如何跟上时代,他们从来没有故步自封。比如曾创作过《孙子兵法》等连环画作品的杨德康,近年来一直在探索如何用连环画的方式讲奥数。为了研究镜头语言,不会电脑的他把画面复印好,再用剪刀减下来,一张张地贴出电影感。在探索中,也有新一辈连环画人对传统的坚守。比如倪春培创作《淞沪抗战》时,始终用毛笔在宣纸上构图,尽管硬笔更加省力,但就像贺老等人所坚持的那样,用毛笔,味道才能出得来。

如今,连环画创作整体上走出低谷时期,处于复苏的状态。从去年开始,连环画创作数量呈现井喷状态。以前不少创作项目要反复沟通多年,现在很多外地城市也主动约请连环画创作。传统连环画除了在主题出版市场上占有一定分量外,一些经典题材如《三国演义》等依然受市场欢迎。

国漫发展需补“造型”短板

业界认为,将新国漫与历史上辉煌一时的传统连环画和动画作品做梳理和关联,寻找文化给养和发展方向,是时代的必然。在百年国漫大展开幕式上,展览顾问、中国美术家协会动漫艺委会副主任、广东省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广州市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金城介绍,十年前,漫友杂志社和中国美术馆合作承办过中国动漫艺术大展,自己前不久也和一些漫画家策划过“中国动漫日本行-从水墨中来”展览,希望让世界看到中国动漫的水墨美学。


猪乐桃《宝贝,一起环游世界吧!01.忙忙碌碌的香港》

如今重提动画上的中国学派,说明我们已经有了足够多的优秀作品,具备了让中国学派重新焕发生机活力的文化自信。与此同时,连环画家也在不断走向海外并获得认可。近几年随着中国经济和文化影响力的提升,中国的连环画也开始向海外输出,其中尤以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36本连环画《三国演义》为标志,不仅在海外取得了不错的销量,也是外国人了解中国文化的基础。最近,云南画家李昆武创作的连环画《我这三十年》,通过个人的喜怒哀乐折射中国变迁,输出到海外后也大受欢迎。

过去,中国动漫最大的短板是不会讲故事,从近年来的几部动画电影可以看出,中国动漫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讲故事方式,《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成功也更多在于故事讲得好。但国漫要进一步发展,还需要补上其它方面的短板。今年上海电影节期间重新修复放映了《大闹天宫》,其中中国元素的运用,包括张光宇的人物造型等至今看来仍是难以超越的经典。包括《哪吒之魔童降世》等许多当下人气动漫作品在有好故事的同时,人物造型仍有过于欧美化或日韩风的争议,如何吸收借鉴传统水墨动漫、线描连环画等优秀作品的造型语言,发扬中国学派精神,也是需要认真研究的课题。

另一方面,相比传统连环画,新国漫尚未被艺术机构所接纳。颜开介绍,针对国漫的专业性的漫画展览非常少,如今更多是在全国各地的一些大卖场看到国内漫画家的作品零落地在一些非常简陋的展板上放着。但在国外,优秀漫画家的作品被放在顶级艺术场馆中展出。“希望未来具有学术性、艺术性的国漫展览越来越多,让参展者能够在展览中找到尊严,觉得自己是一名真正的艺术家,从而创作出更具有艺术水准的作品。”

专家提出,在当下寻找更好的发展,新国漫和传统连环画需要互相守望。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