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见识录 > 文章详情
画说长三角|为什么这家南通牧场被称为上海“鲜奶瓶”?
分享至:
 (9)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杨可欣 董天晔 2019-08-02 15:42
摘要:即使是张謇自己大概也没有想到,这批为了强健中国人的洋奶牛,在南通的土地上繁衍生息超过一个世纪,如今还成为了上海人民的“奶罐子”。

一、10,100,1000

19世纪末20世纪初,清末状元张謇在南通近代化的产业与社会实践正进行得轰轰烈烈,1906年,出于发展农业技术,推动农产革新的愿望,张謇创办通州师范学校农科,并于1918年从荷兰引进一批荷斯坦奶牛,用以学校奶牛饲养的教学和研究。

张謇当时在南通开办的育婴堂内有许多孤儿缺少母乳喂养,这批奶牛每日的产出就成为了孩子们补充营养的来源。

张謇是清末重臣,亦是民国元老,他“父实业,母教育”的社会实验对南通,乃至中国的近代化都产生了十分深远的影响。

作为实业兴邦理念的践行者,将西方的奶牛繁育技术引进中国,张謇此举颇有深意。

身处新旧时代交替的“风陵渡口”,眼见积贫积弱的祖国饱受西方列强的蹂躏,从知识到体格的全面弱化令张謇决意从头收拾旧山河。西方人因喝牛奶而高大强健的体格,无疑是张謇力图“强壮一代”中国人的重要指引。

不过,即使是张謇自己大概也没有想到,这批为了强健中国人的洋奶牛,在南通的土地上繁衍生息超过一个世纪,如今还成为了上海人民的“奶罐子”。

在如皋市204国道旁一个不起眼的岔路口,每天傍晚都会开出一辆写着“上海菜篮子工程专用车”的大型奶罐车。

奶罐车运载的鲜奶,来自当地一家名叫大生源的牧场,每天20吨,直送224公里外的上海光明乳业公司的华东中心工厂。经过低温巴氏杀菌后,保留了原有风味和营养的鲜奶被灌装进光明“优倍”的包装盒,分发到全上海的货架上。

银光闪闪的奶罐因惊人的体积而显得十分耀眼。

这间牧场的主人,是曾经就职于上海IBM的一名金领。

从辞去高薪的工作,到开办大生源牧场,再到如今成为光明集团、新希望集团的优质乳供应商,回乡创业路,“新上海人”孙晨走了十年。

孙晨作为曾经的上海金领,如今华丽转身,成为乳业专家。

孙晨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之所以为自己的牧场起名叫大生源,因为张謇当年创办实业多以“大生”命名,今天在他的牧场饲养的1000头奶牛,正是那批一百年前远渡重洋来到南通的荷斯坦奶牛的后代。

十年创业,百年传承,千头奶牛,是概括这间牧场的三个维度。

二、牧场故事:一杯鲜奶的旅行

2008年,经历三聚氰胺事件后,整个中国的乳品行业进入寒冰期,当时的孙晨以英国名校海归的身份毕业回国,进入外企工作。因缘际会,他接触到乳品行业,发现鲜奶保质期短的特性以及进口牛奶通关、物流的所要花费时间和资金的成本,使得本土的高品质牛奶在价格上存在着巨大的优势。

孙晨最终决定辞去人人称羡的金领工作,成为了当时经营不善的南通市乳品厂的“接盘侠”。

2011年,孙晨的大生源牧场正式落户如皋。牧场是整个乳品行业的最前端,是脏活累活,也是最重要的环节,因为奶源是所有后端产品输出的基础。

建立一间现代化的牧场相当复杂,涉及到大笔资金的投入、具有经验和责任心的团队的建立、养殖技术的不断迭代升级、奶牛病疫的预防以及对环境的持续性发展的关注与保护。

大生源不是一间大型牧场,想要在行业内占据领跑的位置,孙晨从一开始就引入了先进的管理手段。除了日常生产与管理SOP的建立,生产效能投入产出比的精确计算,他还从过去自己身为IBM咨询师的工作经验中获得灵感,花重金与牧业顶尖的咨询公司合作,获得国内外最新的行业资讯。

大到全新设备的采购,小到到奶牛进食的配方比例的调整,咨询公司提供的资讯可以为牧场的发展带来十分清晰的方向感。

吴东武和杨银花是一对夫妻,他们吃住在牧场。每天清晨六点,他们一起来到挤奶间,为奶牛的第一轮挤奶开始繁杂的准备工作。


 牧场的工人用水枪反复冲洗挤奶间的地面和设备,保持良好的卫生,是保证鲜奶不受细菌污染最重要的一环。


清晨六点半,在牧场挤奶工的指引下,奶牛有序地排队进入挤奶间,进行一天当中的第一次挤奶。奶牛每天早、中、晚三次“上班”,完成挤奶的任务。



今天的挤奶工的工作不再是过去人们印象中单一的“手艺活”。在每一只牛进入“工位”后,挤奶间工人用毛巾擦拭牛的乳头,再用专业的器具为牛乳房消毒,用手工挤出头三把奶,然后将进口挤奶设备套在牛身上,挤奶的工作可以实现全自动采集和存贮。



保持牛的身体健康是至关重要的工作,每天早晨,牧场的兽医都会早早来到牧场,为牧场的几头疾患牛测量体温、喂药、打针、吊水。

在牧场的药房,品类齐全的药品整齐地堆成一面墙,兽医会对每一头牛每天的用药情况进行详细的记录。


牧场不定期会请来范医生前来检查母牛的受孕情况。范医生来自上海,是全国顶尖的奶牛繁育专家。


牧场为待孕和“坐月子”的奶牛专辟一个牛棚,刚生仔的母牛不用走到挤奶间,而是由牧场的工人用移动挤奶设备“上门服务”。


韩建梅是牧场的牛犊饲养员,除了每天精心照料初生的小牛犊,她还是母牛的“接生婆”。



和成年奶牛不同,小牛不吃饲料,而是喝鲜奶。韩建梅每天要将母牛匀出的鲜奶放入巴氏杀菌设备低温加热消毒,再将牛奶充分冷却后喂小牛喝下。

对于比较调皮,不愿意和小伙伴一起进食的小牛,韩建梅会拿一个小桶,为他们单独“开小灶”。


恰逢母牛临盆,韩建梅和兽医同事们一起来到产房,准备迎接又一个小生命的诞生。


为了减轻母牛的痛苦,牧场的工人们使用专业的夹具固定好小牛已经伸出来的双腿,一起用力将小牛从母亲身体里拉出来。


小牛犊顺利降生,孙晨与同事们难掩喜悦的心情,一起围观这个刚来到人间的小家伙。


韩建梅和同事将小牛放上推车,送到早已为它准备好的“婴儿床”,并为它填写上了出生日期等基本的信息。


一头奶牛一天的产奶量是30-60公斤,同时也会排泄相应重量的粪便。对奶牛粪便的处理是每一家牧场面临的很大的挑战。在大生源,自动清粪的设备一刻不停地在牛舍中运行之外,还采购了专业的清粪车采集粪便。 


回收的粪便会被送往专业的干湿分离设备,干粪发酵后洁净无异味,是铺在牛舍中作为牛垫床的天然好材料,而粪液则通过管道输送到背后圆顶的沼气池,帮助牧场发电。沼气池发电后剩余的液体成为有机肥料,供应牧场和周边的菜地浇灌蔬菜,从而实现了牛粪便的100%的利用和处理。


吴显珍和妻子一起在牧场工作。他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打扫牛舍,保证奶牛生活环境的洁净与舒适。他每天会将大量的干粪铺垫在牛舍中,增加牛床的柔软度。


奶牛吃什么,对于健康与产奶的品质自然有着最直接的影响。许珊珊是牧场的仓库管理员,她身后堆放着包含草料、玉米、棉花籽等各种品类的牛饲料,这些饲料从全世界采集而来,保证了牛的饮食具备相当的品质。


许珊珊也是牧场的饲料质检员。每天,她要对饲料的十几个指标进行采样和检测。



牧场使用高卸车将各种饲料经过严格的配比倒入入大型搅拌机,搅拌均匀后的饲料被拖拉机运送到牛舍,进行自动化的投食。


每天下午五点半,是牧场一天的丰收时刻。从上海开来的奶罐车会将牧场一天的成果照单全收。


即使是输奶管也有相当的讲究,大生源采购的马牌管材堪称业内的尖货。


输送完毕后,司机给阀盖绑上黄色的标签,直到车驶入光明乳业的生产中心,标签才会解封。2008年,正是因为奶贩子在牛奶运输过程中偷梁换柱,使用了含有三聚氰胺的奶源,才导致三鹿毒奶事件的爆发。在此之后,各大乳品企业对牛奶运输的过程设立了极为严格而规范的标准,不仅在发车前要为阀盖上签,奶罐车运输的全过程都有GPS跟踪定位。


奶罐车驶离场区,即将踏上归途,门口设有卡车称重设备,精确计量当日运奶量,这是大生源每月与光明结算费用的依据。


三、长三角布局,乳业未来可期


和孙晨十年前的判断一样,乳品市场正在回暖,一切都在越来越好。说到底,乳品市场的底层逻辑其实从没有变化,国产奶短期内最有竞争力的品类一定是鲜奶,时间和空间为国内的牧场建立起了天然的价格壁垒。

以世界上品质较优,产品单价最低的新西兰为例。由于新西兰地广人稀,又有多年的大工业生产经验沉淀,最关键的是,新西兰的大片天然草场为牧场提供了免费的饲料,因此新西兰的当地企业收购牧场的鲜奶单价折合人民币2元每公斤。而在长三角地区,牧场生产牛奶的成本单价就要达到4元每公斤。

如果要将经过巴氏杀菌处理的新西兰的鲜奶运送到国内市场销售,由于保质期很短,必须要通过空运才能够实现,和国内鲜奶的价格关系则瞬间产生翻转,没有性价比。

虽然进口的常温奶今天在中国依然有着广阔的销路,但是行业内一个常识是,常温奶的长保质期以高温杀菌处理为代价,而鲜奶中的活性物质,包括β-乳球蛋白和乳铁蛋白这两项,在高温消毒下几乎灭绝殆尽,而这些活性物质是牛奶中重要的营养物质。

当消费鲜奶的观念越来越普及,需求量越来越旺盛时,上海在长三角地区对优质牧场的布局就显得不可或缺。

一方面,土地资源的稀缺和各项成本的高昂,使得上海即便在远郊地带也较难建立牧场。另一方面,上海为周边城市提供了广阔市场的同时,各城市也为上海的牧业乳业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物理空间。

大生源牧场毗邻204国道,到达上海仅需通过江苏与上海界的两个收费站,短短两三个小时,新鲜牛奶就可以从牧场到达生产车间的贮存罐,区位的优势保障了产品价格竞争力的同时,也为鲜奶品质、营养的保全提供了最佳的条件。

今年7月12日,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同志亲临江苏大丰的上海农场,期间重点调研了光明牧业的申丰牧场,对于牧场的现代化建设和鲜奶的安全生产表达了关切。上海人民的“鲜奶罐子”,成为了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地区之间资源合理调配的典型案例。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曾经的IT行业金领孙晨,成为了乳业内与大象共舞的厉害角色。光明,新希望,香港维记,也都与大生源建立了合作关系。

一辆奶罐车,将如皋与上海;将100年前来到中国的荷兰奶牛,与上海的消费者联系了起来。

孙晨说,短期内,他不愿将这间“小而美”的牧场“做大做强”,而是用工匠的精神,再好好雕琢这间牧场的每一个细节,并把这些经验传播出去,让全行业受益。

如果将大丰上海农场的大规模现代化牧场所生产的奶源比喻为长江的主水系,在长三角地区星罗棋布的、如大生源一般的中小型牧场,就是汇入长江大涓涓细流。它们终将汇聚到一起,形成滔滔之势,奔涌向一个中国乳业可期的未来。

栏目主编:张春海 文字编辑:张驰 题图来源:董天晔 图片编辑:张驰 编辑邮箱:8903168@qq.com
视频采制:杨可欣 司占伟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